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东风指引日衔山

    话分两头,且说顾悠悠听闻爹爹声音,喜出望外,“爹爹!”一声爹爹过后,转而哽咽起来。“您去了三天,那么匆忙,就这样扔一袋馍馍饼就走了。”越说越伤心,反而哭了起来。“爹爹,你...

    话分两头,且说顾悠悠听闻爹爹声音,喜出望外,“爹爹!”一声爹爹过后,转而哽咽起来。

“您去了三天,那么匆忙,就这样扔一袋馍馍饼就走了。”越说越伤心,反而哭了起来。

“爹爹,你这三天去哪儿了?”顾悠悠揉揉眼,转向门口,眼里一片迷朦,什么也看不见。唯只脸颊上的泪水证明她眼里曾经见过光明。

    “悠悠,别哭了。”顾游先快步上前,揽住爱女。“有客人在呢。没的让人看了笑话。”顾游先说完转头看下舒甚予。

此刻舒甚予坐靠在床,脸色苍白,正打量着顾游先。“是你救了我?”舒甚予缓缓开口问。

     “小子,对救命恩人可不能是这个语气。”顾游先毫不客气的回答,进而问道“我估计你差不多该醒了,果然如此。你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我看着有点像剑九的手法?”顾游先一边安抚女儿顾悠悠,一边正色道:“剑九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传说她在为新朝训练刺客,何以会在你身上刺上这么一剑?”

“我就是她训练的刺客之一,我逃出来了。”舒甚予淡淡的说,脸上看不出波澜,但是心下却是波涛起伏。

剑九,原来那个冷血恶魔就是剑九。只是那么隐秘的一件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舒甚予没有一点客气,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谨慎他有可能会死。也不知说出自己是她训练出来的刺客之一会不会立时就遭受灭顶之灾。但若不说明身份,他连我身上伤是怎么来的都看得出来,胡编一个理由应是瞒不过他。我又何必无端做个小人?

“小娃娃胆子不小啊,嗯,能从刺客营逃出来还不死,身手也应该不错吧?”顾游先略带玩味的看着他。

听闻此话,舒甚予一惊,急忙审视己身。“呃,噗。”一口暗红鲜血喷出。舒甚予身体一阵摇晃,差点又晕过去。强撑着眼,右手扶着左肩伤口处,声音低哑的问:“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点力气也没有?一用力就感觉一股钻心的力量,似乎要穿透我的胸口?”

“你没事吧?”顾悠悠听闻吓得脸色煞白。

“放心吧,他还死不了。”顾游先安抚女儿。“他中了剑九独家的秘毒,所以我才断定他为剑九所伤。也是看见他中了此毒,我才会匆匆外出寻药。”

“三天前若非我恰好路过汉江,你恐怕早被周将军家的恶狗分食了。话说回来,你又怎么会倒在那个地方?放眼整个天下,恐怕也就他家能够和新朝对抗了。可惜他做了新朝的狗。”顾游先先是一番解释,后又一番感叹。似乎很为周彦邦惋惜。

“你到底是谁?”舒甚予越听越惊悚,为什么这里明明这么破旧,明明与世隔绝,他却什么都知道。

“你很好奇吗?我是顾悠悠她爹啊。”顾游先依旧玩味的逗着舒甚予,仿佛猫逗老鼠似的。似乎这个技能是从阿花身上学来的。

“爹!”顾悠悠听他们的对话,有点听不下去了,出言制止了父亲。“不好意思,我爹向来如此。爹爹这几年一直在忙,我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反正总是丢下我不管···”说着又要哭起来。

“好了,好了,我不逗他了行不行。”顾游先一脸无奈,这个女儿很会拿捏他啊。

果然知父莫若女!“我叫顾游先,一个江湖义士而已。就看我不辞辛劳的背你回来就知道了。”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包烧鸡和一包糕点。

“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悠悠,你闻到了没有?”顾游先拿着烧鸡在悠悠面前晃了晃,然后笑着问女儿。

顾悠悠鼻翼微动,装作欣喜的模样,配合老爹演戏。“哇!是烧鸡!”她知道老爹可能有些事暂时不能轻易告诉别人,何况这个刚刚醒来的少年身份这么惊世骇俗。

她也不知道爹爹救回他究竟会不会打破这几年的平静生活。这几年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爹爹尽力陪伴,看似猫又不像猫的短尾巴阿花也时刻在身边。日子简简单单,虽然有时候觉得孤独,却也比被人毒瞎了眼要平安太多了。之前极力试探,也只觉得他不像坏人,但谁知道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在试探我?

“爹,我饿死了,阿花也饿死了!”顾悠悠撒娇道。脚边短尾巴阿花适时的“喵”一声,以显示它真的很饿。

“好,咱们吃烧鸡,吃米糕。不过,悠悠,你去取点水来给这半死不死的小子洗洗脸吧。”顾游先看了一眼舒甚予。

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好像随时会两眼一闭就地见了阎王。顾悠悠点头,很自然的躲过石桌等障碍物,走到水缸处提瓢取水。

顾游先将烧鸡、米糕放到石桌上,然后转身扶舒甚予盘腿坐好。自己也坐上床沿,在他背后以手抵住舒甚予后背心口处。

然后告诉舒甚予:“闭眼凝神,分出一点点的力道跟随我内力行走,一定要按着我的内力路径行走,不可有所差池。你身上的剑毒快行到心脏处了,要不是你这三天都在昏迷,无法自救,没有使用内力,毒素蔓延得慢些,恐怕此刻已经死了。现在我帮你把毒素推离心脏一点位置,你务必只使用一丝力气跟随。否者毒素暴乱,你必死无疑。准备好了吗?”顾游先一脸凝重,现在是舒甚予真正命悬一线的时候。

“准备好了。”舒甚予对自己伤势越是了解就越是镇定。可能人在必死的局面反而就不会慌乱了吧。

“好,开始。”顾游先手臂一震,一股内力涌出,直冲舒甚予体内。

先由心经缓慢扩散,一路辗转到四肢百骸,最后汇集心经处并缓慢外推,但只能推出一点点便遭受阻碍,任由顾游先如何加力也再不能前进分毫。舒甚予分出体内一丝细线一样的内力一路紧随其后,缓慢前行,顺便记住了行进路线。

如此一个周天下来,人间已是天黑。顾游先收力起身,吐出一口浊气。舒甚予少了支撑,软软而倒,闭眼昏睡过去。

石桌上烧鸡和米糕已被顾悠悠和阿花吃了些去,只见简陋石盘里盛放两个鸡腿和三摞米糕。一盆清水摆在石盘边上。而石桌另一边,顾悠悠和衣而卧,短尾巴阿花把头倚靠在悠悠肚子上也睡得正香。

顾游先看着眼前温馨的画面笑笑,随手拿起一个鸡腿胡乱吃了几口,油腻腻的手就往熟睡中的舒甚予身上抹去。然后伸进自己怀里掏出这几日山里寻来的解毒草药,分成两份。一份丢进锅里起火熬练,另一份寻来石臼捣碎,挤出药汁以玉瓶盛放。做完这些后,盘膝坐于石桌正中间位置,开始吐纳。

没有人看见,石桌正中间一明一灭,一团微亮的幽光自石头内部缓缓透出,包围了顾游先的身体···

且看词题《阮郎归》

东风指引日衔山,春来花不闲。

阿花依恋夜阑珊。一生一梦间。

名士苦,少年残。谁人记翠鬟?

原来光景借朱颜,山中偷此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药谷小子闯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