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整。当主持人磁性的富于激情的嗓音响了:“下面先请我们AS集团的总裁陆少!为我们盛大开幕式致词!大家评论交流!”全场掌声楚云。全场的灯光陡然歇停,啪哒一声打在陆乔天身上主持人磁性的富有激情的嗓音响起:“下面有请我们AS集团的总裁陆少!为我们开幕式致辞!大家欢迎!”。...

六点整。

主持人磁性的富有激情的嗓音响起:“下面有请我们AS集团的总裁陆少!为我们开幕式致辞!大家欢迎!”

全场掌声雷动。

全场的灯光骤然歇停,啪嗒一声打在陆乔天身上。

余潇潇感觉周遭一片漆黑,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这样突然的黑暗,她有些不适应。

台上的陆乔天,换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她记得今早他穿的是一身黑色的,镁光灯聚集在他一人的身上,那双笔直纤长的大腿,耀眼如星的鹰眸,闪烁着迷离的光泽,俊美如斯,只是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在他昔日冷峻的脸上,更添一分男性诱人的性感。

余潇潇的视线渐渐上移,划过他的胸膛时,她的心跳倏忽一停。

昨夜,在大厅的沙发上,她还推他来着,那个触感,她还觉得清晰无比:温暖又厚实。

余潇潇恍若在梦境,脑子里浮现的是昨夜她和他的缠绵,眼前却又是他高贵帅气逼人地令全场屏息。

余潇潇皱了皱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刚才就不应该那么冲动,看也不看清楚,喝了一杯伏特加!自己酒量又那么差。

台上沉沉迷人的嗓音,不知道说了多久,余潇潇头涨涨的不清醒,无心听。

她只是恍惚之间听见:

“下面有请我们的陆少选择他的舞伴,为大家领舞!”

又是一片的掌声雷动。

余潇潇太阳穴突突直跳,周遭的轰然响起的掌声,令她心烦,她想要赶快结束,好好睡一觉。

当她抬眼,看见陆乔天竟一脸笑意的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不禁暗骂一句:都出现幻觉了!

直至她感觉自己的手上一点冰凉的时候,她的醉意才清醒几分。

“这位小姐,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

余潇潇怔愣,这……不是幻觉!

余潇潇努力弯唇微笑:“好。”

从他上台那一刻起,他的视线就没有移开过。

今天的余潇潇,亚麻色的卷发微微盘上头,在发丝间卡上了一个银色王冠形的发饰。

她身着一袭白色的漏肩的鱼尾服,将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地勾勒。

陆乔天一上台,在乌压压的众人中,一眼看到她。

他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她也来了。

如果没记错,这是第一次,他和她,在公众场合见面。

雪白的镁光灯照耀下,一身白色的鱼尾服,雪白的肩胛,头上闪光的王冠,亚麻色微卷的发丝,她宛如一位圣洁高贵的公主,静静坐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静静等待他的到来。

陆乔天看见的那一刻,他的眼眸一亮,没想到,她竟还有如此知性的一面,分明只有二十岁的年纪,却将二十五岁女人才有的成熟气质,展露无疑。

他当初果然没有看错!

凭借她一双澄澈如清泉的眼眸,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和她结婚,这双眼睛,在风云变化莫测的职场上,已是不多见。

两人翩翩起舞。

众人被这对美如仙的璧人,投来深深惊羡的眼光。

莫珊珊整理好妆容从洗手间,扭着水蛇般的肢腰,一身风骚地走进会场。

撞见镁光灯下,聚集了所有光亮的一对璧人,她也不禁感叹,但当她看清那个女人的时候,她眼眸划过一丝狠戾,余潇潇!怎么是她!

凤眸微眯,银牙暗咬:余潇潇,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勾引上了陆少,你以为你就有多清高?!

我不会让你得意太久!

莫珊珊凤眸瞄眼扫过余潇潇雪白的鱼尾服时,眼中一晃而过一丝狠毒,哼!有办法了!

翩翩起舞的两人,低声情语。

陆乔天低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余潇潇绯红的脸颊,原本白皙的肌肤,染上绯色,白里透红,他眼波微动。

“想我了?”

不然?怎么会来这里?

要参加AS集团的开幕式,少则也得有十年以上的工作资历。

她不是才进入宏远集团,工作将近一年的时间么?

余潇潇脸更红,更是红到了脖子根,低低的嗯了一句。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更好的回应方法。

现在她的头胀痛得厉害,她只想早点结束这该死的晚宴!

蓦地觉腰上一紧,陆乔天将她搂紧,余潇潇感觉自己快要贴在陆乔天的身上。

她迟疑开口:“陆少……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看见了不好。

陆乔天低低一笑,像是有心故意戏弄她:“你叫我什么?嗯?”

尾音陡转,将她的心一勾,余潇潇突觉自己浑身无力,软软倒在陆乔天的怀里,迟迟低声开口:“老……公。”

陆乔天薄唇轻翘,落在她腰上的手,悄悄一捏,余潇潇顿感一阵酥麻,自此蔓延全身,无力再继续跳下去。

陆乔天放开她之际,埋头轻轻含了含她的耳垂,沙哑着嗓子:“乖,晚上等我回来!”

余潇潇迷迷糊糊地答应一声:“好。”

她拖着沉沉的脑袋,正想要走向角落里的沙发。

身后像是被什么踩住了,她听见嘶啦一声,布料撕碎的声音。

“不……”

她心里猛的一震,感受到身子暴露在空中的微微凉意。

她洁白胜雪的肌肤就这样赤果果的暴露空中,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余潇潇想要抓住迅速往下掉的衣衫,发现业已来不及。

不要这样!心悬到嗓子眼。

电光石火间,余潇潇恐惧、莫珊珊角落里得意诡异的笑、以及众人万箭穿心一般投来的眼光,火辣辣地刺伤她的背……

蓦地身子被一拽,她撞入一个厚实的怀抱,从天而降的一件银灰色外套,严严实实的盖住了她晶莹如雪的肌肤。

陆乔天?!

惊愕之间,余潇潇揪紧的心缓缓舒展开。

众人眼睛一亮。

陆乔天冷眼一扫全场,众人纷纷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迅速移开盯着的目光。

他陆少的人,谁敢看!

众人识趣,闷声憋住好奇心,转身不舍地散开。

无奈,这么好的八卦新闻,却偏偏他们好奇不起!

余潇潇被陆乔天快步抱出了会场。

她隐隐觉得,他在生气。

余潇潇温顺一言不发,蜷缩脑袋,埋在他的怀抱里,余潇潇感觉外面的视线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就像经过了一个世纪。

她的心跳又被紧紧揪起,跳个不停,在急促之间,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呼吸,一股淡淡的木香,给了她莫名的安稳和安慰。

陆乔天一脸冷然,薄唇轻启:“去金醉酒店。”

金醉酒店?

不是全A市黄金地段的第一酒店么?

坐上车后,陆乔天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她第一次见识他的生气,原来世上有一种比争吵更加可怕的生气,就是如坠入冰窖的彻骨寒冷,让人自动退步三尺!

可是,他在生什么气?生谁的气?为什么要生气?

难道是因为自己?

可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