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有人来闹洞房,要破环你好事,你不去看一下么?” 文才砸碎宝镜,并惊叫出声,那芭蕉女鬼居然无动于衷,一如既往的亲着自己脖子,更有甚者就脱自己衣服,这下陈秋生懵了,在心头疯狂疯狂吐槽出来。 “我是《僵尸先生》里的秋生,也不是...

“喂喂,有人来闹洞房,要破坏你好事,你不去看一下么?”

文才打碎宝镜,并惊呼出声,那芭蕉女鬼竟然无动于衷,一如既往的亲着自己脖子,甚至开始脱自己衣服,这下陈秋生懵了,在心头疯狂吐槽起来。

“我是《僵尸先生》里的秋生,不是《一眉道长》里的阿豪,所以我遇到的这个芭蕉精,没有那芭蕉精有情趣,一上来就捆绑封嘴,直奔主题。”

“最要命的,她是个聋子,没被文才弄出来的动静吸引,跑文才那去……”

陈秋生郁闷地想道,只希望下面的文才机警点,大声叫九叔来救命。

“师父,那芭蕉女鬼来了!”文才悄悄从床底爬出来,滚到门口,闪身出去后才大声叫道。

“嘭!”隔壁房门大开,穿了件黄色道袍的九叔提着把桃木剑冲了过来,随手打出几道黄符,贴到门窗屋顶上后,持剑冲了上来。

“嗤——”驽钝的桃木剑落到那柔软的红纱上,好似化为了锋利的神兵利器,轻易就将那红纱撕裂。

陈秋生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如在云中。可惜他没带降落伞,立即做起自由运动来,嘭一声,砸在硬木板床。

五脏震荡,六腑翻腾!

陈秋生翻了个白眼,心道若不是前任把这身体打熬得还算健壮,他真怀疑自己会不会张口一吐,就喷出一个肝来!

这时候,九叔已经和那芭蕉女鬼打起来,那芭蕉女鬼方成精,不知道桃木剑厉害,竟然直接伸手去抓。

“嗤……”桃木剑接触到邪物,立即变得通红,女鬼手一抓上去,如同抓到了烧红了的铁剑一般,手上立即冒起黑烟来。

“啊……”芭蕉女鬼发出一声自带立体环绕效果的恐怖惊叫,松手扭身,朝窗户飞去。

芭蕉女鬼离窗子还有三尺,窗上那张黄符突然放出一道金光,红衣女鬼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飞。

“嘿!”九叔错身闪到芭蕉女鬼背后,平举桃木剑,正对其背心刺去。

“噗嗤!”女鬼倒飞而回,正撞在桃木剑,桃木剑从后背刺入,直接贯穿其前心。

“嘭”一声炸响,强光一闪,鬼雾蒸腾,待烟硝云散,芭蕉女鬼已不见了踪影,九叔手里的桃木剑也不见了一半。

“这么快就打完了,不愧是九叔,对付这种刚成精的小怪,分分钟搞定!”陈秋生心中赞道,想着要不要喊出东方不败的口号来拍下马屁。

“东方不败?对了,以后要是道士做不下去,就去做个文抄公……操,如今战火连年,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谁愿意出钱支持文娱?”

陈秋生正做着当大文豪美梦的时候,突然想起现在是民国十四年,那个军阀混战不断、民不聊生的时代。

在这时代写网络小说,八成会饿死,像鲁迅等写批评小说,嗯,可能会被视为gong党分子,被反动派请去喝茶,吃铁制花生米!

“还在回味那芭蕉女鬼的滋味?赶紧起来收拾下,走了!”九叔收拾完芭蕉女鬼,见秋生还躺在床上发呆,眼神飘忽,不由笑道。

“师父尽瞎说,谁会回味那恐怖的东西?我是在想,您老这么容易就收拾掉了这芭蕉女鬼,要不回去后,我让南山村村民们送个‘法力无边’的牌匾给你?”

被九叔编排,陈秋生嬉笑着反击一句后,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扯掉身上披的红绸和头上戴的绿花,站了起来。

“混小子!”九叔笑骂一句,将手中半截桃木剑砸过来,陈秋生连忙接住。

这桃木剑虽然少了半截,但修一下,还能再砍一个刚形成的僵尸,九叔是个节约的人,这桃木剑自然是要收回的。

………………

回到南山村,发现村民都聚集在祠堂等待消息,九叔立即上前道:“各位村民,那芭蕉女鬼已被消灭,大家安心回去休息吧!”

“道长法力无边……”

“道长慈悲心肠……”

听说邪祟已除,村民们纷纷赞美起来,九叔连连摆手道:“都回去休息吧,斩妖除魔是我茅山弟子应该做的……”

“九叔,天色已经不早了,夜路难行,请到舍下休息一晚,明天再走。”村民陆陆续续散去,李村长立即上前道。

“嗯,那就叨扰了!”这时候都已经半夜了,虽然能赶回义庄,但看秋生文才两个人仰马翻的状态,九叔点头同意了。

到了村长家,村长立即让下人去做宵夜,九叔没有拦阻,和村长坐在客厅喝茶闲聊起来。

陈秋生找管家要了套干爽衣服,便去井边打水冲洗身体。

他下午顶着烈日练功时就出了一身汗,又跑了七、八里山路,又是一身汗,再被芭蕉女鬼吓出一身冷汗,全身都是汗渍,不洗实在受不了了!

洗完澡,换上一身干爽衣服,陈秋生精神一振,将衣服洗净晾好后,带着愉悦的心情朝客厅走去,准备用过夜宵,就去温暖的被窝里躺着。

走进客厅的时候,正瞧见那村长将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塞到九叔手里,不由暗赞这村长出手阔绰。

也就赞了一下,陈秋生就没反应了。

这钱陈秋生虽然有份,九叔每次也会分钱,但是……

九叔和一眉道长一样,每次将钱公平分配成四份后,大的两份是他和公家的,小的两份才是两个徒弟的。

——这个没话说,毕竟他出力大,拿大份应该,那些道具、衣食也需要大量钱财来购置,也应该拿走大份,但是……

但是每次取完自己和公家的后,九叔都会说句“你俩的我帮你们保存起来,将来好移民到大城市用!”然后把钱收走!

反正就是一分钱也落不到手中,陈秋生是一点也不期待了!

“师父!”陈秋生跟九叔打声招呼后,就在文才边上坐下,等着开饭。

“嗯?”陈秋生正想着夜宵是什么美味的的时候,突然感应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陈秋生扭头一看,就见村长的小妾,就是那个在村口陪在村长身边的艳丽少妇,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村长小妾的目光在他脸上瞧了一眼,开始下移,直移到自己裆部,舔了舔嘴。

“刚洗澡的时候,不会被她偷窥了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僵尸之邪恶秋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