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沂水再度睁开眼睛眼睛时,正对上头顶惨白的天花板,四处都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她眨了眨眼睛,发涩痛疼,还有点儿反应时不回来突然发生了什么。“您终于等到醒了。”几道很陌生的男人声音在她眨了眨眼睛,干涩疼痛,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苏沂水再次睁开眼睛时,正对上头顶苍白的天花板,到处都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她眨了眨眼睛,干涩疼痛,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您终于醒了。”

一道陌生的男人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沂水惊坐起身,眸子里都是害怕和怯懦。

“您已经昏迷三天了,是医生尽力抢救,才让您脱离了生命危险。”

他手里拿着什么,想要上前交给苏沂水。

“你别过来!”

苏沂水猛的后退,双手胡乱得在身前挥舞着,脑海中又记起那双充满兽欲的眼睛,眼泪更是毫无控制的奔涌而出。

“小姐,没事了,没事了,您现在是在医院,这里很安全,我是先生的管家,先生让我来处理昨晚的事情的,您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似乎也被她吓了一跳,只好停下脚步,轻声安慰着。

苏沂水看清了眼前的人,记忆瞬间回潮,整个人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迅速蔫儿了下去。

“解决什么,灭口或者拿钱滚蛋?”

“小姐您别这么说,这件事,是您受到了伤害。不过,希望您能别怪先生,先生他的情绪......他也不想的......”

苏沂水恍然,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说不出,从心底泛起的自嘲让她苦笑不已。

是啊,是她自己走出了房间,也是她自己走进了那个男人的房间,更是她主动解开了男人的锁链,所以,她怪谁呢,她又能怪谁呢?

一切,都只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撬开了房锁还解开了那个人的束缚!一想到这个事实,苏沂水就浑身颤抖的厉害,不能原谅自己。

巨大的悲凉和莫名泛起的屈辱还是席卷了她全身,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到病床上。

“我想见他。”

她想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她,明明救了她给了她希望,为什么又亲手毁了她的希望,让她堕入无边的黑暗,难道,这都是他们这些有钱人的恶趣味吗?

“很抱歉,先生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呵,好,很好……”

“抱歉。”

管家垂头看着双眼无神的女孩儿,脑海中是先生那张痛苦又绝望的脸庞,接下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将一张支票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这是先生对您的一点补偿,希望您能忘了这件事,重新继续您原本的生活。”

因为伤害了你,先生很自责,因为,他不愿意再伤害到你。

管家转身时藏住了眼中所有的情绪,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从这天起,苏沂水再没见过管家,只知道自己住院的全部费用都已经被结清。

而那座古堡,和那座古堡里发生的一切,也让她锁进了心底的最深处,假装遗忘。

两个月后,苏沂水看着手中的诊断报告,双手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难道,这是……,

“我......怀孕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的不可置信,这里,有一个全新的小生命在里面成长。

可是,他来的不是时候!

她本就是孤儿,当初被苏父收养才过了几年富足的生活,刚到苏家的时候苏父也确实是对她很是用心,各种教育都没有落下,硬是把她一个孤儿培养成了十项全能,为此,苏沂水也是非常感谢苏父的,也是从心底里敬重苏父的,只是当时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人心可以这么险恶,这所谓的培养和真心都只是苏父为了后续的事业做铺垫而已,关键时刻,她也只是苏父从小培养起来用来赚取更多钱财的工具。

亲情在事实面前被撕的粉碎,苏家,她也回不去了。

她本身想着恢复到孤儿也好,无牵无挂,没有软肋也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可谁曾想,她竟然怀孕了。

离开苏家的她一无所有,她又拿什么来养活这个孩子……

如果生下这个孩子......

她将面临的只会是数不尽的困难。

苏沂水狠下心,独自一人走到医院门口。

她咬了咬嘴唇,眼神痛苦,她一脚踏上台阶,腹部却突然像是受惊般动了一下。

她再也迈不上那个台阶,蹲下抱住肚子崩溃的大哭起来。

她做不到!

这可是她的孩子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慕少的闪婚小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