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柠身穿淡菊色的双襟纱罗裙裾,慵散地坐在铜镜前,替自己挽就一个薄如蝉翼的双发鬓。鬓角只简单的的簪了一个如意蝴蝶錾子簪,细细地的流苏拂垂在耳边,衬得肌肤莹白柔嫩。苏鬓角只简单的簪了一个如意蝴蝶錾子簪,细细的流苏拂垂在耳边,衬得肌肤莹白娇嫩。。...

苏婉柠身着淡菊色的双襟纱罗裙裾,慵懒地坐在铜镜前,替自己挽就一个薄如蝉翼的双发鬓。

鬓角只简单的簪了一个如意蝴蝶錾子簪,细细的流苏拂垂在耳边,衬得肌肤莹白娇嫩。

苏婉柠凝目看着镜子里的女子。眉目狭长,鼻若葱白,唇角菱角分明,虽不是绝色倾城的女子,但肌肤似雪,看着还算可人。

贴身丫鬟锦荷在她身后打开架子上的红色木箱子收拾夏衣。

越收拾,锦荷越心惊。

自家小姐好歹是大将军的千金,虽是庶女,但也不至于落魄如此,衣衫多是陈旧的款式,连料子都是普通的货色,哪里还能穿出门去,真真的让人心寒。

“小姐,今日拜见夫人穿什么衣衫”锦荷看着手里仅有的两件勉强能穿出门的衣衫,左右为难。

苏婉柠收敛裙裾,回头。见锦荷手里拿着两件衣衫,一件素白一件鹅黄,这两件还是往日四姐在家门的时候偷偷给她做的,料子和绣工都是极好的。

“就那件鹅黄的吧!夫人不喜太素的颜色”

锦荷把手中素白的放进箱子里,微微叹口气,仔细的检查鹅黄的衣衫是否有破损的地方。

好在小姐平日穿衣谨慎,虽是旧衣到也干净。

“锦秀去哪里了?大早晨的就不见人影”锦荷一边伺候小姐更衣,一边不满的嘟囔道。

苏婉柠微皱眉头,淡淡笑道:“随她。”

锦荷又伺候苏婉柠喝下一碗粳米做成的汤粥,道:“小姐,咱们走吧!迟了夫人又不待见小姐了。”

苏婉柠点点头。

就这当口,锦秀推门进来了。

锦秀是夫人赐给苏婉柠的贴身大丫头,平日缘这夫人的情面,苏婉柠对这个锦秀多有忍耐,只当没有这个丫鬟。

苏婉柠甚不喜的看了一眼锦秀身上的衣衫,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这锦秀越发的没有规矩了,比她这个小姐穿的还要鲜活几分。

一件锦嫩粉色的对襟小袄,系这葱绿色的裙裳,衬得腰身婀娜,妖媚多姿。

“小姐,喜事,咱们家大小姐昨日被御医查出身怀龙裔,已经册封为贵妃娘娘了。”锦秀神色高兴。

锦秀又道:“嫡女的小姐就是嫡女的小姐,那像四小姐一进宫就是病秧子,听说越发的不好了,眼看着是活不过这几日了,真真的给大小姐添晦气。”

如今的龙炎帝是先帝的第六子,先皇后所出,身份尊贵。先帝逝世后,龙帝登基,广选后宫,如今的苏家大小姐和四小姐就在入选之列,一同入宫伺候帝王。只是可惜了,四小姐那样的娇滴滴美人竟然只得帝王几日恩宠,就一病不起,眼看着竟是要香消玉损。

苏婉柠眸光隐隐有这寒光一闪而过,终是忍耐住。

“锦荷你就在院子里看着,锦秀你陪我去夫人那面请安。”

锦秀得意洋洋地看了锦荷一眼,暗暗得意,对小姐好又能怎么样?自己可是夫人的人,这个庶女的小姐还不是处处让着她,给她脸。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