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晨早晨。揽星阁。破旧不堪的木床上,盼顾眉头紧皱,额头冒出丝丝冷汗,好像在梦里遇见了了可怕的的事情。“小姐,婢子前天要不然不回去采办,您就会被被欺负成这样了,都怪我,都怪揽星阁。。...

翌日清晨。

揽星阁。

破旧的木床上,顾盼眉头紧皱,额头冒出丝丝冷汗,似乎在梦里遇见了可怕的事情。

“小姐,奴婢昨天要是不出去采买,您就不会被欺负成这样了,都怪我,都怪我....”

顾盼听着耳边喋喋不休的哭泣声,和手臂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是谁?这个凉凉的感觉仿佛是在上药?”顾盼心里想着,睁开了眼。

守在一旁哭泣的人看着顾盼睁开了眼,连忙喊道:“小姐醒了,小姐醒了,知意,快去打盆水了,快!”

这一声大喊,彻底把顾盼从睡眼惺忪的状态喊清醒了,确实有人,不是在做梦了。

“翠微姐姐,水来了,小姐醒了吗。”

顾盼听着知意熟悉的声音,睁眼定了定神,眼前是一个二十四五的少女,穿着一身翠绿的丫鬟裙,头上插了一根木簪子。

顾盼微眯双眼,努力在脑子里寻找这个人的信息。原来当初母亲看她卖身可怜,便买回来从小照顾我,现在是我的贴身丫鬟,翠微。

“小姐?小姐?”翠微见小姐盯着自己也不说话,连忙摇了摇顾盼,生怕她有什么事。

“没什么,头有点晕晕的。我没事。”顾盼摆摆手,不在意的道。

翠微见顾盼这样子,满眼辛酸,止住要开口说话的知意,示意她别开口提起那些伤心事。

“只要小姐您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让奴婢和知意伺候您擦擦身子吧。”

顾盼看着泪流满面的翠微和知意,心中暗自叹一口气,手撑着床便要起身,奈何被翠微制止,只能由着翠微,知意替她擦身子上金疮药。

看着眼前的两人,顾盼陷入了沉思。

按照昨晚的情形来看,这原主的处境十分不乐观。

一个庶姐也能欺负到头上,那自是得宠才有底气。而且这样怕不是一次两次了。

生母早亡,生父不疼。

既然来了那就不能任人宰割,否则她就不是“死神”顾盼了。

“哟,三小姐醒了啊。”

来人二十四五的样子,身着绿色襦裙,后面还跟着两个十六七穿粉色襦裙的小丫鬟。

“采菊姑娘,你来我们揽星阁有什么事吗?”翠微看到来人是采菊,没好气的开口问道。

“呵,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可是奉夫人之命前来给三小姐送药的。”

采菊指挥着身后的小丫鬟,一脸嫌弃的对顾盼说:“三小姐,这可是夫人特意让奴婢端来的,您身子骨不好可得赶紧喝了,一会还要带你去老爷那呢。”

“谢谢白姨娘的好意,放着吧。”

顾盼慢慢起身靠在床边,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指。

采菊见顾盼没有立马喝的意思,立刻说道:“夫人说了,要三小姐赶紧喝了,你们都还杵着干嘛,还不赶紧伺候三小姐喝药。”

采菊呵斥着小丫鬟,把伺候二字咬的格外重,眼里的嫌弃没有逃过顾盼的眼睛。

小丫鬟赶忙把药端上前。

呵,她会好心给我送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神医嫡女:王爷请自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