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嫁!”顾云毓拿起来茶杯就往地上一摔,茶水打湿了地毯。坐在正坐上的男子,铁青着脸望着耍泼的女儿,轻轻皱眉头,手指在桌面上一阵一阵的叩着,不知道想些什么。一旁的美妇坐在正坐上的男子,阴沉着脸看着撒泼的女儿,微微皱眉,手指在桌面上一阵一阵的叩着,不知想些什么。。...

“我不嫁!”顾云毓拿起茶杯就往地上一摔,茶水浸湿了地毯。

坐在正坐上的男子,阴沉着脸看着撒泼的女儿,微微皱眉,手指在桌面上一阵一阵的叩着,不知想些什么。

一旁的美妇保养得极好,即使是生有一儿一女,皮肤也是细腻紧致有光泽,看起来与二十多岁的姑娘无异,她就是顾云毓的生母,白莲伊。

见状她赶忙拉着男子的衣角,轻声的说:“老爷,您快想想办法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毓儿跳进火坑吧,那可是凶名在外的宸王殿下,之前连皇上给他送的女人都是活着进去,抬着出来啊。”

“这可是皇上赐婚,虽然现在还没有公开,难不成你要我抗旨不成?那我们一家的脑袋还要不要了?”开口的男子正是顾盼,顾云毓的父亲,当朝宰相顾盛开。

一声怒喝,将美妇吓退,白莲伊低声哭泣了起来。

顾盛开听着妻女的哭声一阵头疼。皇上为了权衡朝堂,让顾家与宸王结亲,就是让两家结仇,宸王那性子天恒国谁人不知,暴虐成性,不近女色,可偏偏是这样一个人,领兵打仗一把好手,天恒国能有如今太平盛世全靠宸王以及手下一众将士。

可是功高盖主,难免引起皇上不满,各方面打压。

“老爷老爷。”哭的梨花带雨的白莲伊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摇了摇顾盛开的衣袖,将他从思绪中撤回来。

“老爷,皇上下旨赐婚顾家女与宸王做王妃,于三月后完婚。”

顾盛开有些不解的看着白莲伊,心想,这不就是刚刚宣旨的内监大人说的原话吗?

白莲伊脸上有些得意,阴霾一扫而光,激动地说:“圣旨说的是顾家女,可老爷别忘了,咱们顾家可不止毓儿一个女儿,先头夫人还为您留下一名嫡女。”

“顾盼?”

看老爷想起来了,她连忙接话,

“对呀,顾盼可是咱顾家唯一的嫡女呢,皇上下旨赐婚不见得是赐婚庶女吧?”

顾云毓听到母亲称顾盼是唯一的嫡女,气不打一出来,虽然她们母女日子过得和正室嫡出无异,可宗氏家谱上她母亲没有扶正为正室,她依旧是个庶女,而那个废物顾盼却占着嫡女的名号,想到这里顾云毓的脸都要气歪了,还好在白莲伊的暗示下,顾云毓连忙对父亲说。

“是呀,父亲,盼妹妹是嫡女,皇上下旨让顾家与宸王结亲,自是要顾家身份最尊贵的嫡女才与之相配。不可能要我一个庶女去结亲吧。”

白莲伊母女俩你一言我一语的给顾盛开灌着迷魂汤,他听了也觉得有道理。

天子赐婚,家中嫡女尚在,哪有庶女嫁的份。

“让顾盼嫁与宸王。”

而此时,一直在院墙上看好戏的黑衣男子纵身一跃,消失在黑夜中,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帝都宸王府的书房里,明亮的烛光照映着书案旁的男子,勾勒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男子大约二十多岁,低头专注书卷,头戴金冠,黑丝束起,高挺饱满的鼻子,薄唇微抿。

“主子。”黑衣男子悄然落地,而看书的男子应声抬头。

黑衣男子单膝跪下,垂下头低声把之前所见一五一十禀告。

“知道了,退下吧。”

男子放下手中书卷,起身走到窗边,抚摸起一盆绿植。

黑子男子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领命退下,轻轻关上了房门。

“顾盼?”窗外威风吹过,男子用低沉的声音念着这两个字,嘴角轻轻一笑,不知想些什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神医嫡女:王爷请自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