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沐暖漠然的望着傅柔。“沐暖?你叫沐暖!”傅柔尖叫声出来,所以过份吃惊和惊骇,嗓子破了音,看向沐暖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可思议。沐暖也不是了死了吗?并且眼前的“沐暖?你叫沐暖!”傅柔尖叫起来,因为过分惊讶和惊惧,嗓子破了音,看向沐暖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沐暖。”沐暖淡漠的看着傅柔。

“沐暖?你叫沐暖!”傅柔尖叫起来,因为过分惊讶和惊惧,嗓子破了音,看向沐暖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沐暖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眼前的沐暖,和她五年前在手术台上见到的沐暖不是很像,那时候的沐暖漂亮的惊艳,而这个沐暖,也是精致漂亮,却带着不可侵犯的冷。

厉庭洲在听到沐暖两个字,心里像是被狠狠划过一刀,疼到窒息,压住窒息感皱眉看着失态的傅柔。

沐暖盯着傅柔:“太太认识我?”

傅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摇头:“不,不认识……”

心里恐慌又变大, 沐暖为什么还活着?而且还来了北城?

上前有些用力的抱回小宝:“谢谢沐小姐,我来抱她。”

沐暖虽然舍不得却不得不放手,她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小宝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而且就算是,现在的局面也不适合跟厉庭洲和傅柔抢孩子。

傅柔怕小宝又反抗, 转身赶紧把小宝递给厉庭洲,“庭洲,我看小宝也受了惊吓,我们赶紧带他去检查一下,而且刚才好像对沐小姐很依恋,不知道是不是出现的应激反应?你赶紧带他去看看,沐小姐这里,回头我们给她一笔钱。”

厉庭洲因为小宝的异常,忽略了心底的沉闷,冲沐暖点点头,抱着小宝转身离开,傅柔虚情假意的留下一句:“沐小姐,我们先去儿科看医生,一会儿我过来找你。”

说完急匆匆去追厉庭洲,她不想让厉庭洲和沐暖相处的时间太长,而她也要赶紧去找人调查沐暖的真实身份。

沐暖咬着牙关看着厉庭洲抱着小宝,傅柔跟在一侧,一家三口离开的背影,眼目逐渐猩红,靠着墙壁慢慢下滑的蹲下,她独身地狱时,他们却生活在幸福的天堂。

蹲到脚有些麻木时,才缓缓拿出手机,给原本不打算联系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沈青瓷到的很快,看见满身狼狈的沐暖站在停车场边上,顿时心疼的嚷嚷:“沐暖,你回国不联系我,为什么还把自己搞的像逃难的?”

沐暖扯着唇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径直拉开副驾驶上车:“青瓷,我需要你的帮助。”

沈青瓷原本还想说沐暖几句,又想起她这几年的经历,责怪的话到嘴边变成了关心:“阿暖,这些年你还好吗?”

沐暖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眼睛微闭声音有点儿哑:“只是还活着。”

沈青瓷看着几年不见的好友,人清瘦一把,原本乐观向上的姑娘现在变得死气沉沉,就恨不得去把厉庭洲千刀万剐。

还有些愧疚:“阿暖,对不起,当年如果不是你躲起来,被沈家领养的孩子应该是你,你就不会过的这么辛苦。”

沐暖睁开眼看着她:“你说什么呢?我觉得福利院挺好的,是我不想离开。”

她和沈青瓷同龄,是福利院里最好看的两个小姑娘,只是青瓷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被抛弃在福利院门口,五岁那年正好有北城的一对夫妻想领养一个女孩。

在资料里选中了笑眼弯弯的沐暖,沐暖想到以后也会有爸爸妈妈,有一个家就很开心。

只是后来,院长妈妈找到她,说青瓷更需要这个家庭,去了沈家青瓷就能活下去。

所以,在沈家夫妻去福利院时,沐暖偷偷藏了起来,夫妻两人等了很久没见沐暖,最后选择领养了沈青瓷,带她去了北城。

沈青瓷知道沐暖在说谎,沐暖有多渴望家庭的温暖,她比谁都清楚,只是现在说这些就有些矫情了:“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沐暖摊开手掌,手心里有三根微褐色的短发:“用我的头发和这个样本做个亲子鉴定。”

沈青瓷愣了一下:“是孩子的?他们还活着?”

沐暖点点头:“我怀疑他们还活着,我的身份不适合去做鉴定,你用我的样本和你的名字去做。”她知道傅柔已经起疑心,肯定会去查她。

沈青瓷从车上翻出两个透明袋子,把沐暖和孩子的头发分别装好,见沐暖神色平常,很小心的问:“如果还在,你会去找厉庭洲吗?”

“那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沐暖声音冷中透着恨意,净白没有生气的小脸顿时腾起一股戾气。

沈青瓷看见这样的沐暖想哭,探身过去抱着她:“阿暖,对不起,你出事那会儿我刚做了手术,家里人害怕我太激动,对我隐瞒了消息,后来我有去找过你却没有找到。”

沐暖拍了拍她的背:“没事,我现在挺好,而且我们后来不是也联系上了。”

沈青瓷依旧哽咽:“我还是心疼你。”

当初沐暖和冷烨结婚后,她还去看过他们,虽然他们的日子过的不算富裕,却很温馨。冷烨很聪明,用福利院妈妈帮忙给办的身份证在深市一家小科技公司上班。

不管下班多晚回去,都会给怀孕的沐暖买宵夜,看着冷情冷性沉默寡言的男人,会温柔的哄着沐暖吃她不喜欢的水果。

会在她和沐暖聊天时,给沐暖煮水果茶,收拾房间洗衣服做家务。

沈青瓷在沐暖家里住了两天,看着冷烨把沐暖当女儿一样宠着,才放心了沐暖的闪婚,甚至笑说:“沐暖你捡到宝了,这样下去冷烨会把你养废了。”让她也再一次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美好的爱情。

谁知道,最后会变成了这样。

沐暖任由沈青瓷抱着她哭,知道她肯定想起以前的事情,当初的糖有多甜,后来的刀就有多锋利。

而她却哭不出来,眼泪早在冷烨背叛,孩子死亡那一刻流干,她的眼泪再也不会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落下。

等沈青瓷止住哭声,才很平静的开口:“我对北城不熟悉,我想租一套房子。”

沈青瓷惊讶:“租房子干什么?住我那里,我一个人住很方便啊。”

沐暖摇头:“我作息不是很好,会影响你休息,而且我也习惯一个人住。”

而且在未来可能还会遇到危险,她不能让沈青瓷跟着她犯险。

沈青瓷看着沐暖想了好一会儿,“你想租什么地方的房子?要不在我住的小区找一套。”

“厉氏附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宠妻情深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