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进门玄关一响。帝爵公馆。“陆少,您回去了。”“嗯。”一身天潢贵胄的男子,优雅高贵举步,微带慵散,向着沙发上都快窝成一只小猫的人影走过去的。余潇潇蜷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玄关一响。。...

咔嚓。

玄关一响。

帝爵公馆。

“陆少,您回来了。”

“嗯。”

一身清贵的男子,优雅迈步,略带慵散,向着沙发上快要窝成一只小猫的人影走过去。

余潇潇蜷缩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突觉肩上一重。

余潇潇盈盈笑意:“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大厅柔和的灯光打在余潇潇的脸上,抹上一层柔和如玉的光泽,灵动的双眸,如一汪清泉,眼眸中闪着点点水光。

陆乔天修长白皙的手轻划过余潇潇脸庞,将她下巴轻抬,他最爱的便是,余潇潇这双眼,干净,清澈。

让他眉眼间的倦意瞬息全无。

沉沉嗓音如磁石诱人:“想你。”

陆乔天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

一阵熟悉的木香袭上余潇潇鼻尖,抬眼间,眼前的男人,眸色闪动,精致地无可挑剔的五官一下在眼前放大。

“老公……”

薄唇轻翘,她陷落在他的怀抱里。在这种时候,他总是顺着她,和这个温顺乖巧的女人相处,一年下来,他并不厌倦,相反他喜欢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和柔软到心里的舒服。

他要的,也正是这样,不吵不闹,乖巧识趣的女人。

清早。

余潇潇一脸倦意。

罪魁祸首正对着朝阳,不紧不慢地整理衣着。

黑色西装,严丝合缝贴在他的身上,突显他挺拔颀长的身形。

举手投足间窥见贵族天生特有的气质,她也不得不说,尊贵如皇的这个称呼,他的确当之无愧。

不知什么时候,陆乔天的俊脸却一下放大。

他眉宇间满满的笑意和宠溺:“你老公是不是很帅?”

她噗一声笑出声:“对啊,很帅很帅。”

余潇潇很配合地搂住他的颈,在他的洁净如玉的脸颊上落下一枚轻柔的吻。

陆乔天很受用,即使他深知,她是逢场作戏。

看着乖巧女人的双眸下浅浅的眼圈,陆乔天伸手拂过她的脸,轻捏道:

“再睡一会儿,待会儿我叫晴姨叫醒你。”

余潇潇温婉一笑:“好。”

“乖。”

陆乔天心情大好,修长大腿一迈,跨入黑色的宾利车内。

“陆少,今天不用等少夫人吗?”

眉宇间的笑意让他昔日冷漠的俊脸,增添了一分迷人的风景,如夜间蹙然绽放的罂粟,致命的美丽,却有着巨大的瘾。

陆乔天,或许就这样一个让全A市女人都为之尖叫的男人。但越是靠近,越是万劫不复。

深不可测如幽潭,难以揣测。

这样的男人,往往拥有权势但身世极为复杂。

车内,许久,响起他沉沉磁性的嗓音:

“不用,让她再睡会儿,等会儿再去接她。”

陆乔天走后,房间一下空旷。

余潇潇睡意全无,起身梳洗,不过多时,一身严谨的职业装打扮,里衬白衬衣,黑色小巧修身外套,包臀小黑裙,黑色丝袜将她的纤细的美腿修得恰到好处。

照照镜子,余潇潇脸上的笑容收敛。

虽然她和陆乔天结婚一年,两人看似相处和睦,但彼此再清楚不过,一切不过是一个交易。

“晴姨,我先走了。”

下楼,余潇潇礼貌朝着晴姨打了声招呼。

晴姨忙止住:“少夫人,陆少说让他的司机回来接你。”

余潇潇微微一笑,挥挥手:“不用了,我赶时间。替我谢谢他。”

“诶……”

晴姨略带迟疑,看着余潇潇不卑不亢的背影,心里泛起了疑惑:嫁给陆少,为何少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上班?

宏远集团。

一年前,余潇潇凭借高学历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赢得了招聘人的好感,顺利进入了这家在A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不过,要说到大公司,那个AS集团,才是A市的商业老大。

余潇潇拿着一叠文件,叩了几声部门经理的办公室房门。

等了半天,无人响应。

正当余潇潇纳闷准备转身离开,听见里面的声音,余潇潇羞红脸,想要赶紧离开。

不料,里面却说:“进来!”

余潇潇硬着头皮,装作如无其事,轻轻推开门。

部门经理王总,一本正经坐在办公椅上,一旁袅袅婷婷站着一个女的。

面孔生,应该是新来的。

余潇潇极度不自在,两人看似正经,但从王总略微凌乱的衬衣和那个女人红肿的朱唇上,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了端倪,何况是聪明如斯的余潇潇。

她深知,即便是在名声赫赫的大公司,这样的事也是层出不穷,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只不过,她是极度鄙视和不屑的,真正有才能的人,是靠自己实力打拼出来的。

余潇潇微微颔首,即便是这样的上司,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

“王总,这是您交代的策划案,请您过目。”

王涛明显一副满足的样子,平日一脸扳着,今天却意外笑了笑:“好,就放在这里。”

王涛回头朝身旁的女子道:“珊珊,这是我们部门的余潇潇,从今往后,你就和她一起,好好努力。”

莫珊珊媚眼一瞪,娇嗔一声:“是,知道了,王总。”

尾音被故意拖长,余潇潇硬是暗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莫珊珊摇曳丰盈的身姿,倨傲地朝着余潇潇走近,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你好,我是莫珊珊。”

余潇潇心领神会,原来是新来的同事,礼貌微笑,伸出手回应:“你好,我是余潇潇。”

可是,不等她握着对方的手,莫珊珊若无其事地将手收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走得时候,莫珊珊不屑瞪了一眼余潇潇,她的身子被莫珊珊身子一撞,还好她站得直,只是微微动了动。

王总见状,尴尬笑了笑:“潇潇,珊珊就是有点任性,你就多多包涵一下啊?”

“王总哪里的话,不用王总说,我也会的。”

余潇潇不禁心里一笑,看来这个女人是把她当作情敌了。

以为自己会和她争王总?

可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