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事发

  连理村,不大的村庄,却是安华县县长吴起志的老家  ,今天是县长老母亲的80寿辰。  夜幕已悄悄拉起,连理村却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好  像是沉默在大海深处的一颗夜明珠,透着诡...

血祭黑色

推荐指数:10分

《血祭黑色》在线阅读

  连理村,不大的村庄,却是安华县县长吴起志的老家

  ,今天是县长老母亲的80寿辰。

  夜幕已悄悄拉起,连理村却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好

  像是沉默在大海深处的一颗夜明珠,透着诡异。介青

  吸了口烟,抬头望着远方的黑色,忧郁着,像是阴影

  中的刺客,他本就不适合这种喜庆。介青旁边站着他

  的好友,李木新,是安华县公安局的大队长,任职5年

  ,破案无数,人送外号“犯罪无路”。很多人都不知

  道,李木新破案的关键是有个朋友,当然,他自己也

  不是水货。

  “介青,我们过去喝点吧,顺便讨论下左桥杀人案的

  事情。“李木新抖掉衬衣里的晚风。

  “你去吧,我不太喜欢县长,等级太高了。”介青丢

  掉手中的烟蒂,看着残缺的月亮。

  “好吧,你就先看看夜景,知道你喜欢精神食量“说

  完,李木新就走了,还接了句”好像过会有烟花表演

  ,花了几万啊,不要错过啊“

  “烟花表演?水月镜花,死无人惜,照殇人颜。“介

  青浅浅的说出这几个字。黯然后的眼神又淹没在银河

  里。

  前来道喜的人也相当多,智者都知道,更多的是商业

  利益,你给我钱,我便给你签字,有时候,县长的签

  名比明星的更值钱,至少,吴县长的字有这水平。来

  攀关系的,来捧场的,都带着大大小小的礼物,香烟

  是最多了,一条一条的,烟盒里装的什么也就不说明

  的,大家都知道的。

  宴席在这欢快的气氛下进行着,虽然心怀鬼胎,但不

  妨碍他们捞钱。

  直到8点多,豪华的烟花表演如时开场,各种绚烂在天

  空死亡,吴县长推着坐在轮椅里的老母亲,看着烟花

  表演,满脸油光。整场烟花表演持续了近10分钟,激

  荡的烟花把宴席气氛推向高潮,各种欢呼声,惊叹声

  。但没有人注意到,吴县长不见了。

  直到返席才发现。不过也没有人在意,随便叫了个人

  找了下,也就各自自导自演了。

  李木新难得逮着个机会喝酒,怎能不尽兴,喝到微醉

  也就停了,作为大队长,是必须要有自制力的。又多

  喝了几口醒酒茶,就去厕所了。结果厕所已被占用,

  李木新无奈的等了一分钟左右,见还没反应,感觉到

  自己下面要把持不住了,那哪能啊。本来就喝了点酒

  ,猛的一脚踹开了厕所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清醒了—

  —吴起志死了。地上还有着大滩的血液,安静的书着

  恐惧与不甘。职业的本能提醒他打电话回警局,这时

  ,外面突然传来巨大的声响,摆在几个地方的几条香

  烟爆炸了。轰隆声中,部分房屋被炸毁,死神收割着

  残缺的生命,人群慌乱了,谁推到了谁,谁践踏了谁

  ,谁抛弃了谁,四处奔逃,人性在这一刻肆虐的张扬

  。李木新努力的疏散着人群,还好,爆炸只有一阵,

  当然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有下一阵。

  介青还是站在那个树下,看着哭泣的人群,微微的笑

  着,月光下的树荫照的笑容很诡异,也许是种满足?

  李木新疏散人群后,努力的寻找着介青的身影,他知

  道,如要尽快破案,就需要靠他,吴起志的死才是自

  己要面对的问题,炸弹袭击中丧命的人与他没关系,

  虽然不是他本意。边打电话边寻找着。不一会而便开

  了好几辆警车和救护车,而介青和李木新就在那片树

  荫里。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转喜为丧,白发送黑发。吴起志死了,便没人来管今

  日的寿星,也许,明天政府会来安慰一下这位老人,

  但那也只是形式,等待老人的,不会是很好的明天。

  翌日,连理村成为各大媒体记者欢聚的胜地,但死的

  毕竟是县长,在大量警察的保护下,记者也没拿到什

  么有价值的资料。

  安华县警察局,李木新还在整理左桥杀人案的资料,

  这个案子几乎是破了。整理完资料,李木新便叫过来

  几个警察,分配了下抓捕任务就去了趟厕所,回到办

  公室,发现桌上多了个文件袋。

  “该来的还是来了”李木新叹了口气,他知道,这肯

  定是关于吴起志被杀案的事。

  坐下来,喝了口水。就拆开来看了。

  五分钟后,李木新已眉头紧皱。埋头趴了半天,终于

  掏出电话,拨通了介青的号码,他很庆幸有介青这个

  朋友。

  瞰江公寓,介青坐在阳台旁边,就这么席地而坐,望

  着远处,时不时敲击几下键盘,写下几行东西。突然

  ,静幽的客厅传来一阵音乐,诡异的流畅,好像是《

  夜的第七章》。介青拿起了电话,是李木新的呼叫。

  “喂,怎么了,木新?”

