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云瑟深深地的怀疑,这一次绑她的这些人是也不是些没带脑子出门时,他们不赶快带着自己这个人质离开了,居然还和别人吵了出来?“无名大哥们,帮我把这黑布条扯了呗,嘛我实际上是真的看的见,并也没太大的用处。”女人用自己的手肘拐了拐身旁的彪形大汉,语气里全是...
景云瑟深深的怀疑,这次绑她的这些人是不是些没带脑子出门,他们不赶紧带着自己这个人质离开,竟然还和别人吵了起来?“无名大哥们,帮我把这黑布条扯了呗,反正我其实也是真的看得见,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女人用自己的手肘拐了拐身旁的彪形大汉,语气里全是狗腿的讨好。不知是哪位好心的无名大哥麻溜地扯了蒙在她眼睛上的黑布条,景云瑟睁开眼睛,微微适应了下,虽然那黑布条的确挡不住什么。女人朝着两旁看了看,两个男人全是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好像在看车外的同伴和对方被追尾的车主吵得不可开交。“你个瞎眼的到底会不会开车?”“你特么说谁是瞎眼的,老子开车一向稳得很,怎么可能撞上你的车?”“嘿!你这人还讲不讲理了,明明是你在车道上拐了一个弧形的弯,我在后视镜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还想抵赖不成?”“我去你的,老子那是被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影响了车技,再说了,你还有功夫看后面,不撞你撞谁?”“我管你什么不男不女的东西,我看你才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所以真正开不好车的是你自己才对吧?”景云瑟“……”关她什么事,这算是坐在车里也躺枪了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人都挺能吵的,骂功一个比一个厉害,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的车主。毕竟他们这一起交通事故,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景云瑟心里那个无语啊,出门还真特么怕遇到智障啊!哎哟喂……外面已经围了那么多的八卦爱好者,那她现在是喊救命呢还是不喊呢?喊了就不会知道这幕后之人是谁了,不喊吧,自己当真是要以身犯险吗,好像也不至于,过后再去查也是一样的。于是乎,某女人余光扫了扫开着的车门,寻找好逃出去的角度,伴随着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救命啊!”本来禁锢住景云瑟的两个彪形大汉,下意识抬手要捂住她的嘴,没曾想一道疾风扫过,本来还像个夹心饼干一样待在两个彪形大汉中间的女人,已经落入了一道冰冷的怀抱。来人似乎不带一丝烟火气,宛若那落入凡间的谪仙一般。景云瑟瞬间懵了,是哪个不长眼的……嗯……好像是她不长眼才对吧……女人下意识抬头,不是那个在别墅里的小白脸吗?权司烨那张禁欲冷漠的脸瞬间撞进了她的眼中,惹得她直接呆愣在了原地。男人斜飞的鬓角,深邃似渊的眸子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墨色,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唇,似乎每一处都经过精雕细琢一般,完美到毫无瑕疵,连她这个自诩帅出天际的女人也不得不有些自忏形愧了,不过前提是要忽略男人眼中那一抹浓浓的嫌弃。女人的呼吸一窒,心跳在这一瞬间似乎停止了跳动。怎么办,本小姐的小鹿已经撞死在了心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神来袭权少,请接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