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悲歌录(楔子)

的烈马、炙热的灼阳、烈烈的狂风!壮实的骑士!撕杀迅速结束了。卫歌缓缓地勒马,骑兵围成圆圈,里面是一干匈奴骑士,现在的了成了了俘虏。从押解俘虏到变为俘虏,匈奴兵们一时之间还难以选择接受这个事实。突然间一个匈奴兵大声地叱喝出来,其他的匈奴兵听佳人手缚铁索,赤脚而行。。...

江山典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典》在线阅读

  悲歌录

  大漠荒辽,孤烟直上。

  佳人手缚铁索,赤脚而行。

  悲歌一曲,为人断肠。

  胡人暴躁,牛皮长鞭甩出一道虚影。

  清脆之声响起,白皙的皮肤,殷红的血印……

  长长的队伍缓缓而行,衣衫褴褛、面貌憔悴。

  这就是卫歌第一眼看到的景象。

  长枪竖起,骑兵列阵。

  “冲!”

  清喝响起,两侧的骑士就像两扇张开的羽翼,马蹄踏碎了飞沙,夹杂着战士的怒吼碾碎一切而来。

  发亮的荒地、飞扬的沙石、黝黑的烈马、炽热的灼阳、烈烈的狂风!健壮的骑士!

  厮杀很快结束。

  卫歌缓缓勒马,骑兵围成圆圈,里面是一干匈奴骑士,现在已经成为了俘虏。

  从押送俘虏到变成俘虏,匈奴兵们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忽然一个匈奴兵大声呼喝起来,其他的匈奴兵听了精神忽然一振,甚至有人笑了出来。

  卫歌自小生于边疆,对于各族语言十分精通。

  听了那人呼喊声,卫歌皱了皱眉,用匈奴话说:“左贤王的人?”

  那人频频点头,甚至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手指指着长长的俘虏队伍,又说了一通话。

  卫歌点点头:“也罢,好久没去看老朋友了,你们随我一同去。”

  匈奴大头兵们发出一声欢呼,簇拥着卫歌一行骑士,浩浩荡荡向北而行。

  奴隶队伍中,一女忽然抬首向着一身烈火般的甲胄将军久久凝视,凌乱长发遮住的半张脸颊,隐隐露出一双星辰般的眼眸。

  南匈奴,左贤王部。

  满头卷发的左贤王哈哈大笑,向着对面的将军狠狠一挥手。

  “喝酒!”

  卫歌狠狠一拍木桌,大碗已经到了手上:“喝!”

  手一扬,一碗烈酒已经下肚。

  左贤王豪放大笑:“贤弟,今日要不是你护送我的军队回来,我的羔羊们可就要给鲜卑那群土狗门捞了去,为兄谢了。”

  卫歌淡淡一笑,他知道,胡族首领每每出去劫掠得到的奴隶,都被胡王称为羔羊,摆手道:“我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你的军队,话说,这次的羔羊主子是谁?”

  左贤王摇摇头:“我哪知道拉斥儿那里劫得,我给你问下。”

  转首对帐中站立的亲兵道:“去问问那兔崽子,羔羊主子是谁?”

  那亲兵应诺,帐中卫歌和左贤王你来我往,喝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那名亲兵带领一小头目而来:“王,拉斥儿到了。”

  左贤王已经有了三分酒意,见状大怒:“混账!不知道我和贤弟喝酒最恨有外人在这里吗?”

  亲兵连忙跪下,频频磕头道:“王恕罪,是拉斥儿非要见王,说有礼物送给王。”

  说着汗已经顺股流下,拉斥儿站也不是,跪也不是,回味着那一句“外人”,心中颇不是滋味。

  左贤王:“滚出去。”

  亲兵连滚带爬“滚”出了大帐。

  左贤王按了按太阳穴,对拉斥儿说:“别愣了,既然来了,喝杯酒,喝完去领赏吧。”

  拉斥儿哪里敢回一句话,忽然鞠躬道:“谢大王,不过小人此来,有一件礼物送给大王。”

  卫歌狂躁,忽然一摔酒碗,落地变得粉碎,拉斥儿浑身打了个激灵,卫歌已经怒道:“我和兄长喝酒,你罗嗦什么,有屁就快发放。”

  左贤王道:“贤弟莫急,若有什么好礼物,哥哥就送与你了。”

  卫歌皱眉:“吾来喝酒,可不想要什么牛羊骡群,我的长枪是用来冲阵杀敌,可不是用来赶羊。”

  左贤王微笑:“莫急莫急。”

  拉斥儿早已汗流浃背,忙借机道:“礼物在此。”

