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到处看一看,小心翼翼的抱着刚挖出的子风藤朝园子里跑过去的,她个子本来便不高,抱着有些茂盛的子风藤稍稍费力,她咬牙,进一步加快了脚下的步子。还没直到院子门口,几道还没等到院子门口,一道声音直接将她叫住。。...

女童四处看看,小心翼翼的抱着刚刚挖出来的子风藤朝园子里跑过去,她个子原本便不高,抱着有些繁茂的子风藤稍微吃力,她咬咬牙,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还没等到院子门口,一道声音直接将她叫住。

“莞尔!”

女童只好灿灿的停下脚步,回头挂上个自以为甜美的笑容,甜腻腻的说道,“爹爹!”

萧远山皱起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儿,一身的泥土,鞋子脏兮兮的,就连发髻也凌乱不堪,当下愠怒的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变成这样子!还有没有点大小姐的样子!”

萧莞尔不好意思的一笑,也跟着自家爹爹视线上下看看,依旧是如蜜糖般的笑容,“哎呀,爹爹,女儿这不是去挖好东西去了,您看看!”说着将怀里那蔫蔫的子风藤给萧远山看。

“子风藤?”萧远山有些讶异,“我们萧家何时有了这子风藤?”

“哎呀,还不就是、、、”萧莞尔一下子捂住嘴,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差点说漏嘴了,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去了禁地,那还不被剥掉一层皮?“反正您不要管女儿了,女儿喜欢这子风藤,赶紧回去种上了!”

萧远山还是一脸狐疑的样子,眼睛上下看看子风藤,总觉得这不只是植物那么简单。他探查性的伸手在子风藤枝条上摸了摸,未感觉到灵气,心里当即松口气。看来是他想多了,这子风藤只是简单的植物罢了。

“罢了,你回去吧,好好换一身衣服,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好歹也是萧家大小姐、、、”

“知道了知道了!”萧莞尔等不及他说话,小短腿快步的跑进了庭院。

再不把子风藤埋进土里,这小妖就要升天了!

?

“哗啦”的一声,清凉甜美的水入了土壤。

原本蔫蔫的子风藤得到滋养,顿时便有了精神。它扯扯枝条,方才被萧莞尔弄的有些形态不美,它可是个爱美的子风藤!

“好点没有?”萧莞尔蹲下身子和子风藤平视,“刚才若不是爹爹叫我,就不会这么慢了!”

子风藤依旧是病恹恹的,“恩,我没事了。”

萧莞尔左右看看,对着子风藤“嘘”了一声,“你还是不要随意说话的好,若是被我爹爹发现你是妖物,肯定要收了你的!”她心有余悸的摸摸胸口,刚才爹爹检查的时候,她一颗心吓的都要飞出来了。

子风藤似懂非懂,它也觉得刚才那个男人有些可怕,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它可不敢想象若是被发现了,被那个人打的魂飞魄散是什么下场。

“现在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住下,每日的甘露是少不了你的!”萧莞尔笑眯眯的扑了扑手,站起身子,“萧家灵气很足,没准你忽然间就得了元气,修成人身也是有可能的。”

子风藤没什么反应,但还是说道:“恩,我知道了。”

“你好像有些不开心,怎么了?”萧莞尔注意到子风藤的情绪。

“就是突然换了土,有些不舒服。”子风藤摆动了几下自己的枝条,示意萧莞尔自己很健康。

萧莞尔满意的一笑,“这就对了嘛,熟悉熟悉环境,虽然还是在院子里出不去,可最起码可以见到很多人的!”提到这里,萧莞尔突然凝神,“你可万万不能有害人之心,要是被我发现了,肯定饶不了你!”

“就你?”子风藤似乎是来了兴趣,打量了下身前这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嗤笑了几声,“还不够我枝条抽的呢,还饶不了我?”

话音刚落,面前的小姑娘突然伸出小手,一股幽蓝的火焰跳跃于掌心,吓了子风藤一跳。萧莞尔笑眯眯的举着火焰靠近子风藤,“你说说,我有没有可能饶不了你?”

子风藤当下什么话都没有了,得,它弱小,它就忍着。

“对了,小妖物,你叫什么,应该得有个名字吧?”萧莞尔坐下身子,靠着子风藤而坐,睁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子风藤瞧。

子风藤一愣,她好像真的没什么名字,从有了意识开始,就被人一直叫废物来着。不过犹豫了下它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我没有名字。”

萧莞尔闻言,笑的不见眼,“那就叫忍冬吧。”

忍冬?

子风藤一愣,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随后便是清雅的女音传出,“恩,那就叫忍冬。”

?

