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铃音影视拍摄基地。一个月前,她和傅鸿泽结婚了,为了避免出现舆论殃及,可以选择掩藏一段时间,幸好之前她但是是一个十八线演员,这部网剧中戏份也是一个配角,比不上李一个月前,她和傅鸿泽结婚,为了避免舆论波及,选择隐藏一段时间,好在之前她不过就是一个十八线演员,这部网剧中戏份也就是一个配角,比不上李依依女主角的戏份多,闭关之前,她已经没有多少戏份需要拍摄,导演不管能不能接受,看在龙城首富傅家的面子上,也只能答应。。...

第二天,天语影视拍摄基地。

一个月前,她和傅鸿泽结婚,为了避免舆论波及,选择隐藏一段时间,好在之前她不过就是一个十八线演员,这部网剧中戏份也就是一个配角,比不上李依依女主角的戏份多,闭关之前,她已经没有多少戏份需要拍摄,导演不管能不能接受,看在龙城首富傅家的面子上,也只能答应。

走到天语门口时,一群记者乌泱泱堵在门口,苏蔓雪即使全副武装,依旧在现身的第一时间就被堵了个正着。

“苏小姐,请问外界传言傅鸿泽本来要娶的是苏家大小姐苏梦菡,这件事是真的吗?”

“苏小姐,听说你为了嫁入豪门故意爬床,对于这个传闻你怎么看?”

“苏小姐自从一个月前的婚礼后停止了拍戏,请问这次为什么忽然返回?”

“苏小姐觉得傅太太的身份,将给你的职业生涯带来哪些影响?”

一群人七嘴八舌,长枪短炮都对准了苏蔓雪,苏蔓雪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终于挤进了楼里,一进去,就听见一声大叫。

“蔓雪,你终于回来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穿柠檬黄连衣裙的女生激动地扑了上来,“你这一个月消失的真彻底,连我都联系不上你!”

“乐乐,”苏蔓雪无奈地笑了笑,抱了抱她的肩:“让你担心了,我没什么事。”

“你是没什么事,我事情可大了!”袁乐乐凑近苏蔓雪耳边,瘪着嘴小声嘟囔,“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把我分去给李依依当经纪人助理了,她脾气可差了,天天找我茬儿!”

袁乐乐一脸受委屈的神色,苏蔓雪眼神中一抹冷意闪过,李依依,和她一个公司的小演员,这次他们两个一起接了一部古装言情网剧,虽然是小成本制作,但剧本人设都很好,还没有播出,预告片已经有了不错的反响。

但李依依一直看她不顺眼,以前在公司里就没少给她找麻烦,袁乐乐是她的经纪人,她不在公司,李依依当然指不定怎么刁难她。

“放心,没事了,我回来了。”苏蔓雪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两个人一同去了化妆间,苏蔓雪才在化妆间门口一站,顿时吸引了许多视线,苏蔓雪恍若不觉,径直走回自己的位子上化妆。

“哟,我们的大名人回来了,苏蔓雪,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本事啊?”

一个已经换上一身宫廷襦裙的女星走了过来,满头珠翠,正是扮演女一号的李依依。

苏蔓雪一言不发,李依依轻蔑地看着她,不依不饶:“苏蔓雪,说话啊,我们可都想学学你这个爬床的功夫呢,不然我们集资给你开个讲堂让你好好发挥?”

“你胡说八道什么!”袁乐乐第一个看不过去,窜起来瞪着她怒道。

“我胡说?这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了,你问问谁不知道!”李依依冷哼一声,“苏蔓雪,没想到你为了搏出位,还真是下了血本!只是听说傅鸿泽性格恶劣的很,又早有了白月光,你还真是上赶着倒贴!”

“说够了吗?”苏蔓雪化好妆,站起身看着她,淡淡道。

李依依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随即似乎生气自己为何要后退,又往前迈了一步,“没有说够,自己做的事还怕人说,苏蔓雪,你未免太虚伪了吧!”