  却一溜烟跑出账外,活生生向火着了屁股。

  卫歌笑骂了声,忽然怔住。

  只见拉斥儿带着一名女子到来。

  那女子虽然衣衫褴褛,长发凌乱,却仍可见白皙的皮肤,就像北国的雪山,隐隐的血印在白皙的映衬下更显得殷红。

  婀娜身姿,窈窕淑女。

  卫歌却被那一张憔悴的面容吸引,虽然脸的大部分被头发遮住,却仍有那一只星辰般的眼眸,散发出无比的疲倦和悲凉。

  她的脸很白,眉毛很细,鼻子很俏,嘴巴很甜,卫歌想着,她以前一定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子吧。

  左贤王眼睛早已亮了起来:“好,好,好。”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像梦境般易碎的女子,心中都会一厢情愿要保护、要占有她,左贤王也不例外。

  一连三个好,拉斥儿的嘴都快笑歪了。

  “这人是哪里的?”

  卫歌忽然问道、

  拉斥儿谄媚笑道:“回将军,此人是汉女。”

  卫歌的脸色变了,左贤王原本满脸的笑容也消失了,正待说什么时。

  卫歌已经一脚踢碎了桌子,拔出手中剑,厉喝:“什么?”

  拉斥儿吓了一跳,忽然明白过来,一瞬间直想抽自己几百个耳光。

  卫歌已经怒目而视左贤王:“兄长,你答应过的……”

  左贤王点头:“我答应过。”

  卫歌:“那你为何出尔反尔。”

  左贤王深深拍了一下大腿:“贤弟,我本不想让你知道。”

  卫歌厉声:“我可是汉人!”

  左贤王:“我知道。”

  卫歌:“你也曾答应我,不管劫掠鲜卑还是乌桓,唯独不劫掠汉人!”

  左贤王起身:“贤弟,你可知道,你们中原,已经乱成一团。”

  卫歌忽然默然。

  左贤王:“各路番王都看准了这一时机,长驱直入中原大肆劫掠,我若不这么做,我的实力就会被他部超越,我就无法在这大漠中生存。”

  卫歌:“……”

  左贤王起身拉开大帐帷幕,帐外,绿草成野,牛羊成群,一条小河蜿蜒而去,几个妇女在河岸边嬉笑着挤奶剪羊毛,不远处,一群匈奴汉子策马狂奔,豪放的笑声传来惊起几只孤鸟,树下几个孩童手持木箭,作射箭模样,玩闹在一起。

  左贤王放下帷幕,沉声道:“我若生存不下去,我的部落,你所看到的,就会变成和她一般下场。”

  他指着她,声音中隐隐显出一代胡王的霸气。

  卫歌眼神悲凉,他忽然单膝跪下:“王,你我缘分既然已尽,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否则,我就算在战场上与你相见,也不再将你当作朋友。”

  左贤王肌肉忽然抖动了一下:“说!”

  卫歌指着那个女子:“我要这个人。”

  左贤王大怒,他一向颇为倨傲,从未有人伸手要属于他的东西,连卫歌以前也深深忌讳这一点。

  左贤王森然道:“你真的要她。”

  卫歌虽跪在地,却仍然以凛冽的眼神回答左贤王。

  拉斥儿已经不知擦了多少下汗,心中料定卫歌在劫难逃。

  哪知左贤王忽然狠狠转过身:“带她走,记住,速度要快,我可不知道何时会反悔,而且,从此离开我的大漠,别让我见到,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卫歌叩头道:“多谢。”

  居然真的起身,身子微微顿了一下,拉起那女子白藕一般的手臂,离开了大帐。

  左贤王一拳砸烂了桌子,拉斥儿只觉腿软,只想离开这里,却见左贤王一双杀气森森的虎目瞪着自己问;“那女子叫什么?”

  拉斥儿哆嗦道:“好…好像叫…蔡琰。”

  左贤王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兄弟们,老子新娶了一名小妾名叫蔡琰,今天晚上我要大摆筵席。”

  拉斥儿愣住,还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下一句却让他如坠冰窟。

  “然后你就自己找个地方了断了吧。”

  拉斥儿脸色煞白,却见左贤王已经转过身,背对自己……

  西风烈烈,骏马嘶鸣。

  马背上,怀拥佳人。

  一曲悲歌,散于风吟。

  “从此以后,你叫文姬,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悲歌,每当你弹奏那一曲悲歌,无论我在何方,永远为你舞剑……”

  PS:多多推荐,多多砸票,我做鬼也不会忘了你们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山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