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的阳光是旧的,好像跟五年前离开了时也没什么变化。 春末算严禁热,特别是浔阳这个格外怡人的地方。走出来火车站的道,微风一吹,坐了12个小时火车,重踏往家乡土地的范哲,昏沉沉的脑袋都保持清醒了许多。 他望着站在车站前的那个胖乎乎的...

浔阳的阳光是旧的,似乎跟五年前离开时没有什么变化。

春末算不得热,尤其是浔阳这个分外宜人的地方。走出火车站的地道,微风一吹,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重踏上家乡土地的范哲,昏沉的脑袋都清醒了许多。

他望着站在车站前的那个胖胖的男人,他想给他一个拥抱,但到最后也只是笑了笑。

男人才是最腼腆的,他可以对心爱的女人说出天下最肉麻的甜言蜜语,但对自己的父亲,连一个拥抱都会觉得矫情又不好意思。

“爸。”

“嗯。”那个胖胖的、肤色比记忆中要黑了不少的男人点了点头,脸上也有着笑意,“你吃饭了没有?”

“没呢。”

“怎么不在车上吃点?”

“车上的东西不好吃,又贵。”

“也行,你妈在家给你留了吃的,回家吃吧。”

谈话间,范青领着范哲,走到了浔阳站外路边停着的一辆皮卡旁。

通体白色的皮卡显得有些旧了,引擎盖上写着的‘教练’两个大红字,很是醒目。

范爸年轻的时候在一线城市打工,后来年纪愈大,加上活不好做了,就回了老家。前几年开拉沙土的后八轮,由于政策问题赔了钱,歇了一年转去当驾校教练了。二三十年的老司机,这点能耐是有的。

而当时,范哲正在上大学,花销也大,家里欠了一屁股债,这些年到底也没能还上。

打开皮卡后座门,范青想要帮范哲把行李箱抬上去,被他拒绝了。

“我自己来就行。”

范爸也不勉强,坐到了驾驶室。

车刚启动,开出车站,范青开口道:“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

“估计会多呆一段日子,搞不好不走了呢。”

“嗯?不走了?那……”范青欲言又止,叹了口气,道:“也行,出去五年,一共也没能回来几次,你妈也想你了,回来歇歇也好。”

“嗯。”

片刻后,范爸又开口:“那你那个公司,真的没办法了?”

范哲扭了扭屁股,教练皮卡车坐着不怎么舒服:“员工都发了工资遣散了,地方也转租掉了,能卖的设备也都卖了,几个合伙人亏了钱的都认命了,那还能有什么办法?”

“欠了多少钱?”

“结算完了还欠二十来万,再加上之前借的钱,差不多五十万吧。”

听着这话,范青扭过头去看了看儿子,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倒没有多么沉重。

范爸知道他这是强压下心头的压力,不想让家里人担心。但他本也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更不知道这时候怎么安慰儿子。他只能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

范哲乐了:“你这一个月撑死挣个三四千的,能干啥?放心,你儿子还得起。”

“怎么还?”

“慢慢还呗,我才多大。”范哲脸上看不到什么压力,笑得很轻松。他想着自己行李箱里的那块芯片,心里更轻松了。

……

范哲是个原画师,初中开始就上的美术培训班,高考走的艺考,在盛海艺术学院读动画设计专业。毕业后留在了盛海,参加工作,在原画圈子里摸爬滚打了有差不多五年了。

大城市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容易,虽然这行薪酬不低,但是大富大贵就想太多了。

总归是有点志气的人,不想这样沉寂下去,正好有个机会,趁着手游火热的风潮,有合伙人拉他,做美术总监。

技术入股的同时,范哲还投入了不少资金,几年工作攒下来的钱,外加大笔的借贷,全扔了进去。

然后,就是噩梦般的一年。

连续几个项目胎死腹中,公司已经难以为继,投资人也失去了信心,最终完蛋。

范哲扔进去的钱也就别想拿回来了,连带着八个月的工资都没拿到,差点没饿死在盛海。公司破产清算,唯一给他留下来的,就只是一张不知道哪儿来的U盘,还是他最后一次去公司,从一张桌子上顺手拿的。

