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柔站在住院治疗部门口,容貌精致优雅眼尾泛红,身材娇媚修长,带着几分楚楚可怜,心里却有些恨意。她和厉庭洲结婚了三年,每次没办法用孩子做借口朋友见面,三年来两人无异陌路,连手牵手都她和厉庭洲结婚五年,每次只能用孩子做借口见面,五年来两人形同陌路,连牵手都没有过。。...

傅柔站在住院部门口,容貌精致眼尾泛红,身材娇柔纤细,带着几分楚楚可怜,心里却有些恨意。

她和厉庭洲结婚五年,每次只能用孩子做借口见面,五年来两人形同陌路,连牵手都没有过。

如果不是有两个孩子,厉庭洲不会痛快的娶她,可是娶了她却没有碰过她,她脱光躺在他的床上,会让他生理性呕吐,她努力尝试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很默契的做起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她怎么甘心!她费尽心机嫁给厉庭洲,并不是想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厉太太。

看见厉庭洲下车,傅柔赶紧敛去所有心思,红着眼迎上去:“庭洲,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小宝……”

厉庭洲不动声色的偏移两步和傅柔拉开距离,皱眉有些不悦:“你不在房间陪着小宝,下来干什么?小贝呢?”

傅柔哽了一下,低头连连道歉:“我害怕你找不到,就想着下来接你一下,我让管家把小贝先送到妈那边了。”

厉庭洲不再理她,阔步朝电梯间走去。

儿童单人病房里,小男孩安静的坐在床边,仰着小脸看着窗外的蓝天白天,背影瘦瘦小小,过分的安静让人心疼。

厉庭洲站在门口看着儿子的背影,心口闷闷的有些疼, 轻轻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小宝,头还疼不疼?”

漂亮的小脸蛋精致白嫩,额头用纱布缠了一圈,还隐隐有血迹渗出,这会儿依旧安静的看着窗外,对爸爸的话充耳不闻。

傅柔跟着进来,一脸内疚的站在小宝身边:“都是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小宝,才会让小宝磕伤了。”

小宝不理人,目光安静的看着窗外。

傅柔伸手握着小宝的肩膀,偷偷用力:“小宝,爸爸来看你了,你不是说想爸爸吗?”

尖利的指甲透过单薄的病号服恨不得嵌入孩子肩膀的肉里,小宝依旧不为所动,漆黑的眼眸过分沉静。

厉庭洲蹙眉不悦更浓:“好了,不要逼孩子。”

小宝从小就患有很严重的自闭症,这些年走访了很多国家,寻找名医给小宝治疗却依旧没什么效果。

只是最近,小宝又添加了自虐行为,经常弄的浑身是伤,鼻青脸肿。

对小宝,厉庭洲是满满的愧疚,专家说如果给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孩子可能会慢慢放下心理的防线,探出小触角来感知这个世界。

他没办法做到和傅柔恩爱,给两个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

不管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他都无法接受傅柔的靠近,只要她靠近就会让他忍不住呕吐甚至想窒息。

厉庭洲又去问了医生小宝的伤情,好在是皮外伤不用住院,傅柔却坚持住院:“庭洲,还是让小宝住院吧,回家后万一他又不小心伤到自己呢?还是等伤口愈合了吧。”

厉庭洲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看着办,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看也不看傅柔,绕开她去病房又看了一眼小宝,有些无奈的抱了抱他:“爸爸还要去工作,等忙完了就回家看你和妹妹。”

小宝依旧安静没有反应, 等厉庭洲离开后,继续坐着安静的看着窗外。

傅柔温柔的送走厉庭洲,憋着一口气回来,看见小宝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过去拧着小宝的耳朵:“你看看你这个死样子!早知道当初就弄死你!”

越想越气,一巴掌过去拍在小宝的背上,直接将孩子打的摔到地上。

小宝身子蜷缩了下,缓缓的弯曲成一团像个小虾米一样。

傅柔见状更生气,当初以为有个男孩,厉庭洲以及整个厉家都会对她不一样,结果没想到却是个傻子!

蹲下身子弯腰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小宝,伸手掐在孩子纤细的脖子上,缓缓用力。

走廊里突然传来清晰的脚步声,惊得傅柔赶紧松了手,脸上换上温柔的笑容:“小宝怎么这么不小心,又摔倒床下去。”

病房门被推开,厉庭洲的母亲季文清走了进来,看见傅柔抱着小宝温柔哄着,心里很欣慰:“小柔,辛苦你了。”

傅柔给小宝盖好被子,笑的温婉恬静:“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小贝呢?”

“小贝在家有你爸看着,我放心不下小宝。”

季文清走到小宝身边,十分疼惜的看着他,虽然遗憾小宝有缺陷,但到底是厉家的血脉还有当年的愧疚,所以该有的宠爱也没有少过。

“怎么就把头磕伤了呢?房间不是都让包上防撞条和垫子了吗?”

傅柔过去,姿态放的很低:“妈,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小宝,我在机场时接了个电话,没注意小宝就磕到了旁边的柜子上。”

季文清摆了摆手:“这事也不怪你,这么多年把小宝照顾的很好,不过小柔,有机会还是和庭洲再要一个孩子。”

傅柔低声应着,她也想生个孩子!可是她一个人怎么生?

季文清看了傅柔一眼:“你和庭洲的关系,你也多努努力,小宝这里就辛苦你了,我回去看看小贝,小丫头每天看不见哥哥就闹的不行。”

傅柔笑着摸了摸小宝的脑袋:“妈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小宝的。”

坚持送季文清下楼,看着车离开,顿时卸去脸上的温柔,眼神变得阴鸷起来。

再回到病房时,就见小宝抱着他的手机,放着他从小一直听的童谣:“……宝贝 妈妈怀里安睡 妈妈 ,宝贝 爸爸是你椅背 爸爸,你是我们的心肝宝贝,爸爸妈妈的爱永相随……”

眼里蓄满眼泪,小手紧紧握着手机。

傅柔看着,心里的气又涌了上来,这个小傻子从小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有一次无意间家里放这首儿歌,小傻子顿时扭头去找声音,眼泪汪汪的。

季文清以为这首歌对孙子恢复有帮助,专门给他一个手机,可以循环听这首歌。

每次听到这首歌, 小宝都会变得感情丰富起来,会哭,甚至哭的很悲伤绝望。

傅柔越听越气,冲过去伸手抢过小宝手里的手机,重重摔在地上,还用高跟鞋使劲踩了几脚。

小宝瞪着泪眼从病床上连滚带爬的下地扑过去,紧紧抱着傅柔的腿,张嘴无声的哭着,凶狠的拍打着傅柔的脚面,要去抢回手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宠妻情深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