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王冥剑(楔子)

仙人瑶池会上的一颗露珠。是凤凰的哀鸣、古琴的轻吟和诗人的一簇幽怨。这是个叹服天下人的女子,天下人,天下男人、天下女人。惟独他...姬宫湦,星通常的男子。绝世风华,为他桂冠。他扭过身,无声。伸出手将佳人搂入怀中,此我心天可见,不负霸王朝!。...

江山典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典》在线阅读

  幽王冥剑

  天上一轮月,地坐亦醉人。

  我心天可见,不负霸王朝!

  “宫湦,夜太凉,为何不加一件衣服?”

  这个声音...

  是仙乐?还是天仙下凡?凡间....怎会有这样的声音?

  难道是幻觉?

  那一夜......

  她美的不似凡人,美的....让人畏惧。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绝色佳人?国色天香?

  在她的面前都苍白如纸。

  她是脱俗的荷花、是飞上云霄的白鹤、是冰天雪地的寒梅、是.....仙人瑶池会上的一颗露珠。

  是凤凰的哀鸣、古琴的轻吟和诗人的一簇幽怨。

  这是个折服天下人的女子,天下人,天下男人、天下女人。

  唯独他...

  姬宫湦,星一般的男子。

  绝代风华,为他加冕。

  他转过身,无言。

  伸手将玉人搂入怀中,此刻,只有你在身边,我才觉得,这一切,我无悔......

  她轻轻抚摸着他的额角,宫湦、宫湦......

  她轻声:“他真的是个昏君。”

  他低吟:“我却实是个昏君。”

  她抬头:“非汝。”

  她将头埋到他怀中:“我说的是他,不是你。”

  他:“是周幽王。”

  她摇头:“是‘商幽王’。”

  姬宫湦笑了:“可外界都说是周幽王。”

  褒姒也笑了,柔和的可以抚平一切伤口:“那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周幽王,就在这里。”

  姬宫湦:“哪里?”

  褒姒轻点着他:“在这里。”

  他摇头:“我姓宫,不姓姬。”

  她笑了:“你不是个昏君,却是个不孝子。”

  他闭上眼:“哦?”

  她说:“改性当然不孝。”

  他低吟:“若非不孝,我得不到你。”

  她声音变得颤抖:“为了..我,你不值得...让别人...说你是..昏君。”

  他忽然狂笑:“我若是明君、我若是孝子,那么我又如何得到你?商别离以为他夺走了我的天下,就是为他商朝死去的老鬼报了仇,他以为他冒充着我的身份胡作非为,让我遗臭万年成为昏君,他就扬眉吐气了,呵呵,他懂什么?他从我这里拿走的只是垃圾!垃圾!我有何惜?有何惜!”

  褒姒芳颜惨淡,却听一人道:“你痛惜祖业、痛惜天下、痛惜你自己!”

  惊回首,他一袭米色长袍,像棵古柏,修长的身影立于树下,似乎与其融为一体。

  姬宫湦冷笑:“你来干什么?”

  商别离:“来看你。”

  他笑了笑:“我有些失望。”

  姬宫湦:“哦?”

  商别离:“我本料定你已死。”

  姬宫湦冷然。

  商别离:“你不是个昏君、更不是个不孝子。”

  他继续道:“你有没有听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事?”

  姬宫湦:“前不久才听说。”

  商别离:“你觉得我做得怎么样?”

  姬宫湦:“很好、很好。”

  话未说完,他已箭一般飞身出去,长剑出鞘,十三剑,追命的十三剑!

  商别离手中一柄短勾也冒出了幽幽光芒。

  两人一瞬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残影剑光闪烁间,已经过了几百上千个回合。

  他的长发已乱、他的笑容凝结。

  褒姒痴立一旁,毫无插手之意。

  他说:“幽王冥剑,剑剑见血,狠极、快极、简极!”

  说完他的身上已经喷出了鲜血,殷红点点在米色长袍上绽开一朵朵梅花。

  他说:“别离钩,别离之意,别离....”

