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一场婚礼,名声扫地(下)

众人听见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的,一身着浅咖色大衣,手腕商挎着黑色提包,浑身着戴珠宝光气,年龄四十岁左右的贵妇,表情温怒,眼神锋利无比的看向台上的林晚。林晚侧着身子,垂林晚侧着身子,垂眸,她不回头,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众人听到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一身穿浅咖色大衣,手腕商挎着黑色提包,浑身穿戴珠宝光气,年龄五十岁左右的贵妇,表情温怒,眼神锋利的看向台上的林晚。

林晚侧着身子,垂眸,她不回头,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该来了还是来了,手指撰紧捧花,她今天不想惹事、浪费时间,转身看向怒气冲冲走过来的妇人。

话到喉间,刚要开口,眼前就闪过一抹黑影,紧接着一巴掌就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啪!’一声,大厅顿时寂静下来。

林晚眼前一黑,后退了一步,腰部用力地磕在了一旁尖锐的台子上,顿时刺痛无比。

“林晚,你以为你设计嫁给了原琛,就能高枕无忧了?你害我女儿到现在昏迷不醒,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杀人凶手!我一定会让法律制裁你,将你绳之以法,让所有人知道你是个蛇蝎狠毒的女人!”妇人不顾形象的大喊。

在场的都是云城豪门,她就是要让林晚在这个圈子彻底毁了,名声全无。

林晚怎不知她是故意的,仰着下巴辩解:“根本不是我做的,你凭什么……”

话未完,妇人就抬手扯过她手里的捧花,扔在地上,用脚碾碎花瓣,红着脸怒斥:“不是你还会是谁,你不就是为了嫁进豪门,毁了我女儿,费尽心机爬上原少的床,逼着他娶你,真是下贱,你就算嫁给了原少又如何,他心里只有我女儿,你不过是个心机深的下贱货!”

恶语谩骂,底下人吃惊不已。

林晚听着她的辱骂,垂眸冷笑。

他们是发生了关系,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愿意的,就因为和他发生了关系,才没办法只有嫁给他才有钱给妈妈治病。

她现在只能忍,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恶意辱骂。

妇人不解恨,各种难听的话出口,底下人实在看不下去,将她劝阻离开,众人看着新娘狼狈不堪的模样,有同情,有厌恶,和痛快。

一场婚礼,如同闹剧一般上演,众人想走,可奈何原少的助理在一旁镇场。

只能笑着看完。

林晚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挺直腰背,一个人面带浅笑将这场没有家人祝福,没有新郎的婚礼继续完成下去。

婚礼结束后。

林晚全然不顾的提着婚纱裙摆往外跑去,丝毫未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和评价,来到门口抬手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新娘离开了,贵宾席上的众人也陆续离开。

“今天发生的事,该说的不该说的,不用我一一嘱托了吧!”

江助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扔在桌子上,眼睛直盯着眼前这群饿狼。

可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却全神贯注的望着那沓子设法多捞的钱数里面。

在场的众人不是傻子,不会为了一个头条而得罪原氏集团。

记者离开之后,江助理得到了刚才婚礼的录像,手里拿着手机,却有些局促不安……

半响电话那边接起,传来一声问话,

“婚礼进行怎么样了……”

“原少,婚礼视频已经发到您手机上,只不过......”江助理稍有犹豫,迟迟没有开口。

“只不过什么!”原琛眼眸暗暗,他最不喜欢听人这样的语调。

了解原琛的性格,江助理的话立马跟上。

“刚才林夫人来大闹一通,扇了少夫人一巴掌......”江助理话说出,静等着对方回答。

“我说过,她不是少夫人!”低沉的声音传来,江助理身体不由一颤,刚准备解释什么,对方早已没了声响。

挂断电话,原琛想着刚才助理说的话,转过身,看着照片上笑魇如花的染之,眼眸不由得暗淡下来。

另一边,林晚根本不知道后续的事情,她穿着婚纱,从车上下来,顾不得裙摆是否被路面滑坡,匆忙拽起一角,往医院跑着。

新娘的装扮,早已变脏的裙摆,加上林晚脸上还清晰可见的巴掌红印,恐怕没有人会不在意眼前这个女人。

可林晚却全然顾不得这些,只是轻车熟路的来到主治医师所在办公室。

此时的医生正看着林晚母亲的报告皱着眉,听到急促的呼吸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嘶……你的脸怎么回事?”主治医生抬头见她气喘吁吁的,眉心紧锁。

一眼就注意到了。

林晚摇了摇头:“我没事,医生,我妈妈的医药费到账了吗?”语气迫切的问。

医生点头:“已经到了,我这边也给你妈妈用了最好的药,但……”

她听到这句话,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松懈的余地,暗沉的瞳孔也有了淡淡色彩,手臂撑在桌上,有了钱,妈妈的病就能治好了。

“但是这些钱,也只能够用几个月的,而且你妈妈的病情……”医生想说让她放弃,可却又不忍心这样泼她冷水。

医生的话,不用说明白,林晚也是知道,这是个无底洞,可从她打算跳进去的那一刻开始,脑袋里只想着把它填满……

“您放心,我一定会弄到钱,您就用最好的药就行。”她说。

林晚知道妈妈的病很严重,但哪怕有一点希望她也要试试。

医生见她如此,只能点头,和她聊了几句病情,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在她离开前,给配了修复面容的药。

……

医院的长廊,静谧却又让人不寒而栗,她仿佛能听到所有人掩面哭泣,看到所有家人举足无措的无助。

来到母亲所在的重症病房,站在门前,只能通过隔离玻璃微微看到里面。

在这个世上,自己最亲近的人如今却又门外两隔,就算真的像医生所说,母亲的病治不好,带来的只会是无休止的金钱损耗。

林晚也是觉得值,哪怕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直到生命终止,林晚也不会放弃。

“妈妈,我只有你了,你一定要醒过来。”说着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妈妈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软肋,唯一的寄托,她真的怕,怕会失去,怕自己最后一无所有,怕自己希望落空。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小时,没再敢多留。

按照原琛助理给的地址去了原家别墅,来到大门口,看着周围种植的昂贵花草,她不由一阵苦笑。

光是这些花花草草就够妈妈一年的医药费了,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区别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掠心总裁求离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