  “你何必明知故问呢?上头来任务了,说要在一个月

  内查出真凶,还说升不升职就看这一次,哎。”对面

  传来一声叹息,若有似无。

  “嗯,出来说吧,你请客,老地方,没问题吧。”

  “好,那么等我下班。”

  挂了电话,介青又回到阳台边,重复着刚才,那里的

  时间好像没断过,那个电话好像不曾响过。

  渐入傍晚,残阳如血,大街上攒动的人群,夹杂着罪

  恶,一切都进行着。

  介青和李木新在一家不大的餐馆吃完饭,便坐着介青

  的车沿路而行,他们当然不会在饭店谈论那些事。迎

  着晚风,他们驶入夕阳。

  “对了,木新,你把发现尸体时的情况跟我说下。”

  马路上人流渐渐稀少了。

  “嗯”李木新整理了下思绪:“我当时准备上厕所,

  没想到有人,就敲门等了一会,没什么动静,实在憋

  不住了,我就把门踹开了,接着看到吴起志死在血泊

  中,当我想要联系局里时,外面就爆炸了。然后我也

  就冲出来了,接着疏散人群。大概就是这样了”

  “那时厕所里还有其他人吗?”

  “虽然我当时喝了点酒,但确实没看到人。

  “现场查过了么?”

  “嗯,看过了,没什么发现”木新又补充了几句:“

  对了,伤口鉴定出来是心脏动脉被一刀割断,也导致

  了大面积的血迹。”

  “那么,肯定是他杀了?”

  “这个还是能肯定的。”

  “厕所有窗户吗?”

  “有是有,只是,窗户有铝合金护栏的,不可能有人

  出去和进来的。”

  “门也是反锁的,这么说,还是密室杀人?”

  “可以这么说吧。”

  两人都沉默了…………

  “我觉得是你没看到凶手。”介青停下了车,望着微

  墨的天空,淡淡的说到:“明天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

  “嗯。这个没问题。”李木新点了一支烟。

  看这李木新潇洒的吐了个烟圈,介青突然问道:“你

  当时不是要上厕所的么?后来怎么解决的?“

  “呃……我也不清楚。“李木新很认真的思考:”当

  时一紧张可能忘了吧。“

  一夜无话,一夜貌似安静。

  黎明破晓。介青和李木新又回到了连理村,此时的连

  理村已不复昔日的安宁,空气中游荡着恐惧,浅浅的

  马路了无人烟。

  现场已被封锁,李木新带着介青进入现场,房屋有有

  小部分被炸毁了,满地玻璃碎片和深黑的血迹,砖块

  大多被清理了,毕竟,其他遇难者对一些执行者来说

  并不重要,但也要找到尸体啊。

  来到那个厕所里,不大,地上是白色粉末描的轮廓以

  及血液驻足过的痕迹。里面设施也相当齐全。四周雪

  白的磁砖墙,唯独被震碎的镜子在墙上的斑驳显的不

  和谐,窗户确实有防护栏,但玻璃也震碎了。再看了

  一会也没什么发现,介青和李木新便走了。

  “对了,木新,吴起志的老母亲现在何处?”

  “哦,好像听说是被送到了省里的敬老院。怎么你找

  她有事?”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老人家没什么事吧?”

  “能没事吗?神经可能出了点问题,现在有人监视着

  她,看看是不是要送精神病院”

  “很正常,抽空我们去看看她吧。”

  “也好,不过她最近很精神。“似乎感觉到自己说错

  话了,李木新立刻转移话题:”介青,你能破这案子

  吧,我好像不太行啊。“

  “我哪知道,密室杀人,你当三国杀,内奸只会在五

  个人中啊“低头想了会:”很明显啊,炸弹的目的是

  掩人耳目,凶手趁乱逃走。可是炸弹为什么会在你踹

  开门的时候爆炸?“

  “我想不会只是巧合,难道说,凶手看得见我?”李

  木新一惊。

  “可是凶手完全可以提前引爆炸弹,一样可以逃走,

  何必等到你踹开门呢,这么看来,答案显而异见了”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你是说,凶手就

  在厕所里吧?”

  “是的,否则无法解释,除非是巧合。至于怎么藏起

  来我就不知道了。”

  介青和李木新都在思索着,有了思路,就有了目标,

  又顺便回现场看下了,还是没发现什么,到下午2点多

  ,当他们决定离开连理村时,村头路口出现了一个身

  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血祭黑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