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笑!分了家,咱们吃什么!”桂南一脸埋怨。桂花费力的抱着被子,望着了荒弃了很久的祖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摇头,踹踹开了门。“吃什么?你想吃什么?仅有几粒米的稀饭加桂花吃力的抱着被子,看着已经荒废了很久的祖宅,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脚踹开了门。。...

“还笑!分了家,咱们吃什么!”桂南一脸抱怨。

桂花吃力的抱着被子,看着已经荒废了很久的祖宅,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脚踹开了门。

“吃什么?你想吃什么?只有几粒米的稀饭加野菜?还是窝窝头?”说着,桂花一把将被子什么的放在了屋里的桌子上,开始收拾起来。

说是祖宅,其实只是一个大一点的屋子而已,里面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因着祖上还是小有积蓄的,建造屋子的材料都还不错,只是里面实在是破旧。桌子也有一条腿是短的,桂花将东西放到桌子上,擦了擦汗,这才开始休息。

“你还嫌弃?现在,恐怕是连稀饭野菜窝窝头都吃不起了!”桂南狠狠的瞪了桂花一眼。

“嘿!那你就准备一直被张天凤欺负?”桂花看着他瞪自己的模样还挺有意思,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还直呼张天凤的名字,反正都离家了,就算叫了她也听不见。

桂南不忿,一把拍下桂花的手,“她还能一直欺负咱们不成?我说了多少遍,等我成年了,找了好活计,就能养活你们!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桂花再一次翻了个白眼,“我听话?当初她可是要把我卖给牙婆子的!你也让我听话?”

牙婆子是专门找农村的长得可人的姑娘去大户人家当丫鬟的,要是运气好的,能混个小妾,遇到脾气不好的人家,说打死就打死,村里所有的小姑娘都怕牙婆子。

当初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张天凤正准备把她卖给牙婆子,还是她机灵当场装疯卖傻才逃过一劫的。

桂南听到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桂花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惹来一阵怒视。

“什么小小年纪!我才比你小几个月!”

“那也是小!”

“姐,我饿……”两人的拌嘴被一道糯糯的声音打断,桂花看着站在一旁可怜巴巴的桂青停住了嘴,蹲下了身子和他平视,笑了笑。

“想吃什么?姐给你做。”

“我……”桂青低下头,一张蜡黄有些营养不良的小脸,显得眼睛更大,“我想吃姐姐上次做的鸡。”

鸡?

桂花拧眉。

“嗤——”桂南在一旁冷嗤了一声,一脸鄙夷的看着桂花,“青青想吃山上的乌鸡,你不是能吗?倒是做啊!”

“额……”桂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心里的别扭,对着他一阵挤眉弄眼,“那乌鸡我又抓不着,你抓鸡的本领那么大,你去呗?”

桂花这么低三下四也是有原因的,山上的野山鸡都是会飞的,一飞起来就抓不到,偏偏那些鸡一见到她就飞,还特嚣张,每次都把她气的够呛。

但桂南不一样,甭管是空中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哪怕是水里游的,只要他动手,没有抓不到的,只要一根削尖的细长木棍,一插一个准!

桂南一脸鄙夷的看着桂花,却见桂花舔着脸讪笑,嘴角都快咧到耳丫去了,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我去。”

“我也去!”桂青抱着桂南不撒手,一张小脸满是雀跃。

桂花有点不放心他俩,本来是要跟着去的,但桂南愣是把她给拦下了,让她好好收拾家里,等着他回来,倒是有点老夫老妻的样子。

这件祖宅其实还是不错的,如果忽略快要遮不住风雨的棚顶的话。

不到一个时辰,桂南就抓了三只鸡回来,两只公的一只母的。

桂花乐的嘴都合不上了,“呦呵!不错嘛!”

“那是!我可是你男人!”桂南说着,一脸得意。

桂花有些憋不住笑,但还是点了点头,心中却忍不住腹诽,小屁孩,懂什么?

桂南好像看出桂花敷衍的样子,皱着眉一脸严肃,“别笑,我是认真地!”

“嗯嗯。”桂花点头,看着桂青兴奋的样子,笑意不减,这俩孩子从小就生活在后母的压迫下,好不容易分家独立,可以解放了,她也不想扫兴。

“我去给大伯家送只公鸡去!今晚把另一只公鸡炖了,然后母鸡留着下蛋!”说着,桂花拎起一只鸡就往外走,身前却突然多了个小小的身影。

桂青撇着嘴,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的说道:“为什么要送人?我们自己留着吃不好吗?”

桂花愣了一下,随即就淡然了。

对于桂青这点小心思她还是能理解的,毕竟每天只只咸菜窝窝头长这么大,早就营养不良了,面对好吃的也馋的紧,自然舍不得送人。

桂花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青青不想让阳哥哥吃好吃的吗?”

“我……当然没有……”桂青撇着嘴,一脸委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桂花手里的鸡。

“乖,阳哥哥经常给你送好吃的,现在咱们有了好吃的,也要送回去,你说对吗?”桂花继续哄着,桂青现在年纪还小,要让他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对……”桂青点了点头,终于收回了目光,却恋恋不舍的看着桂花,“那你要快点回来啊……”

“嗯嗯,放心吧!”桂花笑了开来。

大伯叫桂一海,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叫桂阳,经常照顾他们,女儿叫桂月,也是待嫁的年龄了,一家四口都是本分人。

大伯家离这不远,不一会就到了,已经黄昏了,一路上有很多从田里回家的汉子,也有坐在院子里聊天的女人们。

“呦!花花,这又是你家男人抓的?他可真厉害!只是你们分家了,就指抓鸡过活?”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引得一片哄笑声。

以前的桂花老实的紧,遇到事了也不说,只有被欺负的命。

桂花也不在意,“怕是真的要抓鸡过活了!只是不知道你家汉子输的钱还完了没?我劝你还是上点心!免得把房子都抵押出去,到时候连鸡都吃不成!”

说话的人是何家的小媳妇,家里汉子最爱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又喜欢赌,没钱了就打她,不过她一点都不同情这小媳妇,平日里说话嘴像棉裤腰似的啥都说,没少得罪人!

又是一阵哄笑声响起,那小媳妇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狠狠的瞪了一眼桂花,转身走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田园异能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