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个天啦,他方才看到了什么?万年冰山男竟然笑了,他竟然笑了哎……安宇泽一脸的不可置信,双手托着下巴,嘴巴已经张大到了极致,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玄幻,以至于安宇泽的下巴都快...
我勒个天啦,他方才看到了什么?万年冰山男竟然笑了,他竟然笑了哎……安宇泽一脸的不可置信,双手托着下巴,嘴巴已经张大到了极致,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玄幻,以至于安宇泽的下巴都快要惊得脱臼了。世人都道这帝都有两件事情最不可思议,那就是权司烨好女色和权司烨笑了。权司烨在帝都可是最为神秘的存在,常年深居浅出,不出入任何娱乐场所。哪怕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他也绝不会涉足那些,所以这个神秘的男人当真是一贯的洁身自好,素有洁癖,对女人避之如蛇蝎。景云瑟被安宇泽过分夸张的表情而吸引了,下意识转了转手里的棒棒糖,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安宇泽和那位莫名其妙的小白脸。这宫玥柔是不是眼神有问题啊,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两个智障保镖?权司烨的确不太喜欢景云瑟拿这种眼神来看自己,而且还是他最讨厌的物种,一个近似于男人的女人,简称不男不女。所以他身上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席卷了整个大厅,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安宇泽下意识抱紧了双臂,朝着四周瞧了瞧,这好端端的是哪里起了阵阵的阴风。他的余光瞥了瞥身旁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权司烨,哎哟喂,这位大佬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释放冷气啊,平白的在大夏天让人觉得身处冰窖一般。景云瑟满脸无所谓地收回了打量的视线,这世上智障的人太多,难不成个个都要得到她的关爱吗?她可没那么多的精力和善心……更何况,他又不是真的智障,不过在她眼里是个智障罢了。宫玥柔被韩时风圈在怀里,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下,视线微抬,挑衅的眼神瞥了一眼站在阳光下的女人。金色的带着一丝璀璨夺目的光线落在她的头顶,墨色微卷的短发蓬松,留下一道道华丽的光圈。女人眼睫微翘,长长的羽睫在眼下落下一道漂亮的剪影,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深邃的似一道漩涡,令人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她就这样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无端生出几分圣洁的感觉,好似他们这些心思叵测之人在她眼里皆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宫玥柔被她那种极其无害的眼神看得有些自忏形愧,在那一瞬间,她甚至生出几分自己特别卑鄙无耻的错觉。不……她怎么能说自己无耻呢,身旁搂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本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向往,她怎么能容许自己的心生向往成为别人的了?景云瑟觉得甚是无趣,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吃着棒棒糖转了身,今天在这幢别墅确实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她得赶紧离开了。随着女人的离开,别墅外忽然传开来一道尖锐夹杂着慌乱的惨叫声……韩时风下意识扭头,朝着门外看去,好看的眉眼染上一层不轻不重的戾气。是谁敢在他的地盘撒野,当真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管家在接收到韩时风的眼神示意,连忙跑了出去,只看到绝尘而去的一辆黑色商务车,而方才在别墅里的那位帅气的女人也不见了踪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神来袭权少,请接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