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家好饿的,我们去吃饭时吧,就市中心上新开的Grace西餐厅怎么样?”季晚枝抱紧厉冷玦的手臂,装出柔弱地张口。李沉南万般逼近现在的一无所有的她,除了那把钥匙李沉南百般接近现在一无所有的她,除了那把钥匙,季晚枝想不到别的理由。。...

“亲爱的,人家好饿的,我们去吃饭吧,就市中心新开的Grace西餐厅怎么样?”季晚枝抱紧厉冷玦的手臂,故作娇弱地开口。

李沉南百般接近现在一无所有的她,除了那把钥匙,季晚枝想不到别的理由。

但是这是季家最后的东西,她绝对不可能拿出来!

“都听你的。”厉冷玦颔首。

两人在李沉南不甘的目光中并肩离开,一脱离李沉南的视线,季晚枝就松开手,“今天谢谢你。”

“不客气,”厉冷玦掏出手机晃了晃,“毕竟你是我的未婚妻。”

手机上显示着录音的界面,刚才为了骗李沉南说的话全被录下来了。

季晚枝微愣后咬牙,“这位先生,我很感谢你刚才为我解围,可是也没必要这样戏耍我吧?”

“如果你不同意,我会把你告到倾家荡产去牢里体验生活,”男人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就用这段录音。”

“……”季晚枝又一次沉默了。

她虽然不认识这人,可是从酒吧里的包间就能看出来,这个男人非富即贵,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

可是她还是在招惹了。

男人的手依旧搂在她肩膀上,“刚才不是说想吃西餐?走吧。”

说完,不等季晚枝拒绝,厉冷玦强硬地把她塞进迈巴赫内。

Grace西餐厅。

以奢华优雅出名,虽然才在邺城落户不久,却已经深得上层人士的喜爱,想要在Grace吃顿午餐,至少需要提前两个月进行排挡。

正因为如此,Grace对用餐人士的要求也逐渐提高,非豪门世家或者在邺城有相当可观的资产的人,谢绝入内。

原本季晚枝开口说这家餐厅只是想让李沉南赶紧滚蛋,却没想到厉冷玦竟然真的把她带到这里来了。

香槟色的主色调,每一桌都有着单独的房间,在邺城中心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别出心裁地在每个房间内设计了室内透明花园。

季晚枝一进门,就看见了窗边的蓝色妖姬,花瓣上还洒落着水珠,诱人的香气迎面而来。

“喜欢?”厉冷玦问。

季晚枝摇头,落座餐桌,“只是觉得好看。”

比起蓝色妖姬,她更喜欢欧石楠,孤独冷艳。

而且……欧石楠还有一个花语,叫做背叛。

“没有人不喜欢美好的事物吧?”季晚枝垂眸敛住泛着冷芒的眸子,笑了笑。

望着这张和记忆中极度相似的脸,厉冷玦有一瞬间的失神。

当年她也是坐在他的对面,一手指着下巴,笑得甜美,“玦哥,你喜欢花吗?”

“我喜欢满天星,虽然很小,但是很温柔……”

她如是说,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温暖的。

回忆拉回现在,厉冷玦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季晚枝的眉眼,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人,比起她更有侵略性。

“你很漂亮。”厉冷玦缓缓地开口,指尖有节奏地轻轻敲打在桌面,探究的目光在季晚枝身上缓缓地划过。

他派人调查季晚枝,却只得出了那些表面的结果,当初在学校叱咤风云的天才金融少女,最后却只甘心在酒吧这种云龙混杂的地方做驻唱,如果说没有隐情,傻子都不信。

这就是最重要的地方,多余的东西,他竟然没能调查出来,所有的线索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断了。

季晚枝耸耸肩,目光落在妖艳美丽的蓝色妖姬上,“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漂亮。”

“像你这种身份的人,想要找个比我漂亮的女人应该轻而易举才是。”季晚枝不信。

自从季家被仇家灭门,她就不再相信任何人。

厉冷玦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就你最好。”

和她最像。

季晚枝笑了笑,“给我时间考虑,可以吗?”

她现在需要钱,很需要很需要,如果只靠自己的话,等她攒齐了医药费,可能人都没了。

沈姨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救了她,现在她不可能扔下沈姨不管,在她心里,沈姨同样也是她的母亲,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厉冷玦也不着急,“三天。”

此时,之前点好的牛排端了上来,季晚枝姿态优雅动作熟练地切着牛排,仿佛这样的动作做过很多遍了。

厉冷玦扬了扬眉,“经常吃?”

季晚枝动作一顿,尴尬地笑了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光是看可没这么熟练,”厉冷玦目光锐利地逼视着她,唇角一扯,“还是说你天赋异禀?”

问题尖锐,季晚枝抿唇笑笑,“厉总何必刨根问底,有秘密的女人更有魅力不是吗?”

一边说着,她冲着厉冷玦弯了弯唇。

吃过午餐,厉冷玦直接将她送到了医院楼下,昂贵的迈巴赫止不住地吸引旁人眼球。

季晚枝坐在车上不肯下去,“厉总,能麻烦你把车往前开些么?”

从这里下去,不是明摆着吸引旁人的目光吗?

“不用。”厉冷玦淡淡地吐出两字,率先拉开车门,“走吧,我和你一起上去。”

他也要跟着上去?

季晚枝忍住想要把厉冷玦重新塞进车里的冲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医院这种多是病人的地方,您这种千金之躯还是不要来了吧?”

对于她的这幅说辞,厉冷玦直接选择无视,长臂一伸搂过季晚枝瘦弱的肩膀,迎着旁人好奇探究的目光大步走进。

刚到病房门口,季晚枝就被医生叫住,“季小姐麻烦你等等。”

医生的脸色看上去不算太好,季晚枝心头一紧,“卢医生,请问是我母亲的病情加重了吗?”

“这倒不是,”卢海摇摇头,困惑的目光从厉冷玦的身上略过,话音也客气了不少,“病人的医药费你打算什么时候付一下?医院这里已经垫付了很久,不可能一直垫付下去。”

闻言,季晚枝有些为难,“卢医生,你看这能不能再多宽限几天,我很快就能凑齐医药费了。”

“这恐怕不行……医院不是做慈善的,要是一直让你这样拖欠着医药费,其他病人肯定会有意见的。”卢海叹了口气,颇有种意有所指的味道,“医院最多在留三天,三天后会用强制手段请病人离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的契约暖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