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又是一阵交头接耳,这女人把私通说的如此简单轻松,太不不要脸了吧!“是……是今日亥时五刻!”容静雪小脸一白,迟疑了一下才提问。“今日亥时五刻,倘若姐姐也没猜错的话,“昨日戌时五刻,若是姐姐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六皇子来访,姐姐是在大厅接待六皇子吧!”容倾月虽然已经不是原主,但是依旧有记忆。。...

众人又是一阵交头接耳,这女人把通奸说的如此轻松,太不要脸了吧!

“是……是昨日戌时五刻!”容静雪小脸一白,停顿了一下才回答。

“昨日戌时五刻,若是姐姐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六皇子来访,姐姐是在大厅接待六皇子吧!”容倾月虽然已经不是原主,但是依旧有记忆。

容静雪的眼泪盈盈欲坠,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我……”

“自然是别人看到的,静雪如何能看那种龌龊之事?!”六皇子云定谦见容静雪可怜兮兮,慌忙护住她,不耐烦的对容倾月说道。

“对!昨日是本小姐发现的,怎么样!容倾月你还有什么话说?!”容流苏叉着腰趾高气昂。

容倾月突然觉得自己要被逗笑了,这个容流苏的智商怎么这么低?六皇子都说了这是龌龊的事容静雪看不得,那么就是说高贵的女子都看不得,这个容流苏为了讨好容静雪,还真是连脸都不要了?她开口:

“四妹妹昨日不是与丞相家的公子出去游玩到亥时才回来么?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戌时五刻与人通奸?若是妹妹眼睛不好,可以找府医治一治!”容倾月笑的懒洋洋,与这种渣渣对峙完全不要废脑子啊!

“那是因为……”容流苏一下子慌了神,不断的朝容静雪看过去。

“既然两位妹妹都没有看到,那么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姐姐与人通奸了呢?还有想必六皇子也是没有亲眼见到的,为何别人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堂堂六皇子,居然连这么点判定能力都没有吗?”容倾月毫不客气的打断容流苏的话,挑了挑眉,斜眼看向云定谦,清晰的一字一句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云定谦呼吸一滞:“容倾月,你大胆!”他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人,竟然在他面前搬弄他的是非!

容静雪与容流苏对望一眼:容倾月真是个傻子,这个紧要关头还惹怒六皇子,这不是找死么!

容倾月淡淡接话:“我胆子很小,我没有大胆。六皇子殿下,难道我说的不对?您并没有亲眼见到,为何就与我的二位妹妹一样如此肯定?”

“是你的丫头说的,你的丫头时时与你在一起,她的话可会有假?”

“堂堂六皇子殿下居然会听信一名丫头的话,六皇子是觉得这丫头的话就能代表你,她所看到的就能代表你也看到?没想到六皇子殿下居然能被一名丫头代表,小女真是佩服!”

“你……!”云定谦一时间语塞,见容倾月虽然丑陋,却挺胸直背的站着,丝毫不畏惧他,他便觉得心里有一口气闷着!

“大姐姐,别再为难六皇子了,你……”容静雪又咬紧下唇,似乎在纠结说不说。

“大姐姐哪里有为难六皇子呢,大姐姐不过想搞清楚一些事情而已,口口声声说亲眼见我通奸的人,怎么一个个都改口了?”

容倾月抬了抬下巴,六皇子如果还要名声的话,就必须听她把话说完!不然六皇子就真的是能被一名丫头代表了,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知道了他是如此没有主见的无用之人,这最受宠的皇子的位子还能不能保住呢?

果然六皇子也想到了这点,他脸色一沉:“你说!什么事!”

“小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并非难事,众所周知,女子都是点了守宫砂的,我们容王府中女子的守宫砂的位置在手腕处,只要我将手翻过来,众人就能知道我是不是清白的了!”容倾月谢谢一瞥,勾唇笑道。

容静雪顿时放下心来:容倾月大概真的傻了吧!她一出生就死了娘,谁还记得给她点守宫砂的事!所以她是完完全全就没有守宫砂!

容倾月似笑非笑的看着容静雪,她当然知道容静雪在想什么,虽然这具身体没有点守宫砂,但是她堂堂医神,岂会弄不出一个小小的守宫砂!

“大小姐,别这样了!您赶紧认个错吧!您……您已经没有守宫砂了啊……您……”一名丫鬟匆匆跑上前来,神情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抱着容倾月的下半个身子直喊。

容倾月缓缓垂眸,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这名丫鬟名为灵儿,便是她与容静雪里应外合,给原主安了个通奸的罪名:“灵儿如何知道,我没有了守宫砂?”

她倏然翻过手腕,那里一颗艳红色的守宫砂在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众人的呼吸都是一滞:难道大小姐,真的是被冤枉的?

容静雪忽然小脸惨白,这个贱人怎么会有守宫砂?容流苏也是同样的疑惑,容倾月根本没用守宫砂!所以这个一定是假的!她指着容倾月:“那个是假的!六皇子,快,您快找人验一验那是不是真的!说不定是容倾月画上去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废柴嫡女傲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