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门外一阵异响,像是脚步声,红鸢看了冷离几眼见冷离也没反应时,便战战兢兢的走入门口,后冷离便只听见红鸢的一声惊叫:“三小姐!”冷离扭头看向门口,抬头一看一名身穿玫冷霜玲进房之后便看见冷离坐在房中,面无表情的端着一碗汤药,嘲讽一笑,缓缓走到冷离面前,伸手一挥便将冷离手中的汤药狠狠摔落在地,之后相当自在的坐在旁边,丝毫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

突然门外一阵异响,像是脚步声,红鸢看了冷离一眼见冷离没有反应,便战战兢兢的走向门口,之后冷离便只听到红鸢的一声惊呼:“三小姐!”

冷离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名身着玫色纱裙的女子身姿妖娆的走进房中,面容娇艳俏丽,一双秀眸倨傲漠然,含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冷霜玲进房之后便看见冷离坐在房中,面无表情的端着一碗汤药,嘲讽一笑,缓缓走到冷离面前,伸手一挥便将冷离手中的汤药狠狠摔落在地,之后相当自在的坐在旁边,丝毫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

“哼!死了便死了,还喝药作甚,真是浪费我府中的药材!”冷霜玲语气极为嘲讽,话毕还恶狠狠的瞪了冷离一眼。

冷离看着那一地的残渣碎片,脸上始终不见一丝表情,只是那眼底的怒意再清楚不过,但冷霜玲并未发觉,反而是站在一旁的红鸢察觉到冷离的变化,心中暗怕却不敢多言一分。

“我今日来是告诉你你已被太后下旨选中,要嫁入五王府了,若不是那五王爷蠢笨愚昧,怎会轮到你这贱.人,你倒是该好好谢谢你那早死的娘亲,保佑你讨了个王妃的头衔来!”冷霜玲话语极尽刻薄狠毒,丝毫未留情面。

今早便突然有人前来传旨要从冷府中挑选一名女子嫁入五王府,延国谁人不知那五王爷生性软弱愚笨,生母茹妃因与人私通被打入冷宫后不久便自杀而亡,虽被过继给柳贵妃但毕竟不是亲生,而且柳贵妃当时已有了三王爷,自然不会对一个外人太过上心,又不得皇上宠爱,还未到成年之时便被下旨在宫外居住,尽管有王爷头衔却丝毫没有王爷的模样!

皆无一人愿意接旨,但忤逆之罪又如何担当得起?!这下自然就想起了那无人问津的冷离!

冷离刚刚重生还未到一日便被告知要嫁做人妇,心中顿时有些惊异,又从话语中察觉到这五王爷定是极不受宠的,欺她无知便如此放肆吗?她的事岂非是他人做的了主的!

冷霜玲见冷离并无反应,心中略有些烦躁,眸中厌色愈发深重,随后单手高高举起竟是想向冷离面上挥去,只是霎时却突然被一阵大力拦住!

冷霜玲还未反应过来只觉脖颈被一阵温热挟住,紧接着便被一阵大力狠狠摔在了门框上,背部疾来的一阵疼痛,随后便是是喉间一阵腥气急涌而上。

一旁一直惊惶不已的红鸢看到这个场景被吓得惊叫一声,随即慌张的跑出小院。

冷霜玲难以置信的看向已经刚才动手的冷离,眼中难掩震惊,思绪已经被刚才的重重一摔全数打乱,下意识单手抚上胸口,另一只手则是撑在地上,努力想站起来,却被剧痛牵扯住动弹不得。

冷离眼眸寒光一闪,缓缓走进躺在地上的冷霜玲,右脚抬起毫不留情的踩上冷霜玲用手抚住的胸口,冷若冰霜的神色让人背脊发麻。

“我嫁何人岂是你们能做主的?!”冷离语气寒意极深,听得人心底发憷。

正当两人对峙之时,一道银光忽然疾闪而来,直直向着冷离射去,冷离一惊迅速闪到一旁,连带着踩着冷霜玲的单脚也顺势离开,银光倏地陷入门框之内,生出一道极深的裂缝,看得出下手之人并未留情!

“冷离!你竟至亲姐妹也想杀害,简直大逆不道!还不束手就擒,与爹认罪!”突然而来的一声大喝带着十足的怒意。

冷离偏头看向院中来人,为首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虽两鬓斑白但依然身躯挺拔,不用细想便知是冷府之主镇国将军冷绍了,在冷绍身旁的年轻男子神色不善,表情狠厉,腰间要别着数枚飞镖,这便是冷府大少爷冷锋。

冷离扫视众人一遍,心中冷笑,刚才这一镖分明是想取她性命,如今看来这冷府之中想置她于死地的人还真不少!

“我这姐姐今日前来寻我开心,讨我麻烦,方才出门之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与我何干?!”冷离一句话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她可不是当初那娇弱无力的庶女,任由他人陷害摆布!

冷锋见冷离说话傲气十足,神色也不似从前那般畏惧,心中暗怎的突然之间变化如此之大?!若是如此那便更要早早除掉,以绝后患!

“你刚才明明将脚踩在霜玲身上,还想狡辩?!红鸢也证实你把霜玲摔于门上,还妄想推脱罪加一等!”

“我前日被巨石砸中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偏巧她又言语相激妄想打骂于我,我一时气愤做事难免鲁莽,难道她身为我至亲姐妹就可对我任打任骂吗?!”冷离声音不大却字字如石,压得人不敢反驳!

冷锋气极还想说话却被一道沉稳男声打断:“峰儿够了!”冷绍一声大喝,面色极为难看。

冷锋不敢再多言,退至冷绍身后,双眼依然直直注视着冷离,极为气恼!

“红鸢,把三小姐扶起来!”

红鸢得到冷绍示意不敢怠慢,从人群中走出前去搀扶冷霜玲,一直未敢再看冷离一眼。

“离儿,今日我让霜玲前来告诉你赐婚一事,她若有错我自会处置,你是将要嫁入王府之人,也最好守些本分,不要再生事端了!”冷绍神色不见一丝波澜起伏,口吻掷地有声,三言两语便将此事化解。

冷锋本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冷绍眉头一皱也不敢再多言,只得狠狠瞪了冷离一眼。

“爹,冷离说她嫌五王爷愚笨不肯接旨,还对太后不敬!”冷霜玲心中怨愤难当,开始颠倒是非的诋毁冷离。

冷离心中冷笑,暗道这冷府众人都是一丘之貉,既是如此,她又何必执着于此!

“离儿,你当真说过此话?”冷绍眉头紧皱,表面还在询问冷离,其中眼中已有怒意。

冷离不以为然的淡淡一笑,“姐姐莫不是刚把头摔坏了,我何时说过此话,太后旨意我又怎敢不从呢?”

冷绍见冷离这么说略感欣慰的点点头,又转身对冷霜玲怒瞪一眼,似是指责与她,冷霜玲也未料到冷离会忽然改口,心头更为气恼,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许再提,你便好好休息罢!”冷绍不再多说,嘱咐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众人见冷绍一走自然也跟着离开,冷锋和冷霜玲则是怨意颇深的瞪了冷离一眼才走。

冷离看着又恢复安静的小院,眼中却是一抹凌厉掠过,今后,无人再能左右于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将门冷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