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我和家畜

枪而涌入这所学校的被我称作家畜的和平发展笨蛋们,更本难以在这些科目上看见我的背影。他们在课下从来不与训练馆基本绝缘,只明白打篮球泡妞。“切,这种身上丝毫感觉将近临战的很紧张感的家伙,更本我不配称作defender,也我不配和我当朋友。这些上了战场是因为未来的于是,我在学校的朋友屈指可数,也就是有时放学后在训练场上碰到的几个有志者。不过,就连他们中的大部分,也只是想在安全区谋一份类似警察的工作。这份工作只有在学校中各个科目中均表现优秀的人才能担任,毕竟这些人是要拿来向民众充门面,骗民众对defender这个部门的支持的,自然是要选一些好学生。所以我和这些稍有交流的“朋友”也注定不是同路人,所以我在这所学校中,依然是孤独的。。...

深海潜流

推荐指数:10分

《深海潜流》在线阅读

  我叫孙逸飞,和表妹孙恒雪不同,是一个攻击手,惯用的枪支种类更多,基本所有常见的冲锋枪、突击步枪、******和轻、重、通用机枪都会用。但用的最顺手的就是AUGA3、HK416、M4A1、G36、Vector、G18还有DE这几把了。而且为了更好地适应战场,我们还要学习各种常用载具的驾驶与操控,还有对各类泛用重武器的使用。在这些课程上我都拿到了全班第一,而且都是全级前十。说老实的,那些只是为了玩枪而涌进这所学校的被我称为家畜的和平笨蛋们,根本无法在这些科目上看到我的背影。他们在课后从来与训练馆绝缘,只知道打球泡妞。“切,这种身上丝毫感觉不到临战的紧张感的家伙,根本不配称为defender,也不配和我当朋友。这些上了战场就是未来的IP的家伙,以后除了拖我的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于是,我在学校的朋友屈指可数,也就是有时放学后在训练场上碰到的几个有志者。不过,就连他们中的大部分,也只是想在安全区谋一份类似警察的工作。这份工作只有在学校中各个科目中均表现优秀的人才能担任,毕竟这些人是要拿来向民众充门面,骗民众对defender这个部门的支持的,自然是要选一些好学生。所以我和这些稍有交流的“朋友”也注定不是同路人,所以我在这所学校中,依然是孤独的。

  但孤独也是有好处的,我不像那些家畜一样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谈什么明星八卦,Billboard还有像NBA什么的,所以我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去训练,上一些冷门但实用性高的选修课来充实自己。所以,现在我对于自己作为一个defender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又是一节射击训练课,这一次我带上了我的Vector,这把冲锋枪由于使用了特殊的无后座力结构,将后坐力的传递方向偏移了,所以枪手受后坐力的影响非常小,在此基础上,Vector的射速非常高,但却几乎没有对射击的精准度造成影响。我装上红点瞄准镜,提前抵达了射击场,校准了枪,做好了完虐那帮家畜的准备。“就让你们再次感受一下你们和我的差距吧,呵呵。”

  前半节课是模拟的IP移动靶射击,和平常的射击场不同,这个训练场没有隔板和桌子,也就是说,完全模拟实战时和IP脸贴脸的状态,没子弹了也要从自己的身上的弹匣袋找备用的弹匣。怎么说呢,学校的良苦用心我是理解的,也是赞赏的,但这帮家畜一到了这种状况就会像肾上腺髓质功能亢进一样大喊大叫着向IP冲过去......喂喂,这是什么啊,天皇万岁吗?我依然按照自己的风格,站在一定的距离上,用精准的几连发点射一个一个地给这些移动靶爆头。由于我站的远,换弹时也不慌不忙,不会像那帮家伙一样时不时动作就要卡顿一下,搞得队友不得不给他擦屁股。“你们虽然组成了小队,但还远不如我这个孤独者,真不愧是家畜啊,呵呵。”

  最后,在模拟训练结束后,我再次当仁不让地把第二名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伴随着他们“欸,不是吧...”“怎么会”的哀叫,第二节的训练开始了,是最近新增加的课程“对人战”,也就是说,同学分成两组,互相对打。平时这帮家畜对这种训练根本不以为意,觉得没有什么用,所以分组也完全不严格,我被基本孤立了,只有两个平时性格还算不错的女生到了我这一边来,剩下的四十多号人都是我们三个的敌人。不过比起人数上的悬殊,我更在意的是这两个队友的心理状态,这两个家伙已经有点腿软了。我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实在不行就自己出去投降吧,别拖我后腿就行。”结果意外的是,我这么一说,这两个家伙反而有了斗志。我一看这也好啊,就简单地告诉她们要好好利用掩体,射击时只要探出上半身,换弹时要躲在掩体后,移动时要低姿迅速和不要死守一个点之类的技巧,就让她们出发了。

  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但与她们的路径基本平行,可以偶尔掩护一下她们。不过,接下来对于我而言,才是真正的娱乐时间。我拿出插在弹匣袋中的消音器,拧在了枪口上,通过迷宫般四通八达的掩体训练场道路,绕到敌方纵列队型的后方,跟上去一个弹匣扫过去,不够就拔出格洛克边往前冲缩短距离边开火,把那些不知所措的家畜收拾个干干净净。出局的人被站在上方监视的老师按规则叫出了场外。就这样,我一个人就干掉了对方大部分人。与此同时,我注意到,我那两个队友似乎也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是,有一个三人小分队正在像我刚才做的一样从背后悄悄地靠近她们。我也刚换完格洛克的弹匣。虽然是家畜,但这两人好歹也是我暂时的队友,还是救一下吧。于是,我举起格洛克,把快慢机拨到三点射档位,远距离地对那三人开了几枪。我不敢扫射,万一不受自己控制的后坐力上跳把弹道对准了他们的头怎么办?那可就误杀了。虽然我们学校最近新换装的制服是用防弹纤维做的,但头部可是没有防护的。“真是的,这下我的位置又暴露了,那两个妹子,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我边换弹匣边撤离了现场。最后,我们这一方无损完胜。

  下课后,那两个妹子追了上来,真是麻烦。“孙同学,刚才真是谢谢你了。”看起来是说我刚才在训练场上提醒她们的事,虽然我很讨厌和家畜来往,但出于礼节还是不得不说“不必在意,毕竟是队友。”,然后就转身走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深海潜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