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做诱饵,险失身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 陈秋生和文才蹲在地上,像两个低年级小学生似的,喊着口号,玩着石头剪刀布这一极为很幼稚的游戏。 “秋生,你输了,诱使芭蕉白衣女鬼这一无上光荣任务,就全权你去完成4了!”以剪刀取...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

陈秋生和文才蹲在地上,像两个低年级小学生似的,喊着口号,玩着石头剪刀布这一极其幼稚的游戏。

“秋生,你输了,引诱芭蕉女鬼这一光荣任务,就交由你去完成了!”以剪刀取胜的文才幸灾乐祸地道,脸笑成了狗尾巴花

“你都说这是光荣任务了,自然是赢的人才配去做了。”陈秋生虽然输了,但却面色不变地道。

“混小子,想耍赖?”文才怒道。

“哎呀,咱们划拳之前,又没规定输的去,你既然说这是光荣任务,当然是赢的去了!”陈秋生笑道。

小样,跟我斗,你还嫩点!

“秋生,愿赌服输,赶紧滴上,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文才也有任务!”九叔道。

“是!”陈秋生这下没话说了,他可不敢跟九叔唱反调,文才犯二,就是棍棒相向,唱反调……

“师父,我有什么任务,给你捶背吗?”文才卖萌道,并跑道九叔背后给其捶背,却是想让九叔给他安排个轻松又简单的任务。

“啊哈,你的任务很简单,拿着这块镜子,埋伏在秋生床下,那女鬼一来,就照她!”九叔拿出块四四方方的镜子道。

文才接过来,看了下,玻璃水银制造,好像就是这年头的普通镜子,不由疑惑道:“师父,这好像就是块普通的镜子啊!”

“嗯,是普通镜子,不过我加了金光咒,这明亮度,比以前那面铜制金光镜强多了!”九叔抬着下巴道,看上去颇为自得。

这可是对道术的创新改良,前人可没这本事(自动忽略掉以前没有这种镜子)。

“师父,文才胆子小,看见女鬼就手脚发抖,万一到时候把这法宝打碎了,岂不糟糕?我看还是我和他换换,他做诱饵,我拿这法宝对付那芭蕉女鬼……”

陈秋生立即上前道,准备去抢文才手里的宝镜。

这剧情越来越像《一眉道长》了,万一文才也像阿方那样,自己打手势,踢脚都没反应,让自己和那芭蕉女鬼亲密接触,若他再大头呆点,脱鞋也没反应,自己岂不是要被那非人糟蹋了?

“诶,咱们师兄弟一场,你总不希望我在这种情况下失身吧?”文才一把将金光镜揣怀里,与陈秋生拉开距离后道。

“你是童子?那……”陈秋生瞪眼,正想以让他爽一爽,自己再用金光镜驱散女鬼诱惑这个看见个漂亮姑娘魂就要跟着人家飘走的师弟,就见九叔开始瞪眼了,连忙改口道:“那没辙了,你得记住,这可是牺牲我来成全你,下次……”

“下次的事情下次说,赶紧去准备,尽打嘴皮磨洋工!对了,红绳不能打死结,还有,女鬼来了就大声叫,我会在隔壁接应你们……”九叔说着,在自己身上贴了张隐蔽气息的符纸,闪到隔壁堆放农具的杂物屋去了。

“师父,你可得警醒点,文才这二货我不放心。”陈秋生道。

“少说废话,快点办正事!”九叔骂道,将木门关起。

按照先前九叔所言,陈秋生依言披红戴绿,拿红绳绑了对龙凤烛,点燃龙凤烛后,将红绳一头丢进芭蕉林里,另一头则准备拉进房中,绑在左脚拇指上。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陈秋生一直盯着芭蕉林,倒不是害怕,而是在想那芭蕉女鬼现在出来的话,自己就不用和文才这猪队友搭档了。

可惜,直到退回房间,坐到床上,将红绳系好,那芭蕉女鬼也没有出现。

“这样,只能照师父的话去做了。‘打起精神,假装睡觉’,师父的语文,一定是英语老师教的!”陈秋生心中腹诽着,躺了下去。

木板床“嘭”一声巨响,文才哎呦一声捂着脑袋从床下爬出来道:“你想压死我啊!”

“喂,待会你可得警醒点,我一打手势,你就出来,用宝镜照那女鬼”

“别想着贴你那些辟邪符保护自己,你自己画的符不灵,小心辟邪不成,反而激怒女鬼,咬着你不放!”

陈秋生提醒道,却是怕文才这家伙,和《一眉道长》里的阿方一样,去床沿上贴哪些没用的符箓,错过自己给的暗号。

“知道了!”文才道。

“那我睡了!”陈秋生道了一句,便四平八叉的躺到床上,主要是为了到时候给文才暗号。

话说今天着实很累,一趟下去,陈秋生就有点犯困。他终于知道九叔那句“打起精神,假装睡觉”没毛病,却是怕自己真睡着了!

陈秋生瞪大眼睛,盯着木屋顶上的茅草,努力打起精神,只是眼皮越来越重。

眼睛花了下,陈秋生就见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自己上方。

那是个面容妖艳,身材火爆、裸露大腿的红衣女子。她一出现,就在陈秋生面前扭动摩擦那又白又长的双腿,骚首弄姿,极尽撩拨之能事。

“是那芭蕉女鬼!”陈秋生愣了下,就要给文才发暗号,才发现不知何时,手脚都被绑住了。

“这简直太不按套路来了!”陈秋生郁闷了,张嘴欲呼,才发现嘴也被封了,想动下,弄出点声响,却发现人已被吊起,朝那芭蕉女鬼靠近,越来越近……

那芭蕉女鬼手放到腰带上,一解,红衣如纱帐般滑落下来,将陈秋生罩在其中。

“冷静,不能慌,更不能怕,惊慌伤神,胆气丧阳火弱,更容易被害!”

陈秋生开始慌得一匹,但想起九叔的教诲,再想到九叔就在边上,慢慢镇定下来,反复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慌,十几遍后,成功把自己催眠了,不再害怕了。

“嘶!”这时,陈秋生已被拉得和芭蕉女鬼零距离接触到了一起,那非人的冰凉触感,将他拉回了现实。

“难道穿越第一天,就要失身于这非人,被其xx又oo?”陈秋生想着,急速思索起办法来。

“脱鞋,对了,脱鞋!”陈秋生想起《一眉道长》中,阿豪提醒阿方的办法,奋力将脚并拢,将右鞋蹬掉。

“希望文才机灵点!”陈秋生心道。

鞋落地了两三秒,芭蕉女鬼已经开始亲他脖子了,而文才还没有表示。就在陈秋生想着,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的时候,突然听见“咔嚓”一声,好似玻璃碎裂的声音。

“遭了打破了!”文才有些焦急的声音从床下传来。

陈秋生嘴一抽,这文才,竟然和《一眉道长》里的阿方一样,将宝镜打碎了。

“不过这么一来,芭蕉女鬼应该会去查看情况,我的清白之身,当能保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僵尸之邪恶秋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