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落日监狱

这是我的  证件。”边说木新边掏出证件:“因为,希望能你配合好  ,让我们看下都有什么东西。”  “哦,这个我明白,报纸都说了,家住连理村的县长  死了,而已,查货这个总不太好吧,都包装后着,都是  些家具,包装后着,磕掉漆就大麻烦了。按现在的的人的“你好,打扰下,请问这是连理村吗?”这人40岁左。...

血祭黑色

推荐指数:10分

《血祭黑色》在线阅读

  第二章落日监狱

  介青和木新就站在原地等着,因为他们感觉到,那个

  身影是朝他们来的。待那个身影走近。

  “你好,打扰下,请问这是连理村吗?”这人40岁左

  右,高大健壮。

  “是的,请问你是谁?”木新接口到,他知道介青不

  喜欢多说话,尤其是和陌生人,用介青的话来说”你

  不值得我开口。”。

  “我是达美百货商城的。这里有人定了货,我来送货

  的。”

  “好的,不过,这里出了命案,我是警察,这是我的

  证件。”边说木新边掏出证件:“所以,希望你配合

  ,让我们看下都有什么东西。”

  “哦,这个我知道,报纸都说了,家住连理村的县长

  死了,只是,查货这个总不太好吧,都包装着,都是

  些家具,包装着,磕掉漆就麻烦了。按现在的人的做

  法,肯定要退货,还要赔偿。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这人皱着眉头埋怨着,还从口袋里挖出包红杉树:

  “这样吧,我把货单给你看吧。警察同志,帮个忙吧

  ,来,抽根烟。”

  “烟就不抽了,不过,你的货呢?”木新拒绝了。

  “就在那边路口。”

  “带我们过去看看吧。请配合一下。还有,怎么称呼

  ?”

  “叫我毛大就可以了,警察同志,跟我来吧。”

  随着毛大来到货车前,是辆东风大卡,还有5个人守着

  那,都显的相当剽悍。

  “你去把货单给我看下。”木新实在叫不出毛大这个

  名字,所以干脆就省略了。

  “好的,警察同志,你等一下。”毛大说完就会驾驶

  室和一个人商量了下,拿着一本单子走了过来。

  然后又是一番说辞,边说,边指给李木新看,不过单

  子里有两样是吴起志定的,一样是楠木沙发,一样是

  镜子。

  终于,太阳唤来了晚霞。街头一家咖啡馆,介青和木

  新坐在靠窗的角落。

  “木新,明天我们去看下吴起志的母亲吧。”介青望

  这窗外来往的人群。

  “嗯,抓紧时间吧。今天一点线索都没。”

  “其实,我有个办法,至少可能有点线索吧。”

  “哦?那说说看,我知道,你不说没把握的话。”

  “嗯,不过,是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

  “这里好像没什么人吧。”确实,四周人不多,也是

  介青特意挑的,数瓦的灯光照的卡座幽幽森然。

  “算是习惯,坐我的车吧。”介青结了账就和木新在

  马路上兜圈子。

  明水大道上,此时,夜幕已经挂起。介青的车以一个

  稳定的速度潜行在黑暗中。

  “这样总可以说了吧。”

  “好吧,其实也很简单,只是做起来麻烦。你想,如

  果我们的假设(凶手藏在厕所)成立的话,那他也要

  出来吧,而你肯定比他出来,只要把在你之后出来的

  人查一遍应该有些线索。”介青很理所当然的说到。

  “我怎么知道有谁是在我后出来啊,最多能认出几个

  ,这样漏洞就比较大。”

  “那就全叫来互相指证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

  “行,这个方法暂做保留。如果半个月内没其他办法

  就只能这样了。”也算是找到了一种方法,木新稍微

  松了口气。

  “对了,你们有没有找到贺礼单?”

  “有,干嘛用?等等,你是说……”木新好像想到了

  什么:“凶手混在送礼的人中间?”

  “肯定的,凶手要把炸弹带入现场,这个方法最容易

  。”

  “行,那我先派人把贺礼单上那些人给盯住。”

