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仅有我们的人,并且都了到齐了。我第一次会觉得二十分钟是如此难熬,就像蚂蚁长满了你的背脊,而你却没办法一动不动,更有甚者睁不眼开。  突然间,狂风大作,天气一下子就变的铁青,船剧烈地的颤动出来,接着就慢慢的的下沉。“是现在的!”柴狗喊了一声,接着这些事我们都感到非常奇怪,但没有一个人多说,也没有时间多想。。...

维度梦魇

推荐指数:10分

《维度梦魇》在线阅读

  上了飞机以后我便睡了。到了迈阿密以后停留了三天,我们才拿到自己的行李。我不知道我们这些枪火子弹是怎么运过来的,也许是黑货船。第四天的时候,我们上了轮船,船是开往百慕大的,却没有人来检查我们的行李。

  这些事我们都感到非常奇怪,但没有一个人多说,也没有时间多想。

  忽然,阎刃走了过来,撞了撞我的肩膀,轻声说:“还有十分钟,去甲板上。”然后我们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从他身边侧身而过。

  到甲板上的时候,那里只有我们的人,而且都已经到齐了。我第一次觉得十分钟是如此难熬,就像蚂蚁爬满了你的背脊,而你却只能一动不动,甚至睁不开眼。

  忽然,狂风大作,天气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船剧烈的抖动起来,然后开始慢慢的下沉。“就是现在!”柴狗喊了一声,然后跳入了海里,我们背上行李,相继跳了进去。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仿佛能感觉周围的环境在飞速运转,尽管闭上眼,眼睛也能感觉到光的强弱。

  ……

  我像是睡了很久一样,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看着眼前陌生的树林和周围跟我一起来到这里的人。他们全部躺在地上,仿佛都睡着了。这,就是另一个维度的世界吗?

  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甚至是地上的细小的泥土和野草,都与之前的世界并无半点差别。我曾幻想过,我即将到来的这个地方,也许是一格一格的像素风一样的方块图,又或是无边无际的白色或黑色,甚至是蓝色的土,红色的树,黄色的天。但怎么就和原来几乎没什么区别呢?不过这样也好,熟悉范围。只是这里,也许会比我们之前那个地方,更加冰冷,更加无情,也更加残忍。

  我正准备叫醒其他人的时候,却看到阎刃已经醒来了,正倚坐在树下检查自己的背包。我双手撑着地面坐起来,身体却有一种撕扯着的感觉。强烈的疼痛感使我手臂忽然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拾七的手臂上。拾七痛苦的小声念叨了一句,也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我压着他手臂的头,刚开口想说什么,却看见了他紧锁着的眉。我再次支撑着身体,勉勉强强地坐了起来。

  身体的痛感让我的脑子愈加清醒。我总有种感觉,我们不是摔下来的,而是在穿过这个维度的时候被空间中不知道是什么特殊的气体或是物质穿刺全身形成的。因为本身跨维度世界就是一个逆向的行为。

  后来大家都醒了,不断地抱怨自己全身就像骨折了一样。但是我却看到阎刃和柴狗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为什么你们不痛?”拾七也很疑惑。

  “我和你们不一样。跨维度的次数越多,痛感就会越弱。像我,还有阎刃,干这档子事已经很多次了,自然也不会感觉疼。”柴狗的解释也证明了我的猜想——如果真是摔下来的,大家都会感觉痛。

  最后各自都整理过背包,看有没有缺少什么以后,大家都慢慢站起来。

  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

  一个人在不负任何重量的情况下,是没有压迫身体的感觉的。相反,东西越重,压迫身体的感觉越大。我们的背包,就算不包括手包腰包腿包,单算登山包就有几十斤的重量,可是现在为什么却像什么都没有携带一样?

  柴狗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回答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不同之处。我们背在背上的,绑在身上的,几乎察觉不到重量。但是当你把单个的物件拿出来时,比如这个强光手电,”柴狗把挂着登山包上的强光手电卸下来丢给我,我一把接住,他又继续讲,“你掂一下重量,它还是和原来一样。”

  果然,他说得没错。不过这倒是方便了我们的行动。这样跑起来,简直一点也不费力。

  “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一个地方扎营,现在这个样子谁都走不动。”说的时候,清哥已经支撑着树木站起,四处行走找一块平坦的地面了。

  小时候,李清歌就比拾七更靠谱了,无论是在说话处事,还是在险境中做事,他总是很理智,就像大哥哥一样,所以我一直都叫他清哥哥。现在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自然也不会像小时候一直清哥哥这样叫了,而且我们也是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虽然不说但是大家都懂,感情已经不如从前了,就简短的叫一声清哥。但是这一次对于他回来,我一直是很惊讶的,甚至到现在还没抽出时间来好好问一问他。

  因为当时为了简便行李,所以大家一共只准备了四间野营帐篷。分配帐篷的时候,就把阎刃和柴狗分到一起,荣哥和弐弎弎分一间帐篷,拾七和清哥许久未见了,到时候自然会叙叙旧,又怕打扰到别人,所以他们俩分了一间。而我条件就相对好一些,因为我是女的,和男人一起有很多不便因素,所以我独自住一间。

  晚上讨论守夜的时候,拾七和清哥自告奋勇地提出来要一起守夜。其他人自然是默许了,毕竟谁有着大好时间不休息偏偏要出来守夜?但是我太了解拾七了,其实他们俩就是为了聚在一起聊聊这几年的大家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真担心这样一来他们两个都不睡觉,明天还怎么赶路。

  到了守夜的时候,其他人都进帐篷睡觉了。我向来睡眠浅,到了这种地方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再加上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就干脆出去和他们坐在一起聊天。

  “真的是很久不见了,这次看到你们我也是很惊讶,但是更多的是兴奋。拾七你现在都比我高了,记得小时候你还一天到晚屁颠屁颠跟着我跑。白汐变化更大,简直从头到脚换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头发也及腰了。小时候记得你发质挺差,就剪了个蘑菇头,我到现在都记得你幽怨的表情,哈哈哈哈……”

  我很想一砖头拍死李清歌。他这毒舌迟早会断送在我手中。

  在我四处找砖头的时候,拾七连忙咳嗽了几声扯开话题:“这些年你都过得怎么样?为什么这次你回来了?而且是在探梦所?”

  “我出国以后在国外一直专心念书,我爸妈就在那里经营公司。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学校的心理学讲座上见到了徐侯源。那天本来想找他要一个联系方式跟他探讨心理学,后来他就跟我谈到了探梦所的事。我当时很好奇,就加入了,徐侯源就专门派了手下到外国来教我这些,有时候他还会亲自来几趟,但是我从来不知道有其他人。最近他跟我提到了跨维度的事,我大概了解了以后就回国了,我跟我爸妈说是回中国休息旅游两个月。但是真没想到,我能在这里遇见你们。”

  清哥越说越激动,和拾七喝了一点酒,就开始吹得天南地北。我也有些听乏了,就回帐篷里睡了。半夜一两点的时候,我又醒了。起身出去看的时候,拾七和清哥已经睡着了。

  早知道就是这样。遇见这样的发小,我也是无可奈何。我从他们帐篷里拿出毛毯给他们盖上,自己坐在一旁烤着炭火替他们守夜。

  “你去睡,我来守。”

  我回头怔怔的看着这个我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过的弐弎弎,他的举动倒是让我吃惊。不过这种事情,不睡白不睡,反正我现在还困意正浓。我没有推辞,点了点头就钻进帐篷里继续睡觉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维度梦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