  说罢他忽然跪倒在地,持剑之手,已经被鲜血染红。

  他喟然长叹:“虽未让你的手臂与你别离,但在以后,这只手臂,已经不能用了。”

  褒姒忽然笑了:“他的手臂,早已和他别离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商别离也笑了:“但这样,总让我舒服一点。”

  姬宫湦:“......”

  褒姒:“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商别离:“请。”

  褒姒:“我第一眼见到你时,是在殷吧。”

  商别离:“难得你还记得。”

  褒姒:“那时,我并不知道你是前朝后人,我只觉得,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你可以给与任何人安全感,包括我。”

  商别离:“但你不知道,我一心,都只为了复仇,西周推翻了我先人的朝代,我就要他的子孙偿还。”

  褒姒:“你救我,就是为了接近王?”

  商别离:“是。”

  褒姒:“我不信。”

  商别离:“随汝之便。”

  褒姒:“你是否想过,你祖先的王朝为何会被推翻?”

  商别离:“纣王无道,苍生受苦。”

  褒姒:“但你还是要报仇?”

  商别离:“要!”

  他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尽管我知道先祖是错的,但我还是要这样做,因为商的后人,都是因为这个理由才苟活于世的。”

  褒姒缓缓走道他眼前,那一瞬间的美充斥着他的胸膛,他无语了。

  褒姒道:“你设法把我送到王的面前,就是为了让王喜欢上我。”

  商别离:“.....”

  褒姒:“然后你潜入宫将我绑架,我们本就相识,你自然不费什么功夫。”

  商别离:“我只是不想再面对幽王冥剑。”

  褒姒:“你还是为我挡了一剑。”

  商别离:“你真傻,你死了我的计划岂非落空。”

  褒姒:“你却差点死。”

  商别离:“那一剑还刺不死我。”

  褒姒:“然后你用我要挟王。”

  商别离:“只因我知道他不仅是个十分重感情的人,还是个狂人,天下之王、荣华富贵,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堆垃圾。”

  褒姒:“你似乎比我还了解他。”

  商别离:“我与他有过命的交情,怎会不知。”

  褒姒:“但你还是要杀了你的朋友。”

  商别离:“我何时说过我们是朋友?”

  褒姒:“你看着我。”

  商别离依言看着她,惊世骇俗的绝美佳人的容颜就这样近在咫尺,她的眉像是隐在雾中的远山,她的眼睛像是两谭清幽的湖泊,点点幽光泛起,是眼波,还是水波?嘴角的那一抹笑容......

  倾世倾城!

  一只匕首已经悄然而至。

  但商别离没有注意到。

  但他没死。

  姬宫湦一剑击飞匕首。

  褒姒、商别离同时僵住。

  褒姒眼光黯然,商别离轻轻道:“一笑倾城,一笑倾城。”

  说罢他一甩长袖,再不回头,飞身离去。

  地上点点殷红,姬宫湦已经望得出神。

  褒姒道:“你还当他是朋友。”

  姬宫湦:“他也知道。”

  褒姒:“所以他才走。”

  姬宫湦:“他本来料定的,不是我死而是他死,他本就要以死谢罪。”

  褒姒:“你绝对会阻止。”

  姬宫湦:“不错。”

  褒姒:“但他回去后,还会假扮你,做一个遗臭万年的昏君。”

  姬宫湦:“由他去做!”

  褒姒:“.....”

  姬宫湦:“我为了一个女人,逆天而行,弃天下苍生于不顾,百姓何辜,江山何辜!!说昏君,我何尝不是!!”

  他大吼,满山都回响着那句“说昏君,我何尝不是”。

  褒姒已泪流满面:“你可后悔?”

  他沉默了一会儿,仰起头,对她说:“此生此世,为爱不悔!所有的罪孽,就待我来生再还!”

  褒姒:“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姬宫湦:“永远都爱。”

  月色已淡,愿天下有情之人,终成眷属。

  浮华一梦,唯爱不朽。

  PS:本人短篇小说,实为唱片小说提纲是也,若有读者欲知晓其中详尽之事,诸君待我长篇《幽王冥剑》慢慢更来是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山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