  已是8点了,介青和木新也散了,次夜本是如往常一样

  的,凉,但忽然飘起了细雨。介青开车行驶在雨中,

  他要去敬老院,去看那个人。但得知她已被送入精神

  病院了。听说精神病一夜间就加重了,晚上抱着电线

  杆子偏说是自己的儿子。介青也只好打消单独探访的

  念头,便回家了。

  翌日,被雨淋湿的早晨很宁静,但今日的早报像是投

  进古井中的石头,激起了浪,A1面,头版头条,被杀

  安华县县长吴起志贪污**的证据,据报社说是神秘

  邮件,而且邮件附带一份信,说愤怒的火焰不会停息

  。一时间,全县议论纷纷,有人说凶手是英雄,有人

  说那是个人主义,总之褒贬不一。

  介青在一家早餐店边吃早餐边看报,他当然看到头版

  头条了,但也没在意,翻到后面看到,《落日监狱越

  狱事件》。落日监狱,斥资巨大,仿照美国北支流监

  狱而建,电子管理,可以做到1人管理全狱。防空对地

  设施一应俱全,对就是这么霸道,但这里只关押特别

  犯人和有地位的人,里面的待遇也相当好,完全超过

  中国内地的五星级宾馆。但就在昨晚那个细雨微飘的

  夜晚,居然有人想越狱,当然,结局很显然,越狱之

  人是死的不能再死,据说,那晚的数百位看守者不是

  在睡觉,就是在打牌,人都没怎么动,越狱者就死无

  全尸了。

  看着报纸,介青笑了笑,吃完早餐,正好李木新也到

  了,两人就直奔敬老院去了,木新不知道老太已经送

  精神病院了,介青当然不会对他说,昨晚独自去探访

  过了。

  再得知她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木新和介青又调转车头

  直驶精神病院。一路上很安静,木新好像被周围的景

  色感染了,不敢打破诡异的安静,虽然雨在昨晚就停

  了。到了精神病院,木新终于是忍不住这诡异,上了

  个厕所,缓解下。

  在医生的带领下,介青和木新找到了在发呆的她,坐

  在轮椅上,望着窗外。

  “陆双琴,有人来看你了。”医生在她后面拍了拍她

  肩膀。

  “嘘,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她脸上的表情突然

  的丰富了。然后又转头望着窗外。

  “医生,她,很严重?”木新讷讷的问道。

  “不严重,昨天有个严重说昨天下的雨会把他冲掉的

  ,然后就把自己绑在窗户上了。”

  “…………”木新一阵无语,总算证明了件事,这里

  确实是精神病院。

  介青手撑在窗沿上,侧身看着陆双琴,淡淡的说道:

  “我想和你说说你儿子的事。”

  听到这话,陆双琴的眼中闪过一丝波动,虽然只是一

  瞬间,当然逃不过介青的眼睛。

  介青脸上闪过一丝笑,对医生说道:“让我和病人单

  独谈谈吧,我想你们有监控房的吧?”

  “这个,恐怕不太行。你们是她的亲人吗?”

  “木新,这个就交给你了”

  “还咧,那个,医生跟我来下。”木新带着医生走的

  稍微远点后,木新拿出的警察证,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

  监控室。介青和陆双琴对坐着,木新坐在介青旁边。

  “你是装的吧?”介青打破了沉寂。

  “……”陆双琴没说话。只是手攥的紧了些。

  “不用装了,你刚才已经露出破绽了。”介青停了下

  来,仿佛在等她的回答,对面却迟迟没有声响。

  “看来,你还是不想承认啊。那我来帮你说你不承认

  的原因吧。你是不是怕以后没人照理你的生活,装疯

  在医院至少不愁吃穿。你的亲戚也不敢来帮你,怕被

  案子牵连?是么?”

  “别说了,你说的没错。”陆双琴终于说话了。

  “也许,我们可以帮你找出凶手,希望你配合下。”

  有介青的时候,木新基本都是木头人。

  “你要我怎么做。”陆双琴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妥协

  了。

  “你80大寿怎么不在酒店过?非要在农村过,按吴起

  志的性格来看,不太符合啊?”

  “这是我要求的,在酒店摆个几十桌,肯定要被媒体

  报道,然后上级来查,他就个县长,不大也不小。”

  “哦,这样啊,对了,昨天有人来送家具了,你家定

  了一套楠木沙发,还有一面镜子?”

  “是的,客厅的真皮沙发被香烟烫了个洞,他说要换

  掉,镜子么,楼下厕所里的的镜子莫名其妙的碎了,

  他又定了面。”

  “谢谢你的配合,作为你报酬,案子交给我们吧,你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木新,你去帮我问问医生有没

  有水,拿点来。”

  “好。”木新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几年来的交往,让

  他选择了信任。

  木新并没有去拿水,他直接去停车场等介青了,还发

  了条短信,让他办完事就直接去停车场。

  15分钟后。介青和木新开车出了精神病院,路上还是

  凉凉的,依旧诡异,而且,别来之前更诡异,介青也

  察觉到了,只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一时也想不起。车

  就这样行驶在诡异上。介青也不知道去哪,看见路口

  就拐弯,这样开了好几个路口,当离城区越来越远时

  ,木新拍拍了介青:“喂!介青,你要去哪儿?往哪

  开啊?”

  “什么?怎么了?”从沉思中被叫醒,介青不免一个

  机灵。

  “你不会是疲劳驾驶吧,还好没出事,不然啊,又是

  一件案子。”木新当然不知道介青的车有个特别强大

  的功能——自动巡航。不然,以介青这样易思考的性

  格,带十张桃都不够救的。

  “对了,木新,这路是不是去连理村的?”

  “你不是有GPS么?你自己看看啊。”

  “我一直不认为这东西有什么用啊。”没办法,人家

  介青的车都自动巡航了,拉客的司机伤不起啊。

  “我们再去躺连理村吧,再去看看现场。”

  “不用了吧,现场早被收拾了,该记录的都记录了。

  要什么直接去警局吧。”

  “你不早说啊。还要掉头。”

  “你不早问啊。你个SOHO,不在乎这点钱吧?”

  没热几分钟,有冷了下去,好像被风景同化了,安静

  的飘到警察局。翻开记录,介青仔细的看了起来。猛

  的,介青一拍桌子,激动道:“我就说有地方不对啊

  。”

  “怎么?介青,有什么发现?”

  “木新,你看这里,上面说,现场满地碎玻璃和碎镜

  子。”

  “嗯,有什么问题?等等…………陆双琴说,镜子早

  就坏了,还没装上去,怎么可能会有镜子的碎片?”

  “你也看出来了啊。那么说镜子是凶手带进去的?难

  道,凶手利用镜子遮挡的?不过……厕所就这么大,

  不太可能啊。”

  “总算有点线索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血祭黑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