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柔被小宝突然动怒的模样吓了一跳,当然这么多年,这个小傻子除了会对着一一首儿歌哭,再也也没也没其他任何情绪。此外也被小宝的扇起惹怒,抬腿踢在小宝的肚子上,直接将孩子同时也被小宝的扑打激怒,抬脚踢在小宝的肚子上,直接将孩子踢了个跟头。。...

傅柔被小宝突然发怒的模样吓了一跳,毕竟这么多年,这个小傻子除了会对着一一首儿歌哭,再也没有其他任何情绪。

同时也被小宝的扑打激怒,抬脚踢在小宝的肚子上,直接将孩子踢了个跟头。

小宝却依旧不放弃,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又扑了过来,要去抢回他的手机。

傅柔彻底被惹怒,弯腰伸手要去拧小宝的耳朵。

却没想到小宝突然利落的爬起来,脑袋猛的顶在傅柔肚子上,让没有防备的傅柔后退几步,高跟鞋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而小宝已经利落的跑着出门,小身影速度极快。

厉庭洲原本已经离开,却还是不放心小宝住在普通医院,决定过来让傅柔把小宝转到厉氏名下的私立医院去,结果刚进住院部,就看见小宝朝外飞跑,速度快到让他都有些惊讶。

知道喊也没用,赶紧抬步追了上去,看着小宝灵活的在人群里穿梭,一直跑到门诊楼二楼的放射科,前面闹哄哄一团,小宝却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

沐暖因为孩子可能还活着的假设性冲击,一路到酒店都有些精神恍惚,如果孩子还活着,她应该怎么找到他们?就

洗澡时直接忘了穿拖鞋,在浴室里摔了一跤扭了脚。

无奈只能随便换了身衣服,单脚跳着打车到最近的医院看看。

比较晦气的是在放射科大厅遇见了一群医闹,原本就人多,一群闹事的更是有恃无恐,看见东西就砸,看见医护人员就打。

大厅顿时乱成一团,沐暖单脚跳直接被混乱的人群冲的趴在地上,混乱中左手还被重重的踩了一脚,就在她努力躲闪人群想爬起来时,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大人腿侧穿梭着跑来。

张开小手朝着沐暖扑过去,从正面紧紧搂着她的脖子,弯腰打算用小小的身体去保护她。

有后退的人一脚重重踩在小宝背上,小宝脸色白了一下,抱着沐暖的胳膊更用力。

沐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这么小的孩子护在他小小的胸膛里保护着,冰冷尘封的心突然活了过来,出于一种本能搂住孩子软软的小身体,转身将孩子紧紧护在身下

咬牙弓起腰身,任由后退的人腿脚踢在她背上,怀里软绵的小身体,让她突然有了挣扎的力量,一手撑着地,一手搂着孩子努力想站起来。

终于有人发现这边有人摔倒,高声喊着:“别挤了,有人摔倒了。”

也有好心人伸手拉着沐暖的胳膊,将她拽起来,还有人帮忙托着孩子,将两人一起带到安全的地方。

厉庭洲因为惦记小宝,忍受着洁癖和恐女症,努力追着小宝过去,等挤过去时,就看见一个纤细高挑的女人抱着小宝,被挤在茶水间的空挡处。

三两步匆匆过去,惊讶的看到小宝紧紧搂着女人的脖子,小脸贴在她颈窝处,透着浓浓的依恋。

厉庭洲十分震惊,小宝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对任何人有过这种亲昵的依赖,甚至连吃饱饿了都不知道。

永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任何人都走不进去。

沐暖紧紧抱着怀里软软的小身子,心里的满足让她盲目的肯定,这就是她的孩子,想想他刚才奋不顾身扑过来保护自己的模样,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傻孩子啊,你不用保护我,你要是受伤怎么办?”

说着抬眼时,身体顿时僵住,不知道厉庭洲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糟乱的环境顿时虚化不见,声音也消失,只有厉庭洲满眼疑惑的站在那里。

五年没见,岁月没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越发矜贵清冷, 身上透着上位者的沉稳霸气。

沐暖身子微微颤抖,她为了再见厉庭洲做过很多心理建设,以为可以压住心里的恨意,一步步完成自己的计划,只是再见时才发现,她还是做不到。

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曾一起幻想两个孩子到来后,他们一家四口甜蜜的未来。

跟她一起编织了一个那么美丽的梦, 最后又亲手毁了。

厉庭洲皱眉疑惑的一步步走过来。

沐暖抱着孩子站在那里,手指微微颤抖,她从厉庭洲的眼中看见了冷漠,他已经完全不认识自己。

“你认识小宝?”厉庭洲在一个安全范围停下脚步。

沐暖很平静,清冷的眸子里不带任何感情:“不认识,刚才太危险。”

厉庭洲扫了沐暖一眼,短发有些凌乱却遮不住清丽冷艳的容貌,只是那双透着冷漠疏离的眼睛,莫名有些熟悉,心底甚至还涌出所丝丝缕缕的闷疼。

保安和警察很快制止了这场混乱,沐暖这会儿才感觉到受伤的脚腕疼的钻心,却依旧舍不得放下怀里的孩子。

傅柔匆匆追了过来,远远就看见厉庭洲和一个女人相对而立。

而那个女人还抱着小宝,小宝竟然亲昵的搂着她的脖子,心里突然生出一些不安和危机,快步走了过去:“庭洲,你怎么在这儿?小宝?”

边说着边去沐暖怀里要抱回小宝。

沐暖在傅柔出现那一刻,脊背绷紧挺直,所有的痛苦一并袭来,眼眸清冷的看着傅柔。

小宝见傅柔伸手过来,小脑袋顿时起来,十分抗拒的往后一偏,扭头不看她。

这种和正常孩子一样的反应,在小宝身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厉庭洲惊讶,傅柔却气的牙疼,还要不得不维持着温柔得体的微笑:“这位小姐,认识我家小宝?”

“不认识,刚才混乱中遇见的。”沐暖狐疑小宝的态度,看向傅柔的眼神却冷静淡然。

傅柔刚才没注意,这会儿对上沐暖的目光,心中一凛。

这个陌生女人的眼睛怎么那么熟悉?熟悉到她感到心悸。

“那谢谢你救了小宝,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宠妻情深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