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乞丐皇帝(楔子)

被打倒,一就除了人伫足,慢慢的的也就养成,更有甚者甚至麻木。289年,李雄十七岁,出生于在一群乞丐当中,随着口中的“叔叔伯伯”们到处要饭,但名字却也不是乞丐叔叔们已取得,至于来历,没人说他,而已大家从始至终,都叫他“李雄”。李雄抬起头看了看天,烈人声鼎沸、热闹喧哗的队伍中,李雄“呸”了一声,不知是太用力还是离得太近的缘故,那几星唾沫居然喷到了前面一人的脖子根上。。...

江山典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典》在线阅读

  乞丐皇帝(楔子)

  如日中天。

  人声鼎沸、热闹喧哗的队伍中,李雄“呸”了一声,不知是太用力还是离得太近的缘故,那几星唾沫居然喷到了前面一人的脖子根上。

  “我日你妈,”那人愤怒转身,看见李雄,愣了一下,随即像见了鬼一样跑远,还兀自远远观望,李雄全当没看见一般。

  这一举动在长长的流民队伍中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浪,毕竟大太阳挂在天上,人人都只顾闷头赶路,忍着腹中饥饿,即使途中偶尔有几个体力弱小的倒下,一开始还有人驻足,慢慢的也就习惯,甚至麻木。

  290年,李雄十六岁,出生在一群乞丐当中,随着口中的“叔叔伯伯”们四处讨饭,但名字却不是乞丐叔叔们取得,至于来历,没人告诉他,只是大家从始至终,都叫他“李雄”。

  李雄抬头看了看天,烈阳高挂,只是一瞬间眼睛就刺痛难当,无奈只好低头缓缓前行。

  闷头前行了大约二十里,忽然一声极其轻微的“嗯”声响起,乞讨了十几年的李雄立马听出,这是人濒临死亡前意识麻木但下意识的抗争所发出的,极其轻微,但李雄还是清楚的听到。

  他吃力地拨开前面滞行的人群,便发现了一名中年男子昏倒在路上,脸色枯黄,人们谨慎地跨国他的身躯,没一个人停下。

  李雄见得多了这种情况,也知道这人是因为饥饿多度,但自己干粮已然见底,又如何施救与他人?

  他苦笑了下,伸足踏欲过那人身体,忽然那人似乎有了意识,一把握住他的脚裸,死死不放,李雄怔住,却看见那人紧闭双眼,嘴唇轻微颤动,李雄忽然明白,这人是在求救,他犹豫了下,在旁人惊诧的目光中,背起了那名男子,踉踉跄跄奔出流民队伍,来到路旁的一棵松柏下,从包袱里取出半块霉饼,撕下大半好的部分,配着水喂入那人嘴中,那人已经昏迷,真不知道他如何在最后一刻发出求救,也许是人的本能吧。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李雄,你在干什么?”

  李雄转过身,下意识喊了声:“叔叔。”

  马大食狠狠拍了他脑袋一下:“脑子进了粪水啦?”

  他揉了揉脑袋:“叔叔,我……”

  马大食:“跟上队伍,快点,否则天黑之前进不去绵竹,看你怎么办?”

  李雄忙称是,马大食正欲起身,却见李雄背起那昏迷男子,急急忙忙去追赶队伍,他愣了几秒,忽然大喝:“脑子在粪坑里泡过啦?”

  日暮西山之时,流民队伍终于到达了绵竹城口。

  面对成千上万的流民,城墙上的守卫怒喝连连,城门关的严严实实,流民们不依不饶,堵在城门下不肯离去。

  透过重重流民,一棵歪脖子树下,李雄和十几个乞丐坐在下面。

  马大食心里极不舒坦,大骂:“狗奶子的粑粑,天还没黑,凭啥子封城?”

  一名四十岁上下的乞丐叹了口气:“成都那里闹得正凶,不断有流民跨过绵竹去成都投军,他天王老子又管不住,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却苦了咱们普通老百姓。”

  李雄还在照看那名男子,那男子曾经迷糊中醒来一次,却什么也没说就又晕了,此刻回过头道:“杨叔,我觉得咱们在哪里都是讨饭,何苦走这么远来绵竹?”

  杨叔摇摇头:“你不懂,成都与绵竹离得极近,起义军破城那是早晚的事,成都里的流民已经太多了,咱们去了根本没什么前途可混,但绵竹不同,里面流民甚少,咱们进去大可先入关中称王!”

  李雄一怔:“称什么王?”

  旁边一花白胡子老乞丐道:“当然是先占好地方,免得同行多了不好混啊。”

  李雄:“嗷。”

  那花白胡子老丐继续道:“不过就咱们几个人,也占不了太大地方,你看胡三麻那叫花子就不同,一路上一到村寨就拉拢乞丐,现在已经有几百号人了,咱们十来号人,争不过人家。”

  显然这老头是领头,这话一出,在座诸人连声附和。

  李雄:“花爷爷,那咱们也拉人啊,你看流民少说也有几万人,打仗都够了,拉几百个做乞丐有什么不行?”

  那花爷爷捡了根树枝敲了他的头一下:“臭小子不要命了,自从大将军在成都集流民起义后,拉拢流民是要被砍头的,你嫌命长?”