重大打击之下,范哲也是好好消沉了一段日子,才慢慢缓过来。

然后,在一次用U盘拷贝文件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顺到手的,并非是一个U盘。

那是一块不知从何处而来、更不知道是什么人生产的芯片,连接到电脑上之后,便就能够直接起到作用。

大约了解一番这芯片的功能,范哲很快就振奋了起来。

这个芯片所搭载的软件,叫做‘维度系统’。

所谓‘维度’,在范哲的理解中,是个强大的工具,是蕴含着他连理解都难以理解的高尖技术的一款图像工作软件。

范哲怀疑这东西是外星产物,没听说过这个星球有什么公司或组织,能生产有这种程度的技术含量的东西。

……

坐着老爹的车,返回到家中。

老旧的小区,跟五年前他离家去盛海时候的光景,并未发生什么变化,一切在他的眼里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熟悉。

他家住在五楼,没有电梯的老小区,只能提着行李在狭窄的楼道一步步的往上走。

好在,这次归乡,范哲没带太多的东西回来。

走到楼上,家门已经开着了,范哲的母亲李蓉,露个头在门外,脸上掩饰不住的是笑容。

“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我就猜是你们。”李蓉将门让开,将父子二人让进了门里。

一进屋,满鼻飘香,还是陪伴了他整个童年和青春的熟悉味道。

李蓉的厨艺,广受诸多亲戚朋友的夸赞,每个来到范家做过客的人,一定会夸一下范母的手艺。

将行李放在客厅,坐到饭桌旁,看着一整桌子的菜,范哲说道:“妈,你做这么多菜干什么?就我们三个,哪儿吃得完啊。”

李蓉笑道:“吃呗,都是你爱吃的,等明天再给你做点别的。”

听到母亲这么说,范哲也就不矫情了。他动起了筷子,一边吃一边夸。

全程,李蓉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范哲快吃完的时候,李蓉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问道:“对了,小哲,这次嘉懿没跟你一起回来是为什么?”

范哲吃饭的动作顿了一顿,然后抬起头,平静的说道:“我跟嘉懿离婚了。”

此话一出,李蓉和范青夫妇的脸色全都变了。

“离婚?!”范青猛的一拍桌子,“怎么回事?”

胖胖的范老爹,此刻惊怒交加,坐在旁边的范母,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

儿子离婚的消息,来得如此之突然。这对于老两口来说,毫无疑问是很沉重的打击。

更何况,夫妇二人对于自己的儿媳妇叶嘉懿,自从几年前第一次见面以来,一直都是非常满意的。

离婚?简直噩耗。

要不是老两口身体都比较健康,这一下子气出心脏病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我的错。”范哲说道,“倒是不怪嘉懿。”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了!”范老爹铁青着脸说道,“离婚这件事情,为什么都没提前跟我们说一下?我说她怎么没一起回来,你这个臭小子!”

范母李蓉的捂着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离婚?”

“前段时间感情不太好,吵了次架,就离婚了。”范哲解释的话不太多,他实在是不想在这方面再多说什么,尤其是跟父母。

范哲的前妻叶嘉懿,是盛海人,父亲早年因车祸过世,被妈妈一手带大,但她妈妈也在她大学毕业那年病逝了。

命运对她并不友好。

两人五年前在盛海相识相恋,那时候范哲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叶嘉懿还在读研究生。三年前,叶嘉懿研究生毕业,两人步入婚姻。

叶嘉懿算得上是学霸一样的人物了,且颇有一些女强人的意思。毕业后,她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三年的时间,就做到了盛海知名投行的中层领导的地步,前途一片光明。

只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的婚后生活远远不如婚前想象的那么美好。叶嘉懿的工作很忙,范哲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房贷、车贷、两人又是都是对生活质量有一定要求的人,经济压力以及其他各方面问题,让他们之间没少产生矛盾。

