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喝着曼特宁上网吧相关资料着各地适于旅游的风景区,却听到有人推门而入。我抬起头看了几眼,目光又再次回电脑上。  “哟,早去倒不如不凑巧啊,今儿个汐姐都在啊。”我又瞥了几眼这个穿深色长外套的男人,伸出手拿过咖啡杯喝了一口,又自顾自自地快速滑动着鼠标。这是我从今天我少有时间,闲坐在店里喝着曼特宁上网查阅着各地适宜旅游的风景区,却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我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又继续回到电脑上。。...

维度梦魇

推荐指数:10分

《维度梦魇》在线阅读

  大学毕业以后,我没有去考研究生。家庭富裕,而且年轻,我不想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我留在了这个城市,开了一家咖啡店,名字叫做“原来你也在这里”,而我时常都不在店里。其实这真的只是咖啡店,甚至没有烟酒,而且位置也不是在市中区,所以店里还算冷清。我也不喜欢热闹。所以常常我把店丢给苏樾去打理,自己一个人跑到中国各地去旅游了。苏樾是个大三的帅小伙,再冷清的店也能靠他的颜值撑起来。

  今天我少有时间,闲坐在店里喝着曼特宁上网查阅着各地适宜旅游的风景区,却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我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又继续回到电脑上。

  “哟,赶早不如赶巧啊,今儿汐姐都在啊。”我又瞥了一眼这个穿深色长外套的男人,伸手拿过咖啡杯喝了一口,又自顾自地滑动着鼠标。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拾七。我认识他那会儿才五岁,我妈领着他来见我的时候跟我说这是比我大六个月的哥哥。我瞄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的说:“我是想要个哥哥,但你别找个女的来忽悠我啊。”然后拾七哭了整整三天。

  “啧啧,又是一副面瘫脸。”拾七撇了撇嘴,在咖啡馆里晃悠了几圈儿,又念念叨叨道:“咋没看见苏樾啊?这小伙子是偷懒睡过头了?哎我说白汐啊,你要开店就好好开店吧,你这样连成本都赚不回来,还给那小子开工资,倒不如跟我去我酒吧里……”

  “打住打住,”我白了他一眼,“你别神叨叨得跟老妈子似的。直说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拾七也不废话,直接从衣服内层夹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纸递给我。我打开看了看,上面只有竖着写的五个字:周七来有找。我看着他眼里略带着疑惑,不禁感叹他这些年知识都白学了,便拿着白纸走到卫生间,然后打开水龙头,将白纸用水浸湿。在拾七的惊呼中,纸上隐藏的字渐渐浮现出来:周五七点来校有事找你们。你们,无非就是指我和拾七。

  拾七看了看白纸以后,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我靠,这老头是想玩儿我吗?不就是周五约我见个面,用得着用这样‘高智商’的方法考我?”

  我现在真是找不到确切的形容词来形容拾七了,只得耐心地跟他讲:“老头这么做,就说明了隔窗有目。”然后我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他:“这张纸条老头多久给你的?”拾七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吐出三个字:星期一。我好笑地问他:“那你知道今天星期几吗?”这时拾七才如梦初醒,立刻伸手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七点四十了啊!但是,老头说的是早上七点还是晚上七点呢?要是早上七点,那我们已经来不及了啊,老头最讨厌迟到,他会不会杀了我们?……”在拾七无休止地念经中,我慢吞吞的喝完了曼特宁,又慢吞吞的关了电脑,最后慢吞吞的换了件衣服,放好了东西,问他:“可以走了吗?”他一愣,意识到我一直没有听他讲,却又不能奈何我几分时,才一脸沮丧的走出店门。

  我锁好了咖啡馆的门,给苏樾打了个电话让他晚点来咖啡馆,才打车去大学。期间,拾七一直说我拖时间拖到了八点多,要是真的被老头杀他就跟我没完。然而事实是,我们进了大学拐到老头实验办公室门口给他打电话时,他却一本正经地问我们:“不是说好晚上七点吗?我现在正在公园里喝早茶,你们先自己玩着,晚上探梦所见。”然后匆匆挂了电话。我仿佛听到了他那边打太极的声音和拾七的咆哮。

  离开大学那么久,又闲来没事,我和拾七只能在校园里瞎晃悠。偶尔还能看见几个小学妹脸上红扑扑的对着拾七指指点点,我真是无法吐槽现在女生的审美。就在拾七满脸骄傲的时候,我看着迎面走来了一个一身黑衣,背上背着个巨大登山包的男人。他的头发有点儿长,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皮肤有点惨白。走近的时候,他忽然停住,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从我身边走过。我有点好奇,回头看了那人一眼,他背上的登山包旁还挂着一把修长的类似剑一样的东西,看着都觉得重。细想了一下,即使在早晨看着,也觉得那人像是黑夜里肃杀的索命者。

  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翻遍了脑里二十几年的记忆,也没想出这人是谁。

  有些人,看上去就是似曾相识,却从未谋面。冥冥中,注定要羁绊在一起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维度梦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