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盼...你怎么...怎么在这里。”白姨娘边抹着泪,边偷瞄顾怒放,结结巴巴的问盼顾。“盼盼,你说的什么越俎代庖的事情,我不很清楚啊。”说着,白姨娘又“盼盼,你说的什么越俎代庖的事情,我不清楚啊。”说完,白姨娘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顾盛开,那样子可真是一朵十足的白莲花。。...

“顾...盼盼...你怎么...怎么在这里。”白姨娘一边抹着泪,一边偷瞄顾盛开,结结巴巴的问顾盼。

“盼盼,你说的什么越俎代庖的事情,我不清楚啊。”说完,白姨娘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顾盛开,那样子可真是一朵十足的白莲花。

“采菊说奉夫人之命来给我送药,我想白姨娘的贴身丫鬟怎么会奉我母亲之命来给我送药呢?这种不忠不义的丫鬟我就替白姨娘好好教训了一下,父亲也同意我的做法,这不,在外面家法处置呢。”

白姨娘听完顾盼说的话,脸上一阵白一阵绿,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么多年了,顾盼一直唯唯诺诺没有主见,怎么今日,言辞犀利,还拿出了嫡女的派头,这不对....

顾盼单手托腮,笑呵呵的盯着白姨娘的眼睛,半晌才不慌不忙的说,

“姨娘这是不满父亲的处置吗?”

白姨娘看着顾盼琥珀色的眸子,心里一惊,这神情就和当初先头夫人一般,难道她回来了?不,不可能,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顾盛开看着僵持的两人,不由开口,

“白氏,教导下人不善,禁足梧桐轩三月。”

白姨娘傻了,她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事就被禁足。直到被丫鬟带回梧桐轩也没缓过来。

看着被带走的白氏,顾盼脸上毫无波澜,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跟自己毫无关系似的,自顾自的继续品茶,吃茶点。

顾盛开也盯着顾盼看,十年了,自阮星妍死后,他也没再正眼瞧过顾盼,小的时候,顾盼便是唯唯诺诺,见人也不敢抬着头,说话也是低声下气,和她的母亲没有半分相像,与他这个父亲也不亲厚,甚至是躲着。导致后来顾盛开不喜欢这个女儿。

而今天的顾盼,就好像是当初的阮星妍一样,所以在她三言两语之下,顾盛开就处置了采菊和白姨娘。

正在喝茶的顾盼,余光晃了一眼一直盯着自己的老父亲,心中不免嫌弃“这人盯着我这么久要干嘛啊?记忆中可记得他不太喜欢这位原主呢...”

“咳咳。”顾盼轻咳两声,放下茶杯,淡淡一笑,“父亲也盯着女儿看了许久了,不知是要说些什么?”

听到顾盼的声音才把顾盛开从思绪中扯回来。

看着顾盼酷似阮星妍的脸,顾盛开挪开了视线,摆弄了下茶杯,慢慢的说:“你和你母亲越来越像了。”

顾盼可没心思和顾盛开在这里回忆前尘往事,直接了当的问顾盛开,

“不知父亲,今日召女儿前来,有何要事?”

顾盛开像早就知道顾盼不想与他废话似的,直接切入主题。

“皇上下旨,赐婚顾家女与宸王于三月后成婚,虽然还没有公开,但昨日圣旨已经到了。”

顾盼在脑子里搜索有关宸王的信息,可惜除了知道宸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和骁勇善战为天恒国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之后什么也不知道。

另一边,顾盛开说完这番话也陷入了沉思,之前他不喜这个女儿,愿意让她替嫁进宸王府,但是今天顾盼一举一动却让他起了恻隐之心,可是皇命难为,顾盛开左右为难。

“父亲可把女儿的嫁妆准备好了?”

顾盼也没指望顾盛开嫁其他人,倒是直接了当的问。可没想到在顾盛开眼里却成了一副善解人意,甘愿为家族牺牲的样子。

顾盛开叹了一口气,脸色微变,然后难以决断地说道:“ 父亲会亲自为你备上一份丰厚的嫁妆,体体面面的加入宸王府。 ”

顾盼起身对顾盛开,缓缓施礼,神色从容:“女儿谢过父亲。”

顾盛开嘴角蠕动,终是没说出些煽情的话,只是嘱咐顾盼,月底是花灯节,家里有客人要来,让顾盼体面的参加家宴。

顾盼应下,随后告安退出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神医嫡女:王爷请自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