苏蔓雪勾唇冷冷一笑:“是啊,我是做了没错,可我现在毕竟占着傅太太的身份,代表的可是傅家的脸面,你要是继续让我难堪,就算我不追究,你以为傅家会放过你?”

“你!你给我等着……”李依依脸色青白,恶狠狠瞪她一眼,转身高喊,“走,开拍了,磨磨蹭蹭,都干什么呢!”

一群人呼啦啦涌了出去,化妆间里寂寂无声。

“蔓雪……”袁乐乐担心地看着她,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你不在的这一个月李依依在公司里越发猖狂了,你要小心啊,她心眼小的很!”

苏蔓雪笑了笑,握了握她的手:“放心吧。”

在剧中她饰演一个女配,这场戏份就是设计女主反被女主打脸,在男主面前摔跤出丑,险些掉进湖里,导演喊开始时,苏蔓雪几乎瞬间就投入了戏份。

演到该摔倒时,苏蔓雪正准备摔向一旁的软垫,却不料一旁的李依依忽然尖叫一声,直直向她扑来!

苏蔓雪被她一撞,昨天晚上和傅鸿泽争执时崴到的脚腕顿时一整钻心疼痛,身形不稳,兜头栽向湖里!

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扑通一声巨响,四周的水严丝合缝向苏蔓雪涌来,她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白茫茫,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苏蔓雪想要移动,才发现,自己的右脚被紧紧裹了纱布固定,浑身也没有力气,丝毫动不了。

病房门外似乎十分吵吵嚷嚷,隐约听见袁乐乐怒气冲冲的声音:“她现在受伤了,继续静养,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这种时候也只顾着你们的娱乐新闻吗?”

“到底是谁告诉你们她在这里的!”

门外依旧吵吵嚷嚷,门被推得砰砰响,那群记者明显没有听进去这些话。

苏蔓雪心中却一片平静。

她虽早有预料李依依肯定会暗中记恨她,但却没有想到李依依已经到了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步。

耳听得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嘈杂,苏蔓雪终于躺不住了,她扶着栏杆下了床,倚着墙一点点往门边挪。

忽然,门被人猛地推开,袁乐乐正要努力把人推出去,忽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愣愣看着门内的苏蔓雪。

苏蔓雪一脸平静,直视这些记者,冷冷道:“不是想采访我吗?说话啊。”

“蔓雪!”袁乐乐回过头,惊恐地看着她,“你怎么下来了,这里有我,你快回去,关上门!”

众人看了看她的脚,怔了两秒,忽然醒悟一般,开始疯狂闪烁起快门,拼命想挤进门里,七嘴八舌吵嚷开来。

不知是谁推了袁乐乐一把,袁乐乐忽然一个踉跄摔倒,正撞上苏蔓雪,两人双双倒在了地上。

“蔓雪,蔓雪你没事吧?”袁乐乐十分慌张,忙爬起来扶她。

苏蔓雪坐在地上,咬牙忍着脚腕的疼痛,看着那群记者的眼神却十分阴冷,生生让人不敢接近。

终于,有一个记者似乎想要进来,正在这时,一道清朗的男声忽然响起。

“你们都堵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是病房吗?”

声音落下,有人自发为他让开一条路,一个穿着驼色休闲装,栗色头发,五官精致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的眼睛十分清澈明亮,这会儿却像乌云密布一样染了阴霾。

看清男人长相后,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响起。

“顾明杰?”

“是顾氏新闻发布会上说的下一任继承人?!”

“真的是顾明杰!他回国了?这可是大新闻,怎么没人报道,快,快,拍照!记录!”

苏蔓雪却愣了,她怔怔看着男人,好像又回到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小少年认真地看着她,说:“蔓蔓,你等我,等我回来,一定会娶你的。”

时间一晃,就是十年。

“蔓蔓,”两个身影渐渐在眼前重叠,顾明杰伸出手,含笑看着她,“我回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傅少娇养小甜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