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九叔再次询问芭蕉林中可有墓穴,阿三连声摇摇头道:“这芭蕉林里,并也没坟墓,至于是也不是年深日久被荡平了,我就不很清楚了。” “这么想来,不可能会是女鬼作怪了。”九叔道。 “为什么?”文才问着。 “要不然鬼,坟都被荡平了,那得...

听到九叔询问芭蕉林中可有墓穴,阿三连连摇头道:“这芭蕉林里,并没有坟墓,至于是不是年深日久被踏平了,我就不清楚了。”

“这么说来,不可能是女鬼作祟了。”九叔道。

“为什么?”文才问道。

“要是鬼,坟都被踏平了,那得是多少年前的鬼?会等到现在才出来作祟,还是这种小打小闹?”九叔反问道。

文才缩着脑袋退下,再不敢多言。

“带我们到那木屋看看!”九叔对阿三道。

跟着阿三在芭蕉林中转了会,一行来到一座木屋前,阿三道:“这就是阿龙家的木屋!”

九叔拿着罗盘上前推开门,众人还以为他要进去,刚要跟上,就见他突然蹲下,从地上捡起根细红绳来。

九叔顺着红绳朝外找去,发现红绳绑着一对用竹签穿起插地上的红烛,红绳另一头在芭蕉林里。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九叔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句。

“看来这林中有棵树成精了,大家不要靠近这些芭蕉树!”打完玄机后,九叔一边将丢入林中的红绳收回来,一边提醒道。

“啊!”靠着棵芭蕉树的文才惊叫一声,一蹦三尺远,落地后脚底一滑,一屁股摔到地上。

九叔捂脸,好丢人!

“现在太阳都还没落,那树不过成精几天,这时候不敢出来的,你别被师父吓到了!”陈秋生抱着桃木剑,镇定万分地对文才道。

九叔赞许的看了陈秋生一眼,对文才喝道:“还不起来?”

树木成精,本体不能移动,只能树灵出窍,树灵和鬼差不多,只有很强的才敢在白天出没。而这芭蕉精,出现不过几天,现在根本不敢出来作祟。

这个常识,不靠谱的前任秋生难得知道,自然陈秋生也就知道了,而且他还抱着能辟邪的桃木剑,那成精不过几天的芭蕉精,根本不敢靠近,所以他很镇定。

最最关键的是,师父九叔这尊大神在边上,怕个毛线!

“九叔,既然知道邪祟来历,肯请速速设法降服了它!”阿三也是个壮小伙,指不定哪天妖精就找到他头上,连忙道。

“这里这么多芭蕉树,又阴气堆积,指鬼针受到干扰没用,我可不知道是哪棵芭蕉树成精。咱们回去吃饭,等晚上她出来的时候,再除了它!”九叔道。

一行人回到村子,九叔让阿三先带大家去祠堂,查看那些被芭蕉精所害之人的情况。

到祠堂的时候,祠堂外围了百十号人,却是村里的人都来了——这闹鬼,可不是一人一家之事!

推开人群,在祠堂门口,九叔开始查看连同村长的儿子在内的四个被芭蕉精盯上的倒霉蛋。

一番查看过后,九叔对那些焦急等待的家人道:“只是精阳损耗过多,以后多嗮太阳,吃些补血的药和食物便能养回来,没有性命之忧!”

“九叔,那女鬼……”李村长上前道。

“我已知道那女鬼的来历,是个芭蕉树成精,不过芭蕉林太过广阔,无法寻找。”

九叔摆着手道,见那些围着等消息的村民面色变得惊慌,连忙安慰道:“大家放心,今晚我就去芭蕉林外守着,只要它出来,就灭了它!”

“那九叔,先到我家吃饭,晚上好做法!”李村长道。

………………

“师父,刚才你捡到红绳的时候,曾说‘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难道这芭蕉精是那个叫阿龙的死者引来的?”

芭蕉林外,去往南山村必经之路上的一座木屋中,以柳叶开了天眼,趴窗口看了半天也没见一点红色的陈秋生有些无聊的向九叔问道。

“没错!那阿龙应该是听说,把自己披红戴绿伴成新郎,然后以红绳为红娘,绑住一对龙凤烛,点燃龙凤烛,将红绳一头丢入芭蕉林中,另一头拉进房中,绑在左脚大拇指上,躺床上睡着后会有漂亮的芭蕉姑娘来与他共赴巫山,结果……结果不用我说了吧?”九叔道。

“这样真的会有漂亮的芭蕉精来梦中?”文才双目放光的问道。

“在其它地方,或许引不来,有也只是做春梦,但在这阴气郁积,本就容易出怪异之事的地方,肯定行!”九叔道,继而话锋一转道:“怎么,你很想试试?”

“没有,好奇,好奇……”文才讪讪道,连忙低头。

陈秋生没有说话,心里却有些惊了,这引芭蕉精的方法,不是《一眉道长》里的吗,待会九叔不会让他两人作饵吧?

“这个芭蕉女鬼,看来是察觉到我道法高强,不引是不敢来了!”九叔看了眼外面道,不忘王婆卖下瓜。

“怎么引?”文才问道。

“就我刚才所说的方法,不过这芭蕉精已经被我吓住,不是处男,肯定不会过来!”九叔道。

陈秋生与文才一起将目光落到九叔身上,意思不言而喻:九叔是个老处男,偶尔做法用到童子尿,秋生、文才放不出,还能自产自销……

“嗯?”九叔感受到两人的目光,左右一看,翻翻白眼后,若无其事拿掉支着木板窗的棍子,将窗子关上道:“除了我,你两谁上?”

“我已经不是童子了,而且文才那么想梦见芭蕉姑娘,我就把这机会让给他好了?”陈秋生道。

做诱饵,开玩笑!这么危险的事,作为脑袋正常的穿越人士,陈秋生怎么可能去做?

“师父,这么危险的事,还是让给本领更大的师兄去吧,能者多劳嘛!”文才几乎和陈秋生同时推脱道,为了推脱,难得叫了秋生一次师兄。

文才是憨不是傻,说完后又道:“师父,秋生这混小子说谎,他昨天还说自己是处男,罚他去!”

“我昨天是,但过了昨晚,已经不是了!”陈秋生眼都不眨地瞎扯道。

“怎么就不是了?”

“破身了呗!”

“哪破的?”

“我姑妈铺子对面的怡红院!”

“瞎说,你有钱么?而且上妓院是乱淫,要打一百棍,然后毁掉命牌,废去道法,逐出师门,你敢么?”

“……”

“好了,商量出谁去引那芭蕉女鬼了没?”九叔呵斥道,制止了两个经常帮倒忙徒弟的无休止嘴仗。

“文才说他去!”陈秋生道。

“秋生说他去!”文才道。

“你们还是用老办法决定吧……”九叔无力地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僵尸之邪恶秋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