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艳阳艳阳高照,天边挂着暴风雨之后的绚丽彩虹,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不胜收。苏浅晃动着脑袋,已发出痛苦……的嘤咛,但这声嘤咛之后,她整个人也彻底地的保持清醒。偏头,入眼的苏浅摇晃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嘤咛,但这声嘤咛过后,她整个人也彻底的清醒。。...

第二天,艳阳高照,天边挂着暴风雨过后的绚烂彩虹,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美不胜收。

苏浅摇晃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嘤咛,但这声嘤咛过后,她整个人也彻底的清醒。

偏头,入目的是她身边放着的数张裸照,照片上,她瓷白的肌肤上有着威胁的留言。

小漏香肩,洁白的背部,这所有的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张照片她的脸都是那么的清晰。

身下,是凌乱不堪的酒店大床,傻瓜也能看出,昨晚,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

她顿时傻眼儿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开始注意到她所在的只是一个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房间,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即便是她不想要承认这所发生的一切,可是照片上的她,却让她哑口无言。

那些刺目的照片,慢慢的让她找回了一点点的记忆,然而跟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她却没有一点儿的记忆。

甚至不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

她……这是婚内出轨了?

苏浅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一个对不起自己丈夫的自己,她怎么能在婚内出轨?

这让她该怎么面对她的家庭,该怎么面对她的丈夫?

心中内疚之感,越来越强烈,这让苏浅没有办法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她拖着像是被卡车碾过的疲惫不堪的身子慌乱的下床收拾自己的东西,穿上自己的衣服,在收拾床上那所有的照片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抹刺眼的红!

呵,说来也真是可笑,不是吗?

两年前,她在众人艳羡之下,嫁入严家,一跃成为枝头凤凰,成为T市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

可是,谁也不知道,两年后作为已婚妇女的她竟然还是个……处!

此时,她浅完全无暇去缅怀自己稀里糊涂失去的第一次了,她现在只想要逃离这个会成为她终身噩梦的地方。

站在电梯门口,她一颗心变得更加的不安了,到底是谁跟自己发生了关系,那个男人还会出现吗?

要是还会出现,她应该怎么办?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想也不想的直接的冲了进去,然而却没有想到电梯里有人,她就这么直直的跟那个人撞了满怀。

吃惊的从那个男人的怀里弹跳开,她猛地抬头,看向了那个男人,入目的却是一张跟她同样吃惊的面孔。

男子长得非常的好看,就像是天地间的造物主将世间男人一切美好的特质加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一般。

精致宛如瓷器的俊美脸庞,修长挺拔的身影,冷硬宛如雕刻的五官轮廓,一切,都完美得不可思议。

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很淡,“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男人的话,苏浅猛地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急匆匆的落荒而逃。

身后,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沉得可怕,勾起的嘴角,透着意味深长的味道。

他一直看着合上的电梯口,身边的助理蒋维有些奇怪从来都风云不变的男人竟然会露出这样沉思的样子,有些奇怪的轻喊,“BOSS?”

男子微微蹙起眉头,收回目光,电梯门打开,他步伐沉稳的走出电梯,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间。

蒋维虽然有些奇怪,却还是快速跟上。

回到房间,男人站在窗前,背对着蒋维,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最近我不会回美国,美国那边的事情,你先处理,左卫留下来。”

蒋维一听,刚想要说什么,就被男人冰冷的声音打断说:“回去。”

蒋维不敢再说什么,退出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下面的车水马龙,点燃了一根烟,背影带着落寞,萧条,宛如深秋的天气,可以唤起无数女人心中的保护欲。

当这样一个男人也会将一个女人毁的彻底!

很久之后,他狠狠掐灭烟头,目露狠厉,阴霾的吐出一句,“严晔,你欠我的,该还了!”

目光一转,落在自己手机的照片上,粗糙的手指拂过她肌肤上的草莓,笑容里带着冷,“苏浅是吗?游戏,就从你开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