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冲澡的时候,会被她偷看了吧?”见南山村长的小妾盯着自己裆部舔嘴,陈秋生不由得在心中泛出了嘟囔。 要说在村口看见村长小妾的时候,陈秋生还我以为她是村长的女儿或是儿媳,等明白她是村长小妾时,还感慨这村长老牛吃嫩草,好艳福,现在的嘛...

“刚洗澡的时候,不会被她偷窥了吧?”见南山村长的小妾盯着自己裆部舔嘴,陈秋生不由在心中泛起了嘀咕。

话说在村口见到村长小妾的时候,陈秋生还以为她是村长的女儿或者儿媳,等知道她是村长小妾时,还感叹这村长老牛吃嫩草,好艳福,现在嘛……

“这南山村村长,看起来有五十岁了,还谢顶,那方面功能绝对衰竭了,肯定满足不了这年轻小妾!”

“她刚才应该是看到我洗澡了,见到了我大弟弟,所以看着我那里嘴馋!”

陈秋生微微一想,便明了了,他暗道:“我正准备破掉前任留下的童子功,免得下次遇着鬼怪,又被九叔拿去做诱饵,她倒是可以发展发展。”

“她长得还算水灵,做**还是可以滴,看她那饥渴难耐的模样,应该能轻松上手……”

陈秋生心中意动,正想将之化为行动,给对方一个暗示,突然想到茅山戒律第二条不得乱淫,立即蔫了。

“勾引人家小妾,属于乱淫,要是被师父知道了,便要毁去命牌,废掉道法,逐出师门。”

“在这鬼怪层出不穷的世界,谁也不清楚哪天会遇上鬼怪,没有道法防身,又没气运护体,真心难混。”

“看来,在成婚之前,休想鬼混,野花再香也不能采,浪蝶再美,也别去捉。”

“当然,成了婚,破掉童子功后,便可以随意去浪了。到时候,师父也看不出来。”

“我不能为了一棵小草,放弃了整片森林!”

陈秋生越想越偏,甚至在脑中幻想起以后的幸福生活,各类美女以各种姿势在脑海中动作着。

………………

吃完夜宵,到客房床上躺下后,陈秋生在床上翻来覆去,竟是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也太震撼,先是莫名穿越,继而发现自己的师父竟然是僵尸先生九叔,接着与芭蕉女鬼亲密接触……

这一桩桩,一件件,加上文才的呼噜声,都刺激着陈秋生的心灵,即便他万分疲惫,也无法安然入睡。

“算了,修炼下《养神诀》吧!”

辗转反侧许久,始终无法入睡的陈秋生决定不睡了,练功!

心动行动,陈秋生立即起身,盘坐到床上,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

修炼姿势摆好后,陈秋生不急着修炼,先在心中默念了遍静心咒,让心情平静下来。

心情平静下来后,陈秋生运起《蕴神诀》,以独特吐纳之法,有节奏的呼吸起来,片刻后,感觉有股清凉的气息在体内游走。

按照《蕴神诀》的说法,这是游离在天地间的灵气,可炼化为法力,壮大肉身及神魂,施展法术。

陈秋生一边吐纳,将更多灵气吞入体内,一边以意念引导着这些灵气,按功法让其在周身经脉中运转周天。

灵气在体内运转一个周天,便会被炼化为法力,不会逸散出去,陈秋生便将其纳入丹田储存起来。

修炼其实是件很枯燥的事,尤其是一遍遍运功,法力却只是缓缓增长,那感觉,真想让人放弃。

如今是末法时代,天地灵气稀薄,便是茅山秘传功法,修炼效率也低得令人发指,那些三流功法的效率,可想而知。

无怪道法越来越弱,渐渐沦为骗术,天时不再,证道却是越来越难!

修炼了大半个小时,陈秋生精神疲惫地停了下来,倒头就睡。

用意念引导灵气运行,着实耗神,不过这也是种锻炼精神意念的方法。等到意念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能扩散出去,搬动物体,御符御剑,更能以意念控制他人神魂……

陈秋生之所以如此拼命修炼,却是因为修道可以延长寿命,或许修炼到极致,能长生不老。

虽说现在天地灵气稀薄,不可能修炼到极致,但自打昨日知道自己身在僵尸片中,还是九叔弟子后,陈秋生就想好了。

等要死的时候,自己可以像石少坚那样灵魂出窍,当然,不是学他去奸淫掳掠,而是换个躯壳,再活一世。

等他要死的时候,道法一定极高,鬼差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他要换体重生,再使点隐蔽天机的道术,绝对不会有鬼察觉。

至于换体重生是邪术,陈秋生完全不在意,能得长生,施展邪术又如何?

当然,这想法万万不能让九叔发觉,只能偷偷研究。而陈秋生想着,等自己要死的时候,九叔肯定早就仙逝了,他可以放手去干。

从这可以看出来,陈秋生的心术很不正。还好他没有金手指,不然肯定是个大邪魔,九叔第一灭杀对象!

谁规定穿越就一定要做个维护宇宙和平的好人,只要实力足够,做个为所欲为的恶人,不是更舒服么?

一夜无梦,次日鸡鸣,陈秋生便醒了过来。

陈秋生没有赖床,一醒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出去将晾在院中的衣服拿回房中换好。

去井边打水洗漱后,陈秋生便找了个好地方,面朝东方坐下,准备运转《蕴神诀》,采食东来紫气。

一日之计在于晨!

日出之时,有紫气东来,这紫气,可是修炼《蕴神诀》的上佳补品,不可错过。

“臭小子,起得挺早啊!”陈秋生刚摆好姿势,端着洗漱用品从房中走出的九叔,脸带赞许地笑道。

“向师父学习!”陈秋生立即一个马屁拍上去。

“马屁精!”九叔笑骂一句,问道:“文才呢?”

“还在房里睡大觉呢!”陈秋生道,不介意坑他一把,让九叔揍他一顿,增加点生活乐趣。

“这懒猪!”九叔沉下脸,将洗漱用品放下,背着手朝着客房走去。

“有好戏看了!”陈秋生幸灾乐祸的笑了。

“啊……”

文才杀猪般的惨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不知道有多少人从美梦中惊醒。

陈秋生笑笑,沉下心来,运转起《蕴神诀》,潜心修炼起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僵尸之邪恶秋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