  李雄耸了耸肩:“只是拉拢乞丐,也要被砍头?”

  花爷爷吐了口浓痰:“哼,皇帝老儿没本事,天天担惊受怕,大将军起义就把他吓得成了惊弓之鸟,自然是有一着防一着。”

  李雄缓缓点头,一阵无话。

  花爷爷舒了舒筋骨,横躺下去:“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大伙睡了睡了,明早进城。”

  众人哄笑着就欲躺下时,一声大吼响起:“都给我爬起来。”

  众人一看,那人五大三粗的,满脸横肉,身后几百个乞丐打扮的人,花爷爷眼神一冷:“胡三麻,你干什么?”

  胡三麻道:“干什么?这位子老子占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大怒,但碍于胡三麻身后人数众多,却没人敢出头,花爷爷气呼呼地看着胡三麻,胡子都被吹得翘了起来,忽然一摆手:“我们走。”

  众人敢怒不敢言,大都离了开去,身后是胡三麻一众的哈哈大笑,李雄夹杂在人中,回头看着胡三麻。心中忽然坚定了一个信念:迟早有一天,我要成为比胡三麻更大的花子头!

  …………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十六岁的少年,现在是二十九岁的男人。

  同年,成都起义军领袖李特中益州刺史罗尚奸计,战死沙场。

  同刻,李特缓闭上虎目,李雄忽然心中一痛,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身旁的三代弟子忙扶住他摇摇欲坠身躯,问道:“帮主,您怎么了?”

  李雄缓缓推开弟子,起身走出忠义堂,破败的大院正中,巨大的落满蜘蛛尘网的关公像,在灰沉沉的天下,竟显得有一丝阴霾。

  身后正厅中,墙上高挂着的绿玉杖,幽幽的闪烁着光芒。

  三天后。

  “帮主,一位自称李流,说是您的叔叔,要见您。”

  “知道了。”

  ……..

  PS:此书《乞丐皇帝》取自五胡十六国,正史上记载的颇为混乱,在下参考一些野史传说,写的此篇文章,长篇小说有待更新,先普及一下基础知识:

  李特:李特(?-303)字玄休,巴西宕渠(今南充市营山县)人,十六国时期成汉武帝李雄之父,性格雄武沉毅。父李慕。与兄弟李庠、李流率流民徙居巴蜀。301年因益州刺史罗尚的压迫起义,罗尚率三万人偷袭义军绵竹大营,被李特将计就计杀的大败。攻克广汉后,与民约法三章,获得民心。罗尚表面上派使者向李特求和,暗地里勾结当地豪强势力,围攻李特。李特在奋勇抵抗之后,战败牺牲。其弟李流继统余众,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益州牧。义军败而复振,不久亦病故。晏平元年(306年),成都王李雄称帝,追谥李特景皇帝,庙号始祖。

  李雄:李雄(274―334),即成武帝,十六国时期成国建立者。公元306-334年在位。豪强领袖李特第三子,巴氐族人。母罗氏。巴西宕渠(今达州市渠县人)人,后迁略阳(今甘肃天水秦安县)。李特率流民起义,以雄为前将军。303年,李特被益州刺史罗尚击杀。继任者李流旋亦病故,雄以大都督名义继续领导流民作战,驱逐罗尚,攻占成都,304年称成都王,建元建兴。以范长生为谋主。306年即皇帝位,国号大成(即成汉)。李氏封建政权在6郡流民反晋斗争中建立,史称“为国无威仪,官无禄秩,班序不别,君子小人服章不殊”。但李雄虚己爱人,授用皆得其才,并兴文教,立学官,简行约法,政治较为清明。注意发展生产,赋役较轻,男丁1岁谷3斛,女丁1斛5斗,疾者减半;户调绢不过数丈,棉不过数两。多次遣使东晋朝贡,遣将开拓疆域。成玉衡二十四年(334年),李雄病了六天后,去世。时年61岁。葬安都陵。死后由兄荡之子班继位。

  李流:李雄(274―334),即成武帝,十六国时期成国建立者。公元306-334年在位。豪强领袖李特第三子,巴氐族人。母罗氏。巴西宕渠(今达州市渠县人)人,后迁略阳(今甘肃天水秦安县)。李特率流民起义,以雄为前将军。303年,李特被益州刺史罗尚击杀。继任者李流旋亦病故,雄以大都督名义继续领导流民作战,驱逐罗尚,攻占成都,304年称成都王,建元建兴。以范长生为谋主。306年即皇帝位,国号大成(即成汉)。李氏封建政权在6郡流民反晋斗争中建立,史称“为国无威仪,官无禄秩,班序不别,君子小人服章不殊”。但李雄虚己爱人,授用皆得其才,并兴文教,立学官,简行约法,政治较为清明。注意发展生产,赋役较轻,男丁1岁谷3斛,女丁1斛5斗,疾者减半;户调绢不过数丈,棉不过数两。多次遣使东晋朝贡,遣将开拓疆域。成玉衡二十四年(334年),李雄病了六天后,去世。时年61岁。葬安都陵。死后由兄荡之子班继位。

  绿玉杖:丐帮帮主信物,不再啰嗦解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山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