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当然是给自己下了药,厚颜无耻的对自己献身精神,才有的这个孩子!“我轻蔑栽赃陷害她,也轻蔑作出解释!谢谢您苏少爷用五年监狱时间说我——切记不喜欢一个愚不可及的男人。”唐宁笑了笑,““你休想带着我的种!你不配!”苏世衍说着就要过去抢念念。。...

她肯定是给自己下了药,厚颜无耻的对自己献身,才有的这个孩子!

“我不屑栽赃她,也不屑解释!谢谢苏少爷用四年监狱时间告诉我——不要喜欢一个愚蠢的男人。”唐宁笑笑,“我也不会用孩子威胁你半分,以后你有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你休想带着我的种!你不配!”苏世衍说着就要过去抢念念。

忽然,唐宁怀里的念念开口。

“万一是你冤枉了妈咪呢?”

“……”

“苏世衍先生,如果真相是你冤枉了妈咪呢?”念念很执拗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冤枉了她?

不可能!

那天台上只有她们两个人,唐宁的手里还攥着避孕药,而且还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念念回头搂住了唐宁的脖子。

“妈咪,我最好没有遗传到他的智商。”

“……”唐宁下意识的看向莫令宇。

莫令宇告诉了念念,他是苏世衍的孩子了?

“你不用看爹地!他跟我长的那么像,我想骗自己也没用。”

苏世衍听着念念居然叫莫令宇为爹地,火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这女人偷了自己的种,还让他儿子叫别人爸爸!简直是对他的一种耻辱!

“唐宁,如果你不想今天听到莫家倒闭的新闻,就立刻把孩子给我。”

“你!”唐宁没想到他会这么不择手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了?”

“论卑鄙我可比不上你。”苏世衍直接把念念夺过去,转身就要离开。

莫令宇和唐宁都下意识的过去抢,念念却完全不紧张的开口。

“妈咪,你别着急!我很快就回去!这是我和苏世衍先生的私人恩怨,早晚都要解决的。”

“……”

她这个儿子,是不是太聪明了?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远,唐宁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

唐宁感觉到自己像是被拉进了一个黑洞里,没有任何声音,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她拼命的喊着“念念”!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似的东西,好像在演着电影。

她仔细一看,上面竟然在上演着曾经的那一幕……唐卿拉着自己的手,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宁宁,现在就只有你能帮我了!我不能告诉世衍,我被强暴过的事情,我也不能让世衍知道我不是处/女!”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陪我……和世衍睡一晚行吗?我知道你喜欢世衍,你还一直保留着处子之身!就算是成全你自己的爱情,也成全我,行吗?”

唐宁垂眸思索了一下,“我可以……帮你,但我有个要求。”

“你说!”

“我想要一个苏世衍的孩子。”

“……”唐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在趁火打劫!”

唐宁扯唇,“就算是吧!我已经替你设计了那么多的图,也帮你在世衍的身边站稳脚,成为他的贤内助,现在又要我献身……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我……好吧……”唐卿瘫坐在地上,双目掩面开始哭起来。

梦里的唐宁拼命的想要阻止屏幕里的自己,不要答应唐卿的要求,不要让历史重演!

可是她根本无法阻止,只能看着屏幕被切换到那天晚上……

他温柔的抚摸,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可唐宁知道,他的温柔不是给予自己的,而是唐卿应该得到的。

当他挺入自己身体时,那撕裂的疼痛才让她有一刻清醒,不要沉迷在他的世界里!

他……是唐卿的男人。

忽然,唐宁睁开眼睛,入鼻的消毒水味让她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梦。

“我的小祖宗!你可终于醒了!”莫令宇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嚷嚷起来,“我怕我刚从监狱把你接出来,你就去了地狱!”

唐宁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扔给他两枚白眼。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说的没错啊!医生刚才说了,你要是再不好好休息,真的要挂了!”莫令宇嘴上埋怨的说着,但还是过去帮她后背垫上了枕头,让她能坐起来。

可是唐宁的心思哪里在休息上?

“等我把念念带回来,再谈休息的事情吧!”唐宁稍微恢复一点力气,就打算翻身下床。

莫令宇赶紧拦住,“你怕什么啊?虎毒不食子呢!苏世衍难道还能杀了念念不成?”

“我不能让念念被他抢走!”

在监狱里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她全凭着出狱能见念念才坚持下来的!

多少次,在被毒打,在被折磨的时候,她都动过自杀的念头,可是一想到念念还小,他不能没有妈妈,唐宁才打消那个念头!

“你放心吧,我儿子聪明着呢!肯定能找机会跑出来。”

唐宁看了他一眼,忽然不再坚持,“嗯,那你帮我弄点吃的行吗?我有点饿了。”

“好!”莫令宇赶紧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唐宁瞥了一眼门口……

她知道自己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早到一出狱就继续要和苏世衍纠缠到一起。

……

黑色世爵车里,念念的两只小胳膊环在胸前,连习惯性动作都像苏世衍。

不过到底是小孩子,坐在豪车里还是会好奇的东张西望。

“苏世衍先生,你是打算把我带到你家吗?”

“我是你爸!”苏世衍对他的称呼真是听不下去了!他叫莫令宇爹地的时候,怎么就能那么自然?到他这里就变成了苏世衍先生!

“我爹地是不会把我放在这里的。”念念抬起头看着他,“因为交通法规定,未满12周岁儿童,是不可以坐在副驾驶上的。”

“……”

吱——

一脚急刹车,轮滑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苏世衍解开安全带,绕到副驾驶上把他抱下来,丢到了后面座位上!

“这回可以叫我爸爸了?”

“谁娶了我妈咪,我才会叫谁爸爸!”念念摊摊小手,无奈的撅起嘴,“所以你要娶我妈咪吗?”

娶唐宁?

笑话!

“莫令宇不是也没有娶唐宁?”

“所以我叫他爹地,又不是爸爸。”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是谁扯断了姻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