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唐雯,贺枫内心多多少少有些内疚,因而在意外发现唐坎患上疾病时,他便都忍想要查探一番。不能够药物治疗的话即使了,倘若也可以药物治疗,自己便竭尽全力现场施救,就当做是对唐雯的补偿。“不能治疗的话就算了,若是可以治疗,自己便尽力施救,就当作是对唐雯的补偿。。...

对于唐雯,贺枫内心多多少少有些愧疚,因此在发现唐坎患有疾病时,他便忍不住想要查探一番。

不能治疗的话就算了,若是可以治疗,自己便尽力施救,就当作是对唐雯的补偿。

“你说什么,你能治我爷爷的病?”

唐雯刹那转过身,盯着贺枫激动的问道。

“小子,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你知道唐老得的是什么病吗?就敢在这里妄言要帮唐老看看?你是不挨枪子就难受是吧?”

许宏杰则是瞪着贺枫说道。

“你不让我给他治病,难不成你不想让他好起来?”贺枫淡淡的反问道。

“你……”

许宏杰面色微变,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啊。

唐老是什么人?那可是江滨市金融界的泰山北斗,哪怕他们光明集团已经是江滨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但许多事情还是得看唐老面子。

如果让唐老对他们光明集团有了反感,那今后光明集团在江滨市的发展,可就不会像如今这般顺风顺水了。

“你别瞎说,我怎么可能会不希望唐老好起来?为了能让唐老身体痊愈,我已经请了一名著名的脑科专家来,每天都为唐老做康复治疗。”许宏杰解释道。

“是么,那怎么老爷子的精神还这么差?你请来的那位脑科专家,也并不怎么样嘛。”贺枫不屑的道。

“我请来的专家没治好唐老,难不成你就能治好?”许宏杰脸色难看的问道。

“我刚刚已经说了,我可以帮忙看看。”

贺枫耸了耸肩,“不过如果你们不希望我查探诊断一下,那就算了,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我继续送我的快递去。”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等等……”

唐雯开口喊住了贺枫,快步走到后者身前,一脸激动的恳求道:“我求求你,治好我爷爷吧,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求求你了。”

“咳咳,美女,你别这样,你会影响到我情绪的。”

贺枫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刚刚他嘴里差点就蹦出一句‘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

不过,他这话虽然没说出来,可对男女之事十分了解的许宏杰,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一双眼眸更加的冰冷。

“那你可以给我爷爷治疗吗?”唐雯继续问道。

“现在我还不好回答你,我得先给老爷子诊断诊断,看看他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然后才能告诉你我能不能治疗。”贺枫如实的说道。

虽然他对自己的医术颇有信心,但还未到能将人起死回生的地步。

然而,只要人没死,他就有很大的把握将其治活。

这无关医术,而是缘自他的修为。

“好,那你快去给我爷爷诊断一下。”唐雯着急的道,也顾不得那么多,拉着贺枫就走向唐坎。

“雯雯,你……”

看到唐雯居然主动拉着贺枫,许宏杰顿时着急了,看向贺枫,“臭小子,还不快放开雯雯。”

贺枫翻了个白眼,“你是瞎子么?没看到是她拉着我的手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乐滋滋的,这小娘皮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这小手摸起来感觉真不错。

“雯雯……”

“许宏杰,你别这么幼稚行么?”

唐雯冲着许宏杰一声怒喝,而后不再理会他,拉着贺枫就走到了唐坎面前,“你现在就给我爷爷诊断一下吧?”

而后面的许宏杰,看着贺枫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森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子,雯雯怎么可能会吼自己?

“唐老,外面有风,您不能呆在外面,快进屋去吧,我刚刚已经给您开好药了,吃了药您就再接着休息吧。”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走了出来,对着唐坎说道。

“周医生,我先等会再吃药吧,这位小兄弟说要看看我的身体,兴许他能治疗我这病。”唐坎看着贺枫笑了笑说道。

“他?”周元看了眼贺枫,不禁笑了起来,“唐老,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他不就是个送快递的吗?”

“呵呵,让他试试也不打紧。”唐坎笑道。

“可是,您这身体需要多休息啊,何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呢?况且,您这病已经看遍了国内外许多名医,都没人能治好,他一个送快递的就算懂得一些乡下土方法,也不靠谱啊。”周元劝道。

虽然他的话说得很含蓄,但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这个送快递的估摸着就是来骗钱的。

“没事,反正我这个身体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就算让这个年轻人再折腾折腾也无所谓。”唐坎摆了摆手,对着仍旧牵着贺枫手的唐雯道:“雯雯,你先推我进屋吧。”

唐雯听到爷爷的话,眼眶又是一红,而后松开贺枫,走上去推着唐坎往屋里走去。

“臭小子,如果你是想在这里坑蒙拐骗,那你可就来错地方了。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耍什么滑头,小心我弄死你。”贺枫刚要跟上去,耳边就传来了许宏杰的威胁话语。

“哎哟,你别弄死我了,吓都要被你吓死。”

贺枫做出一副好怕怕的样子,然后竖了根中指,跟在了唐雯身后。

许宏杰眯了眯眼睛,然后对着身后的一名保镖吩咐道:“你去他车上找下,看看能否查到什么,给我调查一下他的身份信息。”

……

别墅里面装修得异常奢华,既有古典的气息,又有欧美的潮流。

贺枫对此却是没有过多的去欣赏!

别说一栋普通的豪华别墅了,就算是非洲某个大国的皇宫,他都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并且陪着他的还是该国最漂亮的公主。

“年轻人,你准备怎么给我诊断,把脉吗?”

在