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风习习,林晚双手提着裙摆,步伐艰苦的往别墅走去,余光看向院子里适当修剪花草的佣人,抿着唇一句话未说,这些她在来的时候了预料中到,并不在乎。偌大的别墅,她走了足足十偌大的别墅,她走了将近十几分钟,上了台阶,这才松手擦了擦汗。。...

凉风习习,林晚双手提着裙摆,步伐艰难的往别墅走去,余光看向院子里修剪花草的佣人,抿着唇一句话未说,这些她在来的时候已经预料到,并不在意。

偌大的别墅,她走了将近十几分钟,上了台阶,这才松手擦了擦汗。

喘了口气。

“林小姐,你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这边请吧,”一身穿制服的男子上前,面无表情道。

林晚唇角带着淡淡笑意点头:“谢谢。”提着裙摆跟着他上了楼。

她一走,身后的佣人走近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这女人也真是够沉得住气啊,敢一个人来,你们说少爷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女人。”一年龄偏大的佣人说。

“谁说不是呢,为了嫁给少爷不惜下药,真是够下贱的。”

“哎,就是可惜了染之小姐,名门闺秀,和少爷天作之合的一对,哎,可惜了。”

一年龄偏小的斜眼看向上楼梯的人,故意将声音放大了几分:“我猜过不了多久,少爷就会和她离婚,娶染之小姐进门的。”

林晚垂着眼眸,唇角的笑泛着淡淡冷意,是啊,这一天也许很快就会来吧。

当踏入原家别墅,她就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对于这些议论以及嘲讽,若是以前她可能还会介意,影响情绪,可现在听多了,内心也坚强了,自然就无关痛痒。

三楼拐角。

制服男子打开门,眼神冷淡的看着她:“你住在这里,里面有你的换洗衣物。”书说完便从屋内退了出去。

“嗯。”她淡淡应了一声,目送男子离开,进去关上了门。

神情有些疲惫的靠在门上,视线扫向屋内摆设,小小的一间屋子,除了一张床,和一破旧的桌子和柜子,在往里面小门是一间浴室。

淡灰色的床单垂在地上,上面整齐的放着几套衣服,走近翻开。

“佣人啊。”她低声呢喃,这几套衣服和楼下议论她的那些佣人衣服一模一样,原琛,你还真是无时无刻的变着办法羞辱我啊。

嫣红的唇角划过一抹苦涩的笑,拿了套衣服进了浴室,手刚碰到婚纱的拉链,腰部刺痛,忍不住蹙起了眉,很痛,痛的浑身都有些麻木。

艰难的脱下婚纱,透过镜子看向后腰,只是青了一块,没有破皮。

不然碰到水就会发炎了,抬眸,望着镜子里泛红的脸颊,还好刚才在医院抹了药,不然这会更严重了。

但这一巴掌,可以救妈妈的命,值了。

只要是为了妈妈,哪怕原家是深渊她也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林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勾了勾唇,暗自打气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想到原琛,这会儿应该在医院贴心的陪着林染之,今天应该不会再碰面了,以后,她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

她关上水阀,弯腰试了试水温,抬腿进去,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埋在热水里,炽热的水温包裹着她冰冷的肌肤,慢慢回暖,包括内心的冰冷,也缓和了许多。

闭着眼,放松紧绷的神经,享受这一刻的温暖和平静,

正当她低头将脸埋进水里,浴室的门突然响了起来:“咔”一声,猛的睁开眼,扭头看过去,正对上一双深邃冷冽的黑眸,下意识的抱着肩往一旁移动。

惊恐的看着他。

“你……”

抬手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胸前,因为热度过高,脸上泛着淡淡粉色。

“你怎么回来了?”她记得自己进来的时候随手锁了门的,而且他这会不是在医院陪着林染之吗,怎么会回来!

原琛语气冷漠:“林晚,这是我的地盘。”低哑的嗓音泛着冷意,面若冰霜。

林晚被他冷厉的视线看的头皮发麻,慌忙移开视线,双腿圈起来,白皙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浴巾裹着自己,嗓音带着颤音:“那你能不能先出去,等我洗完澡……”

话未说完,就被他冷声打断。

“呵,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出去,嗯?”原琛说着大步来到浴缸旁,弯腰一双黑眸如同黑夜里的孤狼一般盯着她的脸庞,修长的手指扣着她的下巴,用力让他对视着自己。

林晚慌乱的往后退,垂着眸。

原琛看着她的动作,视线停留在粉嫩的唇上,眸子加深,快速移开,薄唇勾起一抹轻蔑的笑:“现在躲是不是太迟了,你忘了你那晚是如何下贱的缠着我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掠心总裁求离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