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产房内。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恍眼,意识也随着渐渐地模糊不清。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断断续续地张口:“保……保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晃眼,意识也随之渐渐模糊。。...

深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产房内。

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晃眼,意识也随之渐渐模糊。

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断断续续地开口:“保……保孩子……

恍惚中,听见医生在大喊,“快!孕妇血压在急速下降,准备吸氧机!”

头顶的强光无边无际,衬着她的恐惧和害怕蔓延。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你……你要干什么……”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他让我,来抹平这些痕迹……”

“你胡说!”

“我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愚蠢?堂堂厉家唯一继承人,难道会真的喜欢你这么一个平凡平庸的女人?”

女人嫌恶的眼神让沐暖胸口阵阵生疼,犹如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看着沐暖痛苦的神情,傅柔感觉内心一阵畅快,但她还觉得不够,继续道:“看到没有,这是他亲手为我挑选的订婚戒指,而他送你什么?”

“亲手把你送到手术台,了结你和这个孽种的生命,是吧!”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傅柔突然从口袋是掏出一根录音:“那你不妨自己听一听。”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孩子打掉!连同大人一起,处理干净!”

冰冷没有感情的话透着冷绝和残酷。

沐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那是他的声音!

就是化成灰她也认得!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一口腥甜涌上喉头,直接喷出一股鲜血。

溅落在脸上,凄惨中带着绝望。

傅柔身上也溅了血,有些嫌弃的退了几步:“沐暖,下辈子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庭洲这样的男人了,你高攀不起。”

“现在,为了我和庭洲的幸福,你就去死吧!”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宠妻情深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