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世四十七年,镇国将军府内,初秋风起。别院厢房中,一名面容绝美清丽的女子躺于榻上。阿弃睁开眼睛双眼,印入眼帘的尽是很陌生的摆设装饰,头还昏沉沉的很厉害,去努力的坐站起身,扫过别院厢房中,一名面容绝美清丽的女子躺于榻上。。...

延世四十六年,镇国将军府内,初秋风起。

别院厢房中,一名面容绝美清丽的女子躺于榻上。

阿弃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尽是陌生的摆设装饰,头还昏沉的厉害,努力的坐起身,扫视了周围一遭,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慌忙向胸口看去,完好无损,匕首刺入心口的痛楚仿佛只是一场梦,全身上下也不见一丝伤痕。

连忙起身走至梳妆台前,双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拿起铜镜,只稍一眼便叫阿弃大惊,这副面孔她从未见过,但此刻却真切的依附在她的身上!

赫连尘要取她之心给云璇做药的话语还犹在耳畔,本该芳魂消散,一朝醒来,却变成了这副美貌模样?!

或是上天怜悯她上一世活得太过窝囊,所以这一世让她重新活过!

如若是此,她便绝不会辜负这次重生的机会,当初所有负她欺她辱她害她之人必定百倍还之,剜心做药之痛皆要拿命来偿!

阿弃心中震惊还未平复便听到一阵推门声骤然而起,快速转头看向门口,一名穿着素朴的女子手中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满脸的嫌弃鄙夷。

“喂!喝药了!”女子语气甚是嚣张,将汤药一把甩在桌子上,碗中立即洒出了大半。

阿弃眉心一拧,女人的态度这般轻狂片刻便让她明白了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想必身份定是卑微至极,惹人欺凌的,心中喟叹,她上一世为弃女受尽欺凌,而这具身体恐怕也因此遭了不少罪!

女子见阿弃迟迟没有动作,心中不耐更盛一分,“快点!我可没时间跟你耗!”

阿弃眼底寒光疾闪而过,身影敏捷的快速绕到女子身后,单手迅速扣住女子的咽喉位置,微微一使力女子便像快要窒息般猛烈咳嗽起来。

女子双眸惊恐的瞪大不敢轻举妄动,神色极为震惊,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敢骗我,性命难保!”阿弃语气冷淡,扣住女子的右手也随之加重力道,她现在必须马上弄清楚所有事情!

“是,是....我知道了。”女子被吓得手足无措,只得唯唯诺诺的应声道。

“这是哪儿?”

“镇国....将军府。”

阿弃暗暗惊诧,镇国将军府?!她虽对朝廷之事不甚清楚,但也知道镇国将军冷绍的名号,并且冷绍和她上一世的父亲延国宰相云燕青来往密切,一文一武皆为皇帝心腹之人!

“我是谁?”

“将军府的四小姐,冷离!”

女子对冷离的问话十分惊讶,暗想莫不是被石头砸失忆了?!

但随着咽喉的疼痛加重再不敢多想一分,生怕失了性命。

“既我是冷府四小姐,你怎敢对我这般态度?”阿弃虽已猜到大概,但想着还是问个明白最好。

“将军因小姐你的娘亲是青楼女子身份低微所以对你并不喜爱,她生你之时便因难产而亡了,自此后将军便吩咐过将你安在这别院之中禁止外出,派我来伺候小姐你,看着你不许踏出府门一步!”女子见冷离现在这副样子哪里还敢对她不敬,一五一十如实说道。

原来如此!这也竟是个不受宠爱的庶女而已!

“小姐,红鸢所说句句属实啊!”见冷离喉间的手一直没有放下又一言不发,红鸢以为她不相信自己,连忙求饶道。

阿弃冷冷一笑,缓缓放下右手,随即走到红菱跟前,双眸直直看着面前的人,“我失忆之事,不许与任何人提起!”阿弃知道红鸢肯定以为自己失忆,干脆将计就计。

“是,小姐!”红鸢语气颤抖,还未从刚才的恐惧中脱离。

阿弃不再与红鸢多言,转头看向桌上的汤药,然后用一种极为不解的眼神看向红鸢。

红鸢见冷离这样看着自己,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连忙解释道:“前日三小姐来找.小姐,结果小姐您不小心被巨石砸中了头,身子还需要用药调理才行。”

冷离微微皱眉,心中暗道,这三小姐来找自己自己便这么不小心被巨石砸中了头?只怕其中另有原因吧!

“我平日与她关系很好?”冷离端起汤药拿在手中,语气随意的询问道。

听到冷离的问话,红鸢却是一副甚是为难的样子,犹疑了片刻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小姐和三小姐关系并不好,和府中的其他人也来往甚少,前日三小姐来也是....也是来寻小姐开心的。”红鸢说完之后便不敢再看向冷离,生怕冷离迁怒于自己。

冷离心中冷笑,果然如此!看来不止上一世,就连这一世也有人想要加害于自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将门冷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