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会突然这么温柔如水?”郎家赫这举动让何雨檬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如何应付,不由自主红了脸。郎家赫笑了笑,接着扭脸看向面前的“一家三口”,脸色一瞬间变的铁青,地说郎家赫笑了笑,然后转脸看向面前的“一家三口”,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说道:“你们这一家三口一起欺负我的妻子,我该如何教训?”声音淬着夺人性命的寒意,对方三人神态马上变得紧张。。...

“他,怎么会突然这么温柔?”郎家赫这举动让何雨檬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如何应对,不由自主红了脸。

郎家赫笑了笑,然后转脸看向面前的“一家三口”,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说道:“你们这一家三口一起欺负我的妻子,我该如何教训?”声音淬着夺人性命的寒意,对方三人神态马上变得紧张。

“呵呵,郎总,我们哪里会欺负雨檬?我们刚刚是家人之间闹玩笑而已,请您见量!”何承志见情况不对劲儿,马上狗腿地讨好郎家赫。

然而,下一秒,郎家赫却已经掐住了苏如悠的脖子,何承志惊恐地劝道:“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她怎么也算你的丈母娘……”

郎家赫冷冷地勾唇,说:“听着,何雨檬现在是我的妻子,你要是再敢在她面前出言不逊,我一定让你比现在难受一万倍!”

说罢,扔开了苏如悠,转身就牵着何雨檬离开了何家。

何承志等人站在原地,脸色灰溜溜。

何雨檬坐上了郎家赫的车,郎家赫淡定地转着方向盘,何雨檬想了一下,开声打破了沉默:“刚刚,谢谢你!”

声音有一丝感动的柔软,何雨檬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维护她。

郎家赫充耳不闻般,没有回答,脸色冷硬,似有不悦。

“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可能——”

“我刚刚只是为了不让‘郎太太’难堪,不想让别人有机会说我郎家赫连自己的新婚妻子都保护不了!”

“……我知道了!”何雨檬被郎家赫的话噎了一下,点了点头。

忽然记起他说过,他娶她不过演场戏而已,她只管配合就好了,事实上,她也不想跟他夫妻,这样正合她的意。

“明天晚上陪我去一趟宴会!”车在别墅前停下,郎家赫边往别墅走,车说。

“好!”何雨檬快步追过去,尽量与他并肩走进别墅。

演戏演全套不是?

第二天晚上八点,当身穿一袭海蓝色星光长礼服的何雨檬挽着身穿白色西装的郎家赫的走进宴会厅时,她即时成了宴会厅里最瞩目的焦点,众人纷纷离开了何佳琪,向何雨檬聚拢过去。

“郎总,你的太太今天晚上看起来实在太美了!”

“你们太般配了!”

“希望你们百年好合!”

……

这些祝福的话语让何雨檬很意外,却还是微笑地点了点头,配合郎家赫表现出恩爱的模样。

站在人群外的何佳琪见何雨檬一副众星捧月的样子,妒忌得浑身发抖,扬声说道:“哼,何雨檬不过是个小三生的女儿而已,他们怎么可能般配?”

何佳琪极其刻薄的声音传来,众人马上开始议论纷纷。

何雨檬的脸色惨白,郎家赫的脸色沉黑。

穿着一身珍珠白礼服的何佳琪挽着褚玉飞的手缓缓走来,笑意阴毒:“在场的各位,我可没有说错,何雨檬的妈可是勾引我爸爸的狐狸精……”

“什么?”

“怎么可能?”

……

众人议论纷纷,看何雨檬的眼神纷纷变得失望和嫌弃,刚才的对的赞美和祝福变成了奚落和讽刺。

何雨檬无言以对,微微低下了头,脸色难堪,因为何佳琪说的是事实,她的生母的确是个小三而她是小三的女儿。

“怎么不反驳?”郎家赫小声问,何雨檬更加难堪得不由得揪紧了他的衣袖。

“默认了?”看见何雨檬这个小动作,何佳琪继续说:“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恐怕何雨檬根本不是什么好女人,娶这么个女人回家,真是委屈了郎总了……”

何佳琪这是暗地里嘲讽郎家赫等着被带绿帽。

众人碍于郎家赫的权势,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声音渐渐少了,脸色却无不替他可惜,何雨檬成了他们眼里的狐狸精。

何雨檬难堪得想转身逃离这里,却被郎家赫不着痕迹地拉了回来,宠溺地揽入怀里,这时才开声:“我郎家赫看妻子的眼光跟看合作伙伴一样准,在座的各位什么时候见有传闻我的合作伙伴有问题?”

郎家赫这话一出,现场彻底安静,纷纷等着后话,郎家赫搂着何雨檬走到何佳琪面前:“倒是举办宴会的人眼光不太好,随便就放一个没教养的,随便咬人的狗进来……”

“你!”何佳琪被他讽刺得脸色惨白,众人开始议论,觉得郎家赫说得有理,替何佳琪捏了把汗。

“要是我家有这么一只乱咬女主人的狗,我一定打断她的腿不成!”

