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顾端起药碗,一不当心,药碗从手中跌落摔了地上,里面的汤药也撒的一地都是。“你们是怎么做事情的?是想烫死我吗?白大太太是这样教你们的?”20-300采菊张口,盼顾貌似先“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是想烫死我吗?白姨娘就是这样教你们的?”。...

顾盼端起药碗,一不小心,药碗从手中滑落摔到了地上,里面的汤药也撒的满地都是。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是想烫死我吗?白姨娘就是这样教你们的?”

不等采菊开口,顾盼倒是先倒打一耙。

采菊看着眼前愣了愣,眼珠子一转,随即露出阴险的笑容。

“三小姐这样做明显就是在羞辱夫人,不知好歹,不把夫人放在眼里。”

顾盼起身,慢慢走过来,盯着采菊的眼睛,倒是让采菊心里有些发毛:“这个三小姐平时看着唯唯诺诺的,今天怎么有点不一样了?”

“夫人?呵,你是白姨娘的丫鬟,什么时候成夫人的丫鬟了?满口胡言乱语。”

“你敢。我可是夫人的贴身丫鬟。”采菊不甘示弱的对顾盼大声说。

“啪——”

顾盼抬手就是一巴掌,采菊眼冒金星,跌在地上。

“今天我就替白姨娘好好教训你,现在顾家的下人都这般没有规矩吗?越俎代庖,这都是白姨娘教的吧,其心可诛啊。”

“你疯了吗?”采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唯唯诺的三小姐会对自己大大出手,一时间慌了神。

“翠微,掌嘴二十。”

看着自家小姐的样子,翠微突然有了底气,走到采菊面前刷刷就是两巴掌下去。

“我...我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告诉夫人的。”

“我母亲已于地下长眠十年了,我想多一个丫鬟侍奉,她也不会介意。你想告诉夫人什么事,我送你去。”说完,顾盼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采菊,眼里寒芒乍现。

采菊慌了神,跟了白姨娘耀武扬威了这么多年,她早已忘了,白姨娘虽过得与正室无异,但自始至终没有被老爷抬位正妻,只是一个宠妾罢了。顾家唯一的正妻还是顾盼死去的母亲——阮星妍。

“别打了,三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顾盼也不理,唤了知意为自己梳妆更衣,一会还要去见宰相大人。

梳完妆的顾盼拿起小铜镜,仔细端详起这幅面容。

坚挺的鼻子,一双细长的柳叶眉,大大的眼睛,下方略带乌青不过已经被水粉遮盖,白皙的皮肤,毫无血色,看来是长期营养不了导致的。

不过这脸看起来,和顾盼的前世几乎没差。

顾盼扶了扶额,心中不免郁闷,“同一张脸,我混的风生水起,你怎就这么惨,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她扭过头看了下刚刚完事的翠微,示意她带上采菊三人,记忆中的父亲,把家风规矩看的极为重要,想必这事他也该管管了。

说罢。顾盼带着一行人去了书房。

“老爷,三小姐来了。”一位老家丁毕恭毕敬的对顾盛开说。

顾盛开头也不抬,继续盯着眼前的画卷,淡淡的说“让她进来吧。”

顾盼信步走进房内,看着书案旁的中年男子,心想:“这便是我那父亲,天恒国的宰相大人吧。”

“女儿给父亲请安。”顾盼盈盈一礼,不卑不亢的说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神医嫡女:王爷请自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