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拾七在学校走了几圈,就差不多快中午了。我们找了周围一家安静的西餐厅,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便不再讲话。拾七总是说我冷漠,大概就是因为前几年的原因吧。  我是和拾七一...

维度梦魇

推荐指数:10分

《维度梦魇》在线阅读

  跟拾七在学校走了几圈,就差不多快中午了。我们找了周围一家安静的西餐厅,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便不再讲话。拾七总是说我冷漠,大概就是因为前几年的原因吧。

  我是和拾七一起考到这个城市的大学的。来的第一天,我就遇见了徐侯源,也就是我们说的老头。他见到我我的时候,硬是不让我走,说我眉清目秀骨骼精奇是个适合练武的奇才,我说他一个老头子看武打小说看多了吧。后来我就被他坑进了探梦所。这里外表看起来好像是学心理学的,实际上却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四年里,我一有空就被催着来探梦所,然后学各种关于擒拿格斗攀岩爬壁的关于武力的东西,因此我现在和刚来这里的体质不知道好了多少。探梦所里有一个机关,机关背后是一个很大的地下室,与其说地下室还不如说像个停车场。四年里我在这个阴暗的地方锻炼自己,从最开始的不喜欢到后来的习惯,真正遵从了少说话多做事,以至于现在不爱说话的性格。当然,这里每隔一段时间还会讲授一些关于野外生存或者密码机关的知识,对于体力活,我还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但是在探梦所里,唯一奇怪的是我很少有见过其他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头把我们的时间错开了,总之每次几乎都是我独来独往。哦对了,由于拾七一天到晚跟着我,他也入坑了。但是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的人来到这种地方竟然还是保持着他开朗的性格。难道是,因为他傻?

  整个下午,除了苏樾打了个电话跟我报告他到咖啡馆以外,我就安安静静的在西餐厅坐了一个下午。每当我看着拾七毛毛躁躁地,一会儿坐立不安,一会儿焦头烂额,我就知道他呆不住。然后我就会送给他一个要杀人的表情,他就会立刻安静下来,像个怕被收拾的小孩子。

  最后,我在西餐厅吃了晚饭。当然,我无视了那些服务员脸上各种惊讶的、像看怪物的表情,也无视了拾七的满头黑线。

  终于挨到六点三刻,我和拾七离开西餐厅往探梦所走着。天色已经开始有一点暗了下来,街边的路灯还没有亮,人群来来往往,仿佛都朝着一个地方涌动,又四下分散开来。人潮喧闹声,汽车鸣笛声,车轮压过路面溅起水花的声音,在耳中充斥着又忽然消失,仿佛每一天都是如此。

  推开探梦所的门,时钟正好指向七点,不偏不倚。古典的烟灰色雅阁里,墨画屏风正好挡住外面的视线。徐侯源坐在正中的位置,品着龙井。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侧坐不再空旷,而是坐着两个人。有一个穿纯白色T恤的人,看起来和我年纪相仿。而另外那人,就是我今天上午在学校里遇见的黑衣男人。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差不多了,还差最后一个人。”徐侯源笑着放下茶杯,清理着茶具。

  还有一个人?这是第一次老头开会邀请这么多人参加,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大事?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我抬头一看,这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炸掉。还记得小时候,我和拾七一起玩儿的那会儿,其实是三个人。那人是真称得上谦谦君子,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哎,总之所有形容绅士的词语都可以形容他。后来那人在十五岁的时候出国了,我和拾七就再也没见过他了。现在我无法想象,八年以后,他就站在我们面前。我和拾七面面相觑,显然都发现对方已经认出那人了。仔细想想,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就叫李清照……呸,李清歌。别问我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了还能认出他来,因为他耳后与脖颈之间有一个张牙舞爪的蝴蝶纹身。

  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李清歌走到拾七的面前,一拍他的肩膀:“拾七!”拾七立刻站起来,激动的一拳打到他锁骨上,仿佛酝酿了好久的话:“八年不见了,你小子真舍得啊!”

  我也跟着站起来,刚想开口,李清歌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目光又回到拾七身上,高兴地喊:“好久不见,你小子居然泡到妞了,而且品味还真不错。”

  ……

  我收回我之前夸赞他的话。

  “我是白汐。”我冷冷的盯着他开口,那感觉简直能把人冰冻三尺。

  “……白汐?!”我看着他缓缓张大嘴巴吐出惊讶的表情,“我小时候一直以为丑小鸭能变成白天鹅只是童话,但是现在,我看到了真人版。”

  ……

  我小时候真的不丑。

  李清歌,你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对了,李清歌是谁?

  最后还是老头子打破了僵局。徐侯源笑着说:“既然人到齐了,那么,现在我要说的事就可以开始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维度梦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