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北城国际机场。沐暖眉目冷冽的站在机场落地实施玻璃幕墙前,望着外面朝霞老半天,耳边陌生的语言。让她心里最后一丝仿徨变的坚定地出来。五年前,冷烨的背叛和他的毫无人性,让沐暖眉目清冷的站在机场落地玻璃幕墙前,看着外面朝霞半天,耳边熟悉的语言。让她心里最后一丝仿徨变得坚定起来。。...

五年后,北城国际机场。

沐暖眉目清冷的站在机场落地玻璃幕墙前,看着外面朝霞半天,耳边熟悉的语言。让她心里最后一丝仿徨变得坚定起来。

五年前,冷烨的背叛和他的残忍,让她的孩子们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毁了她在这个世界最后一点儿温暖,只要想到孩子们躺在另一个冰冷的世界,她一点儿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师兄唐煜一遍一遍在耳边对她说:“阿暖,你要活下去!不能让那些害了你和孩子的人得逞。”

激起她心里最后一点求生欲,她要努力活下去,要给孩子们报仇。

一场大火毁了半张脸,大大小小经历了数十次手术,每一次手术她都要求不用全麻,不用止痛,她要用疼痛提醒自己,曾经爱过一个怎样的狠心的人,害死她的孩子毁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束光。

沐暖微微仰头,压住眼中升起的泪意,垂在腿边的手指突然被一抹温暖柔软包裹,还轻轻的晃了晃。

沐暖从回忆中回神,低头就对上一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头发微褐软软的耷拉在额前,白嫩粉糯的脸蛋,像花瓣儿般的小嘴巴紧紧抿着,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大眼睛里流过光彩和浅浅的期待。

沐暖心口窒息,一惯冷漠的心有些悸动,不由自主的屈膝蹲下:“小朋友需要帮助吗?”

小男孩依旧盯着她,小嘴抿了抿,攥着她手指的小手却在用力,像是怕抓不住一样。

旁边有人走过,身上的斜挎包不小心蹭到了沐暖的蓝牙耳机,一下摔在地上还弹跳了几下。

包里的手机顿时变成了外放,温柔甜甜的歌声传出来:“……宝贝 星星为你指路哦……勇敢迈开你的脚步……宝贝 妈妈怀里安睡 妈妈……”

过路的人连连说着对不起,沐暖一手去捡起摔的可能出现故障的蓝牙耳机,再回头就见小男孩哭的满脸是泪,小嘴巴使劲张了张却发不出声音,最后收回小手,两只小胳膊努力举到头顶,像是要比一个爱心。

动作笨拙又做的无比艰难。

沐暖突然愣住,这些年她不喜欢和小孩子接触,怕触到心底伤口,可是面对小男孩,却难得的生出一点儿耐心:“要阿姨帮你找妈妈吗?”

小男孩眼泪流的更凶,使劲的摇头,两只小手还坚持的举在头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沐暖,带着委屈和倔强。

沐暖心里陡然生出一股疼痛,突然冲过一道人影, 推了她手一下,然后伸手把小男孩拽到一边。

用的力气非常大,直接拉的小男孩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沐暖皱眉起身,看着拽走小男孩的女人,三十多岁微胖,面相有些凶, 这会儿也非常不屑的瞪着她,嘴里却像是对小男孩在说话:“乱跑什么,要是被人贩子抱走,我看你怎么办?”

说完凶狠的瞪了沐暖一眼,扯着小男孩的胳膊离开。

小男孩被拽的趔趔趄趄的走着,还一直回头看着沐暖,脸上的泪痕未干,眼中含着委屈和不舍。

沐暖心再次揪着疼起来,这种疼让她太熟悉了, 突然来了一种冲动,要追上去看看。

顾不上管还没取到的行李,朝微胖女人带小男孩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拥挤的出口人来人往, 一直追到停车场也没再见小男孩和那个女人。

沐暖气喘吁吁的在偌大的停车场走了一圈,拿出手机给当年救她的师兄唐煜打电话:“师兄,你相信直觉吗?”

唐煜刚从实验室出来,望着深沉的夜色皱眉:“阿暖,你在哪儿?”

“这不重要,师兄,我觉得我的孩子没有死,他们还好好活着!”沐暖不停的穿梭在停车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跟唐煜说她的感受,她需要再找一个人认同她的这种感觉。

“阿暖,你还是去北城了?你去找厉庭洲报仇?阿暖,你听我的,你不要乱动!等我……”唐煜的眉头紧蹙,甚至有些担心沐暖会再次受到伤害。

沐暖很倔强的摇头:“不,我见过那么多孩子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看见他心会疼,他看见我会哭,我相信那是母子连心的感觉,一定是的!他们肯定没有死。”

给唐煜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不想让他任何一句话,抹掉她刚燃起的希望。

她这次坚持回国应聘去厉氏上班,就是想要接近厉庭洲,给孩子们报仇。

五年来,她如活在地狱艰难独生,想念如虫蚁啃噬,让她已经坚持不下去,她要毁了厉庭洲,然后去另一个世界和孩子们团聚,因为没有他们的世界太冷太苦。

……

北城厉家,五年前经历过一场大换血,失踪一年的继承人厉庭洲突然回归,出手冷血狠绝,仅用一年时间就将已经千疮百孔的家族拉回正轨。

又用了近四年时间,将厉氏发展成了全球闻名的大财团之一,在北城商界是神话一样的存在。

他杀伐狠绝,冷酷无情,更是闻名遐迩。

这会儿厉氏偌大的办公室里气压低的有些可怕,司南看着坐在上位的男人,矜贵清冷,菲薄的唇抿着,严厉冷肃中透着让人喘不上气的冷。

历庭洲换了个姿势坐,指骨修长的手指轻轻叩了叩桌面:“所以,你们连一个合适的设计图都拿不出来?”

设计部总监有些汗颜,没几根头发的脑门铮亮冒汗,不停用手擦着:“主要这次汉林公司从国外请了一个很厉害的设计师回来。”

厉庭洲目光落在设计总监身上,平静无波却吓的设计总监一身冷汗:“厉总,我想我们也可以请国外设计师,现在有一个叫……”

话未说完,厉庭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皱眉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停顿了下才拿起来接听。

“庭洲,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小宝又自虐把头磕破了。”傅柔温柔急切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哭腔。

“我马上回去。”

厉庭洲挂了电话冷眼看向设计总监:“就按你说的提议去做,不管用什么方法去把那个设计师请过来。”

说着脚步匆匆往外走,所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司南急忙跟上厉庭洲的脚步:“厉总,太太刚发信息来已经带小少爷去医院了,我们直接去医院。”

厉庭洲轻瞥他一眼,清冷的嗯了一声,上车后就靠在后座闭眼休息。

司南坐在副驾驶上小声跟司机说了地址,偷偷呼了一口气,跟在厉庭洲身边快十年,除了他失踪那一年,其他时间他永远猜不透老板心里在想什么。

除了在面对一双儿女时会难得流露出温情,其他时间都冷的像千年玄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宠妻情深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