此时,闻声赶来的宴会负责人马上道歉道:“我给郎夫人道歉,郎总请不要跟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我会处理的。”郎氏是一等贵宾,他们怠慢不起。

三分钟之后,何佳琪被宴会的保安狼狈地拖了出去。

“郎家赫,谢谢你刚刚替我说话。”

两人跳着华尔兹,何雨檬轻声说,声音轻柔,目光里闪烁着真诚和感动。

“你忘了,我是为了维护我和‘郎太太’的脸面!”声音沉冷。

“你为什么要娶我?我们之前没见过,应该没有好感,你大可以找个理由推了这场婚姻。”

郎家赫低眸看她,脑子里闪过她说着不稀罕他的画面,脸色有点铁青,说:“你只要扮演好我妻子就行,其他的轮不到你问。”

何雨檬下意识轻轻努了努嘴:“知道了!”

此时何雨檬身后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何雨檬,她一下子抱紧郎家赫,而郎家赫顺势揽紧她,何雨檬的下巴枕在对方的肩上。

此时的两人,远远看上去像极恩爱难分的眷侣。

看得不远处拉着一个外国女人做样子的褚玉飞脸上冒烟,眼神妒忌。

跳舞过后,何雨檬陪着郎家赫应酬了一番,喝了两杯香槟,身体却出现过敏反应,她不得已去洗手间。

她怎么也没想到,褚玉飞竟然会跟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女洗手间,请你出去!”

褚玉飞扣紧了门,步步逼近,何雨檬步步后退。

“何雨檬,真没想到我出个差回来,你就已经勾搭上郎家赫了!真讽刺!”

说着将何雨檬摁到了墙上。

“你想干什么?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你跟郎家赫才是真的不可能!”褚玉飞面目狰狞:“他一个活不了三个月的男人能给你幸福?雨檬,给我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只有我是真的爱你……”

说着,他不顾何雨檬的挣扎,捧起了她的脸,强硬吻了下去——

啪!

“我现在已经是郎家赫的妻子了!你给我滚!”

何雨檬一个耳光将他打蒙,下一秒他彻底被激怒,发狂似的胡乱扯着何雨檬身上的礼服,作势霸王硬上弓:“想跟郎家赫幸福?你是我的!”他扯下了何雨檬的礼服,试图霸王硬上弓——

“咔哒!”

洗手间的门此时却被推开了,褚玉飞一愣,何雨檬立即推开了他说:“如果你不想跟何佳琪一个下场,你最好马上滚!”

褚玉飞看了一眼愣在门口,明显受到惊吓的女人,转身黑着脸离开了洗手间。

何雨檬躲进了其中一个格子,哭了起来。

15分钟后,她收拾完自己才离开洗手间,她回到宴会厅的时候,

众人正围在一起,看着同一个方向,窃窃私语讨论着什么,她顺着人群的视线看去——

轰!

大屏幕上正慢慢播放着刚才她跟褚玉飞在洗手间里纠缠的画面,何雨檬如遭晴天霹雳,下一秒,她跌撞地拨开人群,想找到郎家赫跟他解释清楚。

她却是在门口拉住了他:“郎家赫,你听我解释!”

“滚!”

郎家赫一把甩开了她,黑着脸离开。

跌倒在地的何雨檬成了众人的笑话,爬起来之后她想离开,却迎面受了从门口走进来的何佳琪一个耳光——

啪!

分外响亮!

两秒过后,何佳琪竟然开始啜泣:“姐姐,你怎么这样?你明明已经跟郎总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勾引我的男朋友?嘤嘤嘤……”

“你怎么跟你妈妈一个样儿?装得这么好,害大家都信你不相信我,呜呜呜……”

何佳琪的指控让众人纷纷倒戈,对何雨檬指指点点。

百口莫辩,何雨檬只想离开这里,却被“热心”的众人逼到了宴会厅外的露天泳池边。

“你不打算解释吗?”刚才狗腿的宴会负责人见郎家赫不在这里,对何雨檬不屑地呛过去。

“请大家相信我,那些照片根本不是事实……”

何雨檬试图解释却被何佳琪打断。

“你当然说那些不是事实,你怎么可能承认?”何佳琪吼过去。

何雨檬看向何佳琪身边的褚玉飞,说:“明明是褚玉飞耍流氓,想伤害我……”

众人聚焦到褚玉飞的脸上,何佳琪暗地扯了扯褚玉飞,眼神警告他别说话,褚玉飞笑了笑,说道:“郎太太,我们刚才在洗手间里,你叫得可享受了不是?”

“你……”

众人纷纷唏嘘,对何雨檬各种咒骂,脑子发蒙,想走,却无力抬腿,只往后趔趄了一下。

此时,何佳琪走到她的面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不要脸的贱货!去死吧!”

砰!

何雨檬被何佳琪一把推进了泳池里。

“救命,救命呀……”

众人只对着泳池里的她指指点点,没有一个人愿意救她起来。

褚玉飞见状拧了拧眉峰,于心不忍,想去救人,却被何佳琪拉住了袖子。

最后,一位穿灰色西装的绅士脱下外套,跳入泳池,将何雨檬救起。

“谢谢!”

狼狈不堪的何佳琪在草地上站稳,低声说了句谢谢,转身赤着脚逃离了这里。

“你为什么要救那种女人?”围观人群里的某个女人不悦地问。

“我不救她,难道看着她死?”男人转身,对众人不屑地扯了扯嘴角。

“那个女人给郎氏的继承人郎家赫戴了绿帽,你敢救?小心郎家赫找你麻烦!”

男人笑了笑,对何佳琪说:“该小心他的是你!我不怕他!”转身就要离开。

“你究竟是谁?”

何佳琪对着他的背影问。

“郎,孟,毅。”

“他姓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