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市,风和日丽,艳阳艳阳高照,忽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回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漫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去,霎那间,狂风大作,哗哗下起倾盆大雨漫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刹那间,狂风大作,哗哗下起倾盆大雨,雷声震天,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T市,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

漫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刹那间,狂风大作,哗哗下起倾盆大雨,雷声震天,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公路上的积水越来越多,奔驰的快车呼啸而过,水珠飞溅……

皇朝大酒店总统套房。

男人背对着一猥琐男人坐着,手里燃着一根烟,声音陈冷中带着压迫,“办妥了?”

猥琐男人看着穿着铁灰色西装,有着伟岸身影的男人,点头哈腰的搓着手,脸上堆满讨好的笑,“老板,事情办好了,人在4102房间。”

男人唇角微微上扬,从背后指看到他点了点头,回了一个低沉又带着赞许的:“好。”

见男人只是说了一个好之后,就没有了下文,他有些着急,忍不住的搓着手,欲言又止,“那您答应给我的……”

“拿着桌上的支票消失。”男人依旧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丝毫情绪。

猥琐男人拿起桌上的支票,贪婪的看着上面比他预想还多出来的几个零,顿时心花怒放,“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以后有什么事情用的上小的的,小的一定尽心尽力。”

“滚。”虽然跟刚才冷冽的声音一样,但是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喙的逼人气势。

猥琐男人也不生气,他也没有资格生气,使劲儿的握着那张让他心花怒放的支票退出了总统套房,满心欢喜的想着这笔飞来的钱该怎么花。

但,他永远也不知道,他有拿钱的命,却没有挥霍的运。

刚走到走廊拐角处,一只胳膊斜地里伸来,直直敲在他后脑勺上,他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左边的男人嫌弃的撇了撇嘴,弯腰拽着他的裤腿,拖了就走。

另一个男人捡起落在地上的支票,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拖走的猥琐男人,嘴角浮现一丝嘲讽,“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这钱就算你有命拿,也没有那个命去花!”

总统套房里,男人还维持着猥琐男人离开的姿势,背对着门口,只能看到伟岸中带着压抑的背影。

手机震动,男人偏头瞥了一眼短信的内容,豁然站起身,脱掉西装,一边解衬衫的扣子,一边往外走。

4102房间。

唔,怎么回事?

苏浅有些难受的呓语着,努力睁大迷蒙的双眼,想要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却发现自己好像近视了两千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

迷蒙之中,她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清晰,沉稳,从容不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是谁?

她很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可是此刻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变得好热,她无意识的呻吟,无意识的动手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希望这样可以使自己能舒服一些。

苏浅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消散,脚步声在门外停下,门锁转动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她瞪着迷蒙的大眼,全身僵硬。

黑暗中,陌生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带着蛊惑,“小妖精,你从哪里来?”

这声音让苏浅浑身一震,忍受着浑身的燥热难耐,强忍着吐口而出的呻吟,无意识的嘤咛,“你……你是谁?”

回答她的,是男人低沉中夹杂着阴狠的话,“严晔,你珍藏了两年的女人,我想应该由我来享受了。”

她颤抖了下,瑟缩着想要后退,却发现手脚酸软,四肢无力,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她,无处可逃!

“小妖精,不要怕。”迷蒙中,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覆下,声音低沉沙哑中带着致命诱惑。

苏浅只觉四肢更加无力、浑身更加燥热,小嘴张了张想要开口,却只能发出性感无力的嘤咛。

这时,黑暗中男人鬼魅一般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缭缭绕绕吹拂着发丝,性感的唇瓣贴着她敏感的耳垂,声音沙哑中带着蛊惑。

“小妖精,既然你进入我的世界,那你就是我的人,不要试图抵抗……”

说着,他的大手放肆往上。

苏浅呼吸一紧,娇嫩的身子顿时僵硬如铁,黑暗中看不到男人的长相,她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不断的反抗,甚至说:“你不要碰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别碰我。”

哪里想到,苏浅的话根本没有让男人放开她,反而让男人对她更加的有兴趣了,他邪魅笑说:“小妖精,你能给我的,除了你……的这副躯体,没有别的。”

黑暗中,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双手抚上男人俊美的脸,男人俯身,放肆的品尝他的绝味珍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