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辱负重,但不则表示也可以忍耐人格的侮辱。肥皂洗手间。莫媛媛关了水龙头,抬眼,镜中倏忽之间会出现一个婉约娇俏,妆面淡淡,但却拥用十分迷人魅力的女人。她明明就而已画着淡淡的妆,一身的黑洗手间。。...

她隐忍,但不表示可以忍受人格的侮辱。

洗手间。

莫珊珊关掉水龙头,抬眼,镜中倏忽出现一个温婉可人,妆容淡淡,但却拥有迷人魅力的女人。

她分明只是画着淡淡的妆,一身的黑色的职业装,和其他人一样,那么普通,可从她进王总办公室一刻,她的心就莫名紧张,眼前的女子像是自带磁石,无意之间的一举一动,都将人的注意力统统吸引过去。

身为女人的直觉,她,不得不防。

毕竟她为了进入宏远集团,将自己委身于王涛那个老色鬼的身下,她花的成本太大了。

除此之外,又别无他法。

“你来干什么?”

余潇潇不禁觉得好笑:“洗手间难道只为你一个人开?我就不可以来么?”

莫珊珊后悔,自知不妥,怪就怪自己看见余潇潇,心里就莫名生出敌意和紧张。

余潇潇对莫珊珊敌意的眼神,轻瞄一眼,看似随意倚在门边,实则气势隐隐压人,视线看着前方,淡淡道:“你没有必要对我有敌意,我不感兴趣!”

看着余潇潇挺立的背影,渐渐远去,莫珊珊妆容精致的脸上,裂开一丝惨淡,她才不信!装什么清高!指不定背地里勾引人也说不定!别让我逮着你的把柄!余潇潇!

**

“王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王总一脸笑意,每当这个时候,余潇潇就会心里隐隐不安,想起上次王总叫她去陪一个客户,后来听说替她去的那个同事,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夜,估计是酒喝得太多了。好在她婉言拒绝,巧妙地回绝了王总的提议,不然,躺在医院的就是她。

这次,又会是什么?

“哎呀,潇潇,是这样的,我们公司需要派出几名代表,去参加AS集团的项目开幕式,考虑到你是我们部门的得力助手,经验又丰富,所以……”

就决定让她去?

再说,得力助手?

她什么时候成了得力助手了?

估计是看着她最年轻吧。

王总声线一顿,清了清嗓子:“所以,我决定让你和珊珊一起去参加,毕竟珊珊她是新人,需要历练历练。你好好指导指导她。”

指导?

余潇潇心里不禁冷哼一声,莫珊珊恐怕不是她能够指导得起的。

AS的开幕式就是个龙潭虎穴,她不能去!

“可是王总,我刚进公司也就一年时间,就出面去AS集团会不会……”

AS集团那是什么地方?

全市的龙头老大,能够出席的人,不是商业权贵也是政界的头号人物,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掂量得清的。

况且,商界风云莫测,尤其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刻,那个公司不是为了见一面龙头老大拼上全力,借此拉的一丝的合作机会?

她前去,资历不够不说,刚入职场还显稚嫩的她,前去无疑深入虎穴,定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更不要谈为公司带了什么效益和机会。

王总不等余潇潇说完,不耐烦的打断:“潇潇,做人要懂得珍惜机会,这可是好多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我希望你好好准备,好了,就这样,我已经通知珊珊了,晚上六点,国色天香酒店。”

这可不是个好机会?

依他多年的经验和观察,早就听说AS集团的陆少的鼎鼎大名,此次好不容易等到陆少能够出席此次开幕式,若是能够将陆少吸引住,那公司以后……

余潇潇无奈退出办公室,王总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她会不知道?无非就是想用美人计套的一个真金白银的机会。

王总的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再拒绝她就显得矫情了,看来,她不得不去了。

“司机,麻烦前面停。”

“谢谢。”

迈出车,余潇潇抬头看了看国色天香几个闪耀的大字。

就是这里了。

五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开始。

她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

刚进入会场,火红的地毯、璀璨夺目的水晶灯、女人们的精致的打扮。男人们一身严谨贵气的西装以及空气里混杂说不出来的香水味儿,一切像是一场洪水,向她猛烈冲击而来。

她,第一次来,第一次出席如此正式的场合。

余潇潇感觉有些透不过气,转身走向洗手间。

“哟,现在才到啊?”

身后传来娇媚的声音,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在这里,她这个无名小卒,恐怕也只有和她一起来的莫珊珊认识了。

不过,她并没有和莫珊珊一同前往,莫珊珊比她来得早的多。

余潇潇悠然转过身,温婉清脆的嗓音道:“对啊,来得早不如来的巧,你说是吗?莫小姐。”

余潇潇冲着莫珊珊挑挑眉,暗自讽刺她的居心叵测。

莫珊珊来那么早,无非就是想要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个钻石王老五。

可惜她错了,钻石王老五通常都是最后出场的。

这点道理,看来莫珊珊显然不懂,所以才会选择王总?!认为自己会和她争王总?!

真是愚蠢得可笑!

余潇潇不屑地转身离去。

洗手间。

“喂,你听说没有,陆少也要来!”

“天!你说的是那个AS集团的总裁陆乔天?!”

“对,你不知道,很多公司听说此次他要来,各自都拿出了杀手锏呢!”

“……”

余潇潇不禁一愣。

陆乔天?

他是AS集团的总裁?

余潇潇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和别人相处一年,她居然都不知道陆乔天的身份。

她当初找上他,完全就是靠的运气,她只是一眼感觉,这个男人出得起她想要的东西,多的她没有必要去打听,有些时候,知道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这个消息,她还是微微一怔。

出了洗手间。

看看时间,五点五十。

还有十分钟正式开始。

余潇潇挑了一个偏僻角落的沙发坐下。翻开了圆形碎金镶边茶几上的开幕式程序单。

第一项是由AS集团的陆少致词。

第二项是由陆少为大家领一支舞,进入宴会的交际舞……

看到这里,余潇潇啪一声关上,她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越往下看,她的心越是紧张得跳个不停。

是因为这里宴会的气氛?高大上奢华,她没见过世面所以紧张?

不对,和陆乔天相处一年,也会时常被他带去一些地方,吃吃饭饭,打打高尔夫什么的,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陆乔天带她出去,所到之处都干净的只剩他们两个人,但她在陆乔天的潜移默化下,也不至于会怯场。

那是因为什么?

余潇潇的眼角无意扫过会场的荧光屏,看到陆少两个字时,她的心猛的一紧,像是被绳子突然栓紧。

余潇潇惊觉:自己是因为怕见到那个人?

余潇潇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会怕见到陆乔天?

她怕什么!他们之间是合法的夫妻,一她没有做什么逾越婚姻的事,二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代表宏远集团出席而已。

余潇潇不懂,自己在瞎紧张个什么劲儿!

将自己心里的紧张分析了一遍后,为了尽快冷静,余潇潇看也不看,伸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杯饮品,仰头喝下。

辛辣刺激的酒入喉,她心里直叫不好:这是伏特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