这一切,在范哲参与投资的公司倒闭之后,完全爆发了出来。

事前,叶嘉懿并不同意范哲投入到那家手游公司的。追逐热点、风口本没错,但是作为一名投资人,叶嘉懿并不看好范哲那家手游公司的前景。

按照她的说法,就是范哲的那家公司‘缺乏核心竞争力’、‘市场研究幼稚不成熟’、‘投资人、合伙人不靠谱’……

事实证明,叶嘉懿的判断没错。

只是,当时的范哲可不这么想,他与自己老婆大吵了一架,然后一门心思投入到了新公司的工作里。

那几个月的时间,他跟叶嘉懿基本是处于冷战的状态。说来可笑的是,那段日子,范哲没收入,家庭的各方面支出反倒是全靠叶嘉懿一个人撑着。

公司倒闭之后,范哲的失落自然不需多说,但给予他最严重的打击的是,他有一次发现了自己老婆的老板,那个叫大卫的男人在追求她。

那是个海龟外加富二代,偏偏还不是那种孬包,人家能力相当的出众,又风度翩翩。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比范哲强得多。

他因为这件事情,与叶嘉懿大吵了一架,最终以二人离婚为结局。

冷静下来想想,范哲觉得,他自己也得为婚姻的失败担上一定的责任。

叶嘉懿性格很强势这不假,但是回想当时的自己,简直就是个混蛋。吃了好几个月的软饭,脾气还那么的暴躁,事业失败的阴云笼罩在他的头上,让他的心态确实出现了失衡。

但是自家老婆与年少多金的上司纠缠不清的事情,总不能忍。

一气之下,离婚协议一签,转头第二天他就回到了家乡。

这些话,他并不想跟老爸老妈讲,一点意思都没有。但爹娘总不会这么放过他,扯着他问了好久。范哲什么也不愿意说,一直到天色都有些暗淡下来的迹象,他才得以脱身。

“晚上吃什么?”进屋之前,范哲扭头问了一句。

“吃吃吃,就知道吃!晚上吃剩饭!”李蓉一点好脸色也没给他。

……

回到屋子里,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庞,将糟糕的情绪扔掉,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

点击桌面上的那一团由复杂的彩色线条构成的图标,他启动了这个名为‘维度’的软件。

‘维度’,是他手里的那个神秘芯片中搭载的系统,并被授权到了他目前使用的这台笔记本之上,后续的使用,就无需通过芯片启动了。

当然,如果电脑丢了,那也没关系。只要芯片还在手上,他随时可以收回对任何硬件或网络设备的授权许可,从而使得这个神秘的系统无法被启用。同时,这个芯片也唯有他自己,方才能启动。

‘嗡’的一下,他那台高配外星人笔记本的散热系统,就被压榨到了最大。

早知道有今天,他吃饱了撑得才会买这么一台游戏本,加钱买个移动工作站多好?

游戏害人,毁我前途!

嗯,等会儿忙完正事儿可以去打把LOL……

‘维度系统’,运行起来可不是区区一台笔记本电脑能吃得消的。

范哲获得‘维度’,虽然没有太久的时间,但是在弄清楚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他就对这东西抱有着非常巨大的热情。

这种热情,甚至足以将公司倒闭、婚姻失败带来的低落一扫而空。

熟练的打开工作界面,那已经渲染了许久的一段动画,终于完成了。

整个动画并不长,仅仅只有十三秒而已,连个短片都算不上。

但内容却不简单。

从一个年迈的老者的面容全境,慢慢缩放镜头,再到这一片奇幻的街景上人来人往,再到放到整座建造在悬崖边上的恢弘美丽的城市,然后结束。

时间虽然短,但其中却有着大量的模型、大量的人物,以及炫目到令人惊叹的城市景象,这些东西,蕴含着极大的技术含量。仅仅是那些模型的搭建,就近乎于需要一家顶尖公司长时间的工作投入。

而更为令人惊叹的是,从人物造型再到城市街景面貌,整个风格将写实与魔幻结合得十分出色。

想要达到如此的技术水平,非业内最顶尖的特效公司不可。

然而,这一切,都是范哲一个人做的。

从概念设计、原画图稿、再到模型搭建、人物的表情和动作设计,除了最终的渲染……全部由他一手包办。

虽然花费的时间稍微久了一点,尤其是在模型上的智能搭建,还差点要了他这台笔记本电脑的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跑完。至于最终的成片渲染,更不是一台电脑就能搞定的,是被他丢到了渲染农场去搞的。

但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他之所以能够完成这一切,全靠‘维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幻想娱乐帝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