首页> >

第003章 瓜子

顾红药没去管她二人的眉眼官司,只凑去门缝处细细地观瞧。扫红轩中,那绿衫美人虽衣裙零乱,金钗都挂在耳边,瞧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然手劲却也真不小。但见她奋勇扯下对方一把长发,哭得如梨花带雨:“吴美人有话好好的讲,何必欺我来哉?”一口温温软软的吴侬扫红轩中,那绿衫美人虽衣裙散乱,金钗都挂在耳边,瞧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然手劲却着实不小。。...

春妆

推荐指数:10分

《春妆》在线阅读

顾红药没去管她二人的眉眼官司,只凑去门缝处细细观瞧。

扫红轩中,那绿衫美人虽衣裙散乱,金钗都挂在耳边,瞧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然手劲却着实不小。

但见她奋力扯下对方一把长发,哭得如梨花带雨:“吴美人有话好好讲,何苦欺我来哉?”

一口温温软软的吴侬软语,恰是江南况味。

那吴美人冷不防被偷袭,直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反手一爪子便挠了过去,一面破口大骂:“姓梁的,你这不要脸的贱货行子,黑了心肠的下作娼妇!”

这一开口,却是一口标准的玉京城土骂,恰是爽利脆嫩,像大夏天吃了一口水萝卜。

顾红药眉头跳了跳。

她终于想起来了。

那绿衣美人梁嫣,三年后便会晋位康嫔,颇为风光了一阵子,在建昭末年的大齐后宫,也算是个人物。

至于那位吴美人,红药却无甚印象。

便在她思忖间,吴美人一只利爪已然直奔梁嫣面门,梁嫣惊呼一声,动作却分毫不慢,飞快扭脸的同时,伸臂用力一格。

“唰”,她手背上立时刮出明晃晃五道血印子。

“侬作啥啦!”梁嫣口中迸出几乎变音的斥骂,越发不要命地将两手乱舞,也不知怎么一来,“嗤”地一声,竟将吴美人的衣裳给扯开了。

刹时间,薄透的春衫往旁散去,露出了里头鲜艳的双绣芙蓉小衣,并大片雪白的肌肤。

吴美人两番着了道儿,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我跟你拼了”便扑了上去,二人顿时扭作一团,直弄得灰尘飞扬,也不知谁的绣鞋“咻”地飞过门槛,掉在地上滚了几滚,那鞋上精致的白牡丹绣花,顿时变得灰头土脸地。

见此情形,饶是红衣素来自恃镇定,亦不免矫舌不下,红药更做出一副吃惊的模样来,张开嘴半天合不拢。

唯有红棉,见怪不怪。

红衣与红药此前于外皇城当差,皆是头一回来金海桥,自不曾见过这等场面。而红棉却是一直在这一片儿打转,见多识广,对这种主子打架之事已是习以为常。

说起来,大齐后宫规矩虽严,却也有那么一两个“法外之地”,金海桥便是其一,而以金海桥为中心的方圆数里,更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叫做“三不管”。

这却是因为,此地虽就在玉带河左近,借了内苑御园的那么一点水意,然却远离东、西六宫这等煊赫之处,几乎便在后宫最边缘的地带,乃是实打实的一座冷灶。

此外,住在这里的嫔妃,亦皆是些位份较低的,或才进宫不久的新人,规矩上头或是松泛、或是不熟,总归有些欠缺。

更有一样要紧处,便是在那金海桥的西首最北面,有一座内安乐堂。

彼处之不详,大齐后宫无人不晓、无人不晓,其阴森冷僻,常被积年宫人拿来吓唬新来之人,实是阖宫避之唯恐不及之处。故那尚宫局、宫正司的人虽也常来这一带巡视,却是来得快、走得疾,生怕染上晦气。

除以上三点外,还有一个原因,则与朝堂有关。

先帝登基最初,朝中外戚横行、政局混乱,先帝颇花费了几年功夫,方将这股势头压制住。

到了建昭朝,为免前车之祸,天子选妃多出于民间,尤其是那些低位份的嫔妃,好些出身平民,连数都数不全,说好听些叫“天真质朴”,往难听里说,那就是“难以教化”。

如此一来,每当遇上了事,这些嫔妃们难免便会天性流露,将那劳什子宫规尽数抛诸脑后,便如此刻的梁、吴二人。

此刻,她二人打得越发难解难分,顾红药聚精会神地看着,眼都不带眨一下。

根据她多年来跟泼妇打架,以及看泼妇打架的经验,她一眼便瞧出,那吴美人就是个花架子,看着张牙舞爪地,却是远不及梁嫣耍阴招、下狠手来得厉害。

难怪前世寂寂无名,却原来有勇无谋,想是没混出头。

她这厢正想得出神,不防胳膊忽被人碰了碰,她忙回头,便见红棉正递过一把瓜子。

“吃瓜子儿不?”她问,面上多少带了几分得意,扫了红衣一眼,笑道:“前几日主子才赏的,一直没舍得吃,你俩要来点儿不?”

红衣怔了怔,旋即浅笑着婉拒:“我这几日上火,就不吃了。”

这当口,她哪里还有心思吃瓜子?

骇异还骇异不过来呢。

她在外皇城呆了快两年,那地方活重事繁,管得还严,拌个嘴都要挨打,更遑论动手了。可她万没想到,这金海桥竟还有女主子打架,下人们反倒一轰而散,这算什么?

素常红衣亦有耳闻,道那“三不管”乱得很,今日才知,百闻不如一见。

身为再尊贵不过的主子,居然跟泼妇一般地动起手来,打得昏天黑地,管事宫女也不晓得拉一拉,真真是从主子到奴才都没规矩。

红衣心下腹诽,面上的笑容却安雅,眉眼亦温静,瞧来从容淡然,很有几分大宫女的派头。

见她不肯吃,红棉不以为然地“嘁”了一声,又转向红药:“你吃么?”

“多谢你。”顾红药倒不曾拒绝,抓过一小把瓜子,抬手便扔了一粒入口,齿关微用力,上下牙轻轻一合。

“喀”,一声脆响,薄薄的瓜子皮轻易分作两半,饱满的瓜子仁落上舌尖,满口余香。

红药星眸微弯,眼底溢满欢喜。

年轻真好。

若换在一个月前,她那牙口如何嗑得动瓜子?只能嚼些软烂的东西罢了。

她慢慢地嗑着瓜子,脑中想的却是,不知何时才能吃得上炒蚕豆?

重生最初的那几日,她便特别地馋炒蚕豆,馋得做梦都在吃。

只宫中规矩森严,蚕豆、黄豆、鱼、羊之类易胀气、味腥膻之物,仆役皆不可食,以免当差时冲撞了主子。

红药空有一副好牙口,却无用武之地,委实引恨不已,遂发下宏愿,离宫之后,定要炒上整整一大箩的蚕豆,天天吃、时时吃,吃腻为止。

如此一想,红药嗑瓜子越发带劲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春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