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氏大厦。现在的的苏氏早以也不是四年前的模样。苏世衍的手了伸到了海外,更有甚者就涉足于房地产开发。“叩叩——”门外,秘书的敲门声被打断了他的思绪。苏世衍抬头,薄唇轻轻现在的苏氏早已不是四年前的模样。。...

苏氏大厦。

现在的苏氏早已不是四年前的模样。

苏世衍的手已经伸到了海外,甚至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

“叩叩——”

门外,秘书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苏世衍抬起头,薄唇微微抿着,一双黑眸在这四年中磨砺的愈发精明,修长的手指夹着黑色的钢笔,潇洒的在文件尾处签下自己的名字。

“什么事?”

“今天……唐宁小姐出狱。”秘书顿了下,看到他脸上没有太大的反应才敢继续说下去,“已经被莫氏的大少爷莫令宇接走了。”

“嗯。”苏世衍扬扬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秘书走后,他把目光投降了桌子上的那张照片。

唐卿一身淡紫色连衣裙,笑得正灿烂!

她温柔体贴,总是会为了一个设计图一直加班到凌晨,作为唐家的大小姐却从来没有架子,甚至为了给自己做一桌饭菜,纤纤玉手上烫了不知道多少个疤痕。

可这一切都毁在了唐宁的手里!

那个恶毒的女人……

连他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

一尸两命,这四个字每次在脑海里闪过,他都想亲手剁碎那个女人!让她给唐卿陪葬!

蓦地,办公室外有人敲门……

苏世衍很快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修长的手指拿起钢笔来继续看着文件。

“进。”

“你在干嘛呢!今天昊洋生日,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啊?”

进来的人是秦子寒,苏世衍的好友,国际知名外科医生。

不过他总是风风火火的,样貌看起来文质彬彬,性格却特别的大咧粗心。

“我还有几份文件,看完就过去。”苏世衍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沓文件夹。

“那你快点!”秦子寒撇撇嘴,忽然浓眉一挑,“对了,今儿早上我陪昊洋去祭拜他母亲的时候,你猜我看到谁了?”

“……见鬼了?”去那种地方能看见谁。

“可不真是活见鬼嘛!我看到了唐宁!”秦子寒完全无视苏世衍那越来越僵硬的俊脸,自顾自的说着,“她好像也是去祭拜谁,那小身板瘦的哟!真是我见犹怜。”

苏世衍沉下俊脸。

“她活该。”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下呢啊!”秦子寒咂咂嘴,“那唐宁我看挺漂亮的。”

“你如果不想被我扔下楼,就现在消失。”他不想听到唐宁这个名字。

秦子寒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等我把话说完啊!我说的活见鬼可不是指唐宁,是唐宁身边的小男孩!”秦子寒一想起来还忍不住的感慨,“真的很像你!尤其那双眼睛,简直是你的翻版!”

苏世衍全身一僵。

唐宁身边有个像自己的孩子?!

“你当时不是特别厌恶她吗?你怎么还把她给吃干抹净了!”秦子寒一副我懂的样子,点点头,“不过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

“告诉昊洋,我今天晚点过去。”

苏世衍忽然站起来抓起车钥匙就走。

秦子寒还没回过神来,“喂!世衍!你干什么去啊?认儿子啊?”

“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秦子寒摸摸头发,撇嘴,“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黑色世爵车里,苏世衍打电话给秘书。

“我要知道现在唐宁的位置。”

没几秒,一个短信发进了他的手机里!看着那个地址,苏世衍皱紧浓眉。

不可能……

自己根本就没和唐宁发生过任何的关系,唐宁怎么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可秦子寒又不像是在说谎,他也不会拿那种事情开玩笑。

“唐宁,你最好别让我对你更恶心……”

……

同一时间,世华大酒店。

去祭拜完母亲后,唐宁一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跑去见唐卿,她也就不会和自己拉扯起来,唐卿也就不会死,苏世衍也不会那么恨自己,甚至到间接害死母亲。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多吃点东西。”莫令宇一个劲的往她碗里夹肉和海鲜,“这些你在里面都吃不到,出来以后得补回来!”

唐宁笑了笑,拿起一只螃蟹替念念剥了起来。

看得出来小家伙对自己一点不认生,由始至终都拉着自己的衣角,生怕她外离开似的!就连刚才去祭拜母亲,他也一定要跟着下车。

“对了……”莫令宇的脸上难得有犹豫不决的表情,他尴尬的眯起眼睛笑着,“虽然可能现在问有些不是时候,可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和苏世衍……是怎么把这小子给制造出来的啊?”

毕竟众所周知,苏世衍的身边只有唐卿一个女人。

而唐宁又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唐家私生女而已,怎么可能把苏世衍睡了,还生了个孩子出来!

唐宁怔了怔。

“这个……我不方便告诉你。”

关于那段历史,她只想尘封掉,一辈子都不愿意提起。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跟我还需要秘密?”莫令宇有些不满的皱眉。

忽然,另外一道声音插进来——

“正好,我也想听听我这个儿子是怎么出来的。”

唐宁蓦地抬头!

是苏世衍……

真的……是他……

“你想干什么?”下意识的,莫令宇起身挡在了她们母子俩前面,“苏世衍,这里没有你插话的份儿!”

苏世衍瞥了他一眼,薄唇微启,“这句话你应该说给自己听吧?”

“你——今天有我在,你休想伤害唐宁和念念!”

“呵呵。”苏世衍冷然一笑,“也只有你对这杀人凶手有兴趣。”

他只是来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刚才在第一眼看到那孩子的时候,苏世衍就像秦子寒一样,已经断定了那是他的孩子!

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生气时紧抿的唇都一模一样。

“看来四年了,你还是这么蠢。”唐宁俯身抱起念念,“苏世衍,我真是可怜你。”

一听到她讽刺的话,苏世衍的火气就止不住的升腾起来。

“唐宁,你说谁蠢?我用你可怜?!”

“当然是说你,我已经指名道姓了。”唐宁毫不畏惧的直视他的眼睛,“我当然可怜你,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什么真相都不知道。”

“闭嘴!你以为唐卿被你害死了,死无对证,你就可以随便栽赃她了?”苏世衍十指紧攥,他真想掐死眼前的女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是谁扯断了姻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