太白山缥缈峰

“沚溯,如今妖物肆虐,正是我们除魔卫道的时候,你在缥缈峰也有了许久的日子,相信你父尊应当是放心的。”太白仙翁笑着捋捋胡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爱徒。

一身艳红如霞的衣衫,面前的少年款款玉立,若是不知是男子,恍若会以为是哪家的窈窕淑女。他长发如墨,胡乱的绾了个发髻,通体翠绿的碧玉簪子将松散的发髻固定好,偶有一缕发任性的飘散在风里。整个人慵懒肆意,面对师父也是如此。

他抬眼,深邃若深井的眸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山下那笼罩着的薄雾,红润饱满的唇微微勾起,“除魔卫道吗?”

“沚溯,师父知道你还怨恨天帝赐死了你的母妃,可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太白仙翁瞧着眼前少年冷漠的眼神,不由的叹了口气,“若非当初,这天下局势也不会这般乱。碎玉宝珠不翼而飞,镇守的神兵利器也被打散在尘世,这些都不是我们能预料的,你又何必一直和天帝呕着气呢?”

白沚溯闻言,细长的眸子一勾,带着美妙无双的笑意,恍若是那朝霞山上迎风舞蹈的九尾狐,自古以来,九尾狐一族最擅长的便是摄人心魂,任何人都难以逃脱其狐媚之术。

“师父,沚溯别无他想,只要是师父吩咐的,沚溯必然遵从。”低沉婉转的声音从他唇中溢出,眼底流光却是缤纷乍现,举世无双。

太白仙翁瞧了瞧白沚溯,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便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罢,你让童儿跟着你下山,去看看凡尘疾苦,便什么都明白了。”

“是,师父。”白沚溯依旧是那副散漫的模样,旋即红衣一闪,便不见了踪影,空留下一股奇异的幽香。

“都是缘,缘呐、、、”仙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太白山,久久不散。

?

“都给你浇了这么多天的甘露,怎么还是病恹恹的?”萧莞尔捏着忍冬的枝叶,上下看了看,发觉上面的叶子竟然有些泛黄,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忍冬有气无力的抬头看看萧莞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方才只是用了点力气,叶子便又黄了一片。

“啊!忍冬!”萧莞尔又慌又急,不知道该怎么做,身边摆放的都是关于子风藤的书籍,乱糟糟的一片,也不知这忍冬是犯了什么毛病。

萧柳华刚一进来,看到的便是满地的书籍,自己不过八岁的妹妹惊慌失措的坐在地上,小手还不断的在书本上翻找着什么,一副着急的样子。

“莞尔,你在那里找什么呢?”萧柳华要比萧莞尔大三岁,眉清目秀,丰神俊朗。

萧莞尔无措的抬头看看自己的兄长,沾着泥土的小手抓着萧柳华的下摆,“哥哥,你看看,快看看忍冬怎么了,叶子突然就变黄了,我找了书,怎么做都没用。”

“忍冬?”萧柳华一愣,随后低头便看到面前像是要枯萎了一般的子风藤,当即一笑,“是子风藤啊,我还以为是什么。”

“哥哥,别顾着笑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忍冬是我的好朋友!”萧莞尔快要急哭了。

萧柳华嗔怪的瞪了自家妹妹一眼,“就你事多,好端端的还和植物做了朋友,还给起个名字,真是的、、、、”他也不含糊,全家自然是最宝贝这个妹妹的,他也不例外。

忍冬依旧是弱弱的摊在那里,一句话不能说。萧莞尔说过的,若是说话被人发现,会被收了的!紧接着,她便感觉到面前的男孩子捏着她的枝条细细的看了会儿,似乎是在找什么的样子。忍冬还是第一次有除了萧莞尔之外的人靠近自己,有些害羞和喜悦。

“哥哥,有什么发现吗?”萧莞尔急切的问道。

“莞尔,你给它浇灌的是什么?”萧柳华捏了捏忍冬身边的泥土,用手指细碎的捻了几下才问道。

萧莞尔皱眉,“我用的是甘露啊,院子里的植物大都是用甘露浇灌的,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在这了。”萧柳华忍不住笑出声,随后摸着忍冬的枝条说道,“甘露性寒,不大适合子风藤,看它的样子应该是刚生成不久,还不能用甘露浇灌。应该以尿素为主,以增加营养。还要不断的剪枝,以轻剪为主,这样不会伤及根本。还要再盖泥土过一冬,等到明年春天肯定长的健壮!”

萧莞尔听的一脸认真,“原来是这样!”随后垮下一张圆脸,“尿?这、、、、”

“莞尔你别埋怨,初期靠这个还是有很大帮助的!”萧柳华笑眯眯的,说着他忽然浑身一激灵,“说到尿,我还真就有,先用我的给它试试!”说着竟要站起身对着忍冬脱下裤子。

忍冬原本病恹恹的神色听到这话,顿时炸毛了,这还了得!

“臭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斩尽春风故人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