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哈!嘿!哈……” 陈秋生穿着套白色练剑服,全然不顾炎炎烈日的炙烤,认真地地在梅花桩上反复练习着八卦掌。 汗流浃背,打湿衣裳,陈秋生也未停下来安歇,依旧在梅花桩上辗转腾挪着,一直到打完三趟八八六十四式的八卦掌,他才跃下木桩,走到阴凉处处...

“嘿!哈!嘿!哈……”

陈秋生穿着套白色练功服,不顾炎炎烈日的炙烤,认真地在梅花桩上练习着八卦掌。

汗流浃背,浸湿衣裳,陈秋生也未停下歇息,依旧在梅花桩上腾挪着,直到打完三趟八八六十四式的八卦掌,他才跃下木桩,走到阴凉处休息下。

“秋生,你今天练功怎么这么勤奋啊,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文才凑上前来问道,还抬头看了看天,似乎是要看看太阳是不是真从西边出来了。

陈秋生懒得搭理文才这二货,喝了口加了盐的凉白开,休息了下后,自兵器架上取下一把剑来,练习诛邪剑法。

“秋生这懒小子今天有些反常啊!先是认真画了一个小时的符,又认真练了三遍八卦掌,现在又认真练习诛邪剑法,一点懒都没偷……”

九叔从躺椅上坐起,看着认真练习着诛邪剑法的陈秋生,表情有些疑惑。

“只希望他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一直坚持下去!”九叔心道,对于这个机灵聪明,很有修道天赋的大徒弟,他可是寄以了厚望的。

九叔收回目光,看了眼无所事事在自己面前瞎晃悠的文才,脸色一沉,自躺椅上起来,拿出根藤条,狠狠朝其屁股打去。

“啪!”木棍打在文才屁股上,发出很响亮的打肉声,看来九叔下手不轻。

“嗷呜……”文才捂着屁股跳了起来,惨叫一声,很是无辜地道:“师父干嘛打我,我好像没做错事啊!”

“你,也到梅花桩上,认真打三遍八卦掌去,然后回屋画一个小时的符!”九叔瞪着眼道,心道文才本就愚笨……不对,是憨厚,竟然还不如道努力,真是气死我了!

“是!”文才明白了,自己这是被秋生连累了,暗自思索着如何捉弄他一下以报这一棍之仇的同时,爬到梅花桩上,颤颤巍巍的打起八卦掌来——他有点恐高,这还是第一次在梅花桩上打拳。

陈秋生完全不知道文才是怎么想的,其实他也很想做一条咸鱼。可惜他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了九叔的大徒弟秋生,又反复确认过了,没有金手指!!!

在这妖魔鬼怪层出不穷的世界,又跟着九叔这个经常和鬼怪打交道的师父,没有金手指,不努力修炼,遇着厉害的妖魔鬼怪,被虐是小,万一丢了命……

“老天,你是不是遗漏了点什么,穿越者标配的金手指呢?”

陈秋生发泄似的疯狂舞动着手中精钢长剑,倒是将诛邪剑法使得剑影纷纷,很有些气势,看得九叔连连点头。

“《僵尸先生》是低法世界,以我的天赋,就是没有金手指,我也能混得风生水起!”

陈秋生很快调整好心态,认真将三十六式诛邪剑法练了四遍后,以一个潇洒的姿势收剑入鞘,然后保持这个姿势。

他双手按剑,长身玉立,配上那剑眉星目的俊朗面容,真是一不失英气的翩翩美少年。可惜义庄里没有怀春少女,不然他晚上倒是可以出现在别人梦中。

这倒不是陈秋生自恋,他如今确实是个美少年,这个有例证:

秋生姑妈有间胭脂水粉店,而去那店里买东西的姑娘,百分之八十是冲秋生去的;

有鉴于此,每天早上姑妈都会让秋生穿得很帅气的去看店,以此吸引顾客,下午才让他到义庄学道,而秋生要是晚了还不回去,他姑妈还会来跟九叔要人。

这些,原剧中是都有的,只是秋生现在的面容,比剧中的秋生,英俊了好多倍,难怪女鬼见了他,都主动献身……

“练武不用药,就是在上吊!你今天练得这么认真,把这活络油擦身上,温养下筋骨,记得边揉边按,这样恢复得快些!”

陈秋生在原地站了会后,九叔拿着个小瓷瓶,走到站着摆姿势的秋生面前道。

“师父,我好想抽筋了,动不了了,你等我缓一会!”秋生道。

好吧,原来秋生不是在那摆姿势臭美,而是动不了了,原谅我这个旁观者。

九叔闻言,不知所谓的嗯了一声,突然出手对着秋生拳打脚踢起来。

陈秋生刚开始还有些疑惑,但随着九叔的击打,他感觉僵硬的筋骨肌肉有了活力,能动了。

原来九叔是在用特殊的手法给他“按摩”,只是,这出手也太重了吧,痛啊!

“师父,我好了!”陈秋生感觉差不多了后,连忙说道,然后将剑一丢,接过九叔手里的活络油,慢腾腾地朝院中长椅走去。

今天的运动量有些大,脱得只剩条内裤在长椅上坐下后,陈秋生感觉腰背更加酸痛,手脚更加麻痹了,手抖了半天,才拔下活络油瓶塞。

“文才!”九叔喊道。

“师父,什么事?”在梅花桩上颤颤巍巍练着八卦掌的文才立即收工,站直身体问道。

“下来给秋生擦活络油,按揉身体!”九叔道。

“好!”文才兴奋的答应一声,爬下梅花桩来。

“做完后,再去梅花桩上打三遍八卦掌,刚刚软绵绵的,不算!”九叔道。

文才:“……”

文才走过来,将只剩条内裤的陈秋生推倒在长椅上,倒了点活络油到手上搓匀后,就朝他背上搓去,一边搓,一边按揉。

“嗷……痛,文才你轻点!”剧烈运动后,全身肌肉酸痛,轻轻碰一下都疼,更何况有意按揉,陈秋生立即龇牙咧嘴地叫起痛来。

“不能轻,力越大,药力越能渗透进去,功效越好,文才,加大力量!”九叔道。

“臭小子,这次整不死你!”文才面带猥琐笑容,答一声“是”后,使出全力按揉,只疼得陈秋生嗷嗷直叫,而陈秋生叫得越惨,文才就越有劲。

“师父,这活络油是干什么的?”将陈秋生全身都蹂躏过一遍后,文才问道。

九叔躺在躺椅,正翻看着茅山先辈所著的《百鬼注》,听到文才询问,随口答道:“这是茅山秘药,是在练功后,用来活络筋骨气血,让人快速恢复的药。”

“有这好东西,师父怎么不早拿出来,竟然藏私到现在!”文才说话不经大脑道。

“混账东西!就你们以前那练功量,配用这我用九九八十一味名贵药材熬制的活络油?”九叔骂道。

“滚回梅花桩上练拳去!”

九叔越想越气,直接扔了根木棍朝文才砸去,文才闪开后,赶紧爬到梅花桩,继续颤颤巍巍地练拳

这活络油不愧是用九九八十一种名贵药材熬制而成的茅山秘药,不过半个小时,陈秋生便感觉那预计要三天才能散去的肌肉酸痛已经不碍事了。

他站起身来,正准备拿起活络油到屋里擦擦他的大弟弟和臀部,然后修炼会茅山秘传《蕴神诀》,增加点法力,就见一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跑进义庄。

“九叔在吗?我们村闹鬼了,村长让我来请您去驱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僵尸之邪恶秋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