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宁可信外人,也不信自己

沈逸之面不改色,很波澜不惊的递过来他一张纸条,上面是一家殡仪馆的地址,“乔然的骨灰还在那里,的话你心里除了一点点的夫妻之情,就趁她还也没入葬,最后去看她几眼吧。”时景时景川盯着手中的纸条,怔怔的出神,“她真的死了……”。...

沈逸之面不改色,很平静的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是一家殡仪馆的地址,“乔然的骨灰还在那里,如果你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夫妻之情,就趁她还没有下葬,最后去看她一眼吧。”

时景川盯着手中的纸条,怔怔的出神,“她真的死了……”

“是,她真的死了。”沈逸之声音带着愠怒,接着他的话往下说,“时景川,她是被你活活逼死的!”

嘭——

时景川毫无征兆的一拳打在沈逸之脸上,他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他,“沈逸之,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清白,她如果没有怀上你的孩子,我怎么会逼她打胎?你才是罪魁祸首,是你害死了她!”

“我的孩子?”沈逸之擦了一下嘴上的血迹,忽然笑了,“时景川,你真是可怜啊!”

“沈逸之,你才可怜!那个野种死了,你是不是很恨我?你应该和那个野种一起去死!”时景川手握成拳头,额头上青筋暴起,眸子里燃烧着两团火焰。

“哈哈哈……”沈逸之没有反抗,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放肆的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宁可相信那些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女人,逼着她引产。我笑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时景川,你太可怜了!”

嘭——

又是一记重拳,沈逸之倒在地上,但是依然在笑,嘴里的血迹都笑得喷了出来,“你说她出轨,那你自己呢?你把她逼死,不就为了给小三让位吗?”

时景川面色铁青,大步上前把他的衣领抓起来,“你再说一遍!”

那个野种,怎么可能是他自己的孩子?他不相信!

“景川……”场面马上就要失控的时候,龚玥从走廊里跑进来,拉住了他。听说时景川来了医院,她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回家的车上,龚玥拉着时景川的手,柔声安慰他,“景川,乔然的事情是个意外,医生说是突发情况,这不能怪你。”

“怪我?呵呵,她害死我妈,早就该杀人偿命!”时景川的脸隐在黑暗里,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龚玥赶忙附和,“就是!我也没想到乔然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

“对了,景川,我选了一款很漂亮的婚纱,我们现在就去试试好不好?”龚玥摸了摸肚子,“再过一段时间,我就穿不上婚纱了,咱们还是早点把婚礼办了吧!”

时景川把手抽出来,有些烦躁的敷衍了一句,“我有些累,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 …

傍晚,郊区一栋很不起眼的小别墅里。

沈逸之推开卧室的门,脚步轻轻的走进去。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有些虚弱的笑了笑,疲惫的小脸上还带着几分苍白,“你回来了?”

“嗯。”沈逸之从背后拿出一个熊猫玩具,“给咱们的小公主买了礼物!”

乔然说了一声谢谢,低头看向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婴儿,一脸幸福的表情,“这次多亏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逸之摇了摇头,“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小家伙有名字了吗?”

“乔蕊。”

她怀孕期间就取好了名字,但是,那个名字是为她和时景川共同的孩子取得,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现在,这个孩子只属于她一个人,她又重新想了名字。

蕊,这个字心上长草,有一种本性善良的寓意,希望她可以平平安安,一辈子快乐的成长。

“乔蕊,嗯,很好听!希望她长大了以后,能和妈妈一样漂亮。”

沈逸之把玩具放在婴儿床旁边,看了一下乔然的脸色,“时景川今天来医院了。”

“哦。”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乔然心里隐隐作痛,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他相信了吗?”

看到她情绪稳定,沈逸之也放心下来了,“暂时相信了,只是,不知道能瞒他多久。”

“尽量隐瞒吧,等他发现的时候,我和宝宝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乔然嘴角终于浮起了一丝恬静的笑。

见到她的笑容,沈逸之眼底划过一抹心疼,伸手接过孩子。

“你身体还需要休息,孩子交给我照顾吧。”

乔然确实感觉眼皮已经发涩了,忍不住点了点头,把孩子递给了沈逸之。

难得平静的度过一夜,乔然却依然噩梦连连……

一晃两天过去,明天就是和沈逸之离开的日子。

乔然对这个城市,唯一的留恋,就只剩下她痴呆的外婆。

这一走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她必须亲自去见她一面。

穿着不起眼的黑色外套,带着黑色墨镜和帽子,乔然走进了青山疗养院。

和大夫打过招呼,乔然悄然进了何秀丽的病房。

看着年过七旬的外婆,安详的睡着,乔然不禁鼻头发酸,伸手抚摸她的脸颊。

“外婆,你要好好保重啊……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的……”

感受到有人,老太太缓缓张开了眼睛,见到乔然,空洞的眼神略微有了一丝神采:“然然……”

乔然心头一震,悲伤的眸底浮现一抹惊喜:“外婆,你认得我了?”

何老太太点了点头:“我当然认得然然……快叫你妈妈来,外婆一会儿给你们包饺子。”

说着,何秀丽就要起身下床。

乔然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还以为何秀丽恢复了一些,没想到她还是老样子……

伸手拉住了何秀丽,乔然充满不舍的看着她,低喃道:“外婆,你好好休息吧,然然有段时间不能来看你了……”

何秀丽根本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兀自还在嘟囔着煮饺子。

看着何秀丽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乔然隐隐刺痛:“外婆,是然然不孝……但是为了孩子,我现在只能离开。”

紧咬下唇,乔然想起时景川的绝情,心里满是刺痛:“不过你放心……我只要再回来,一定会接你走……”

她早晚会再回到这里,一定不会把何秀丽就这么丢在这里……

“好,我知道了……”何秀丽痴痴的回应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爱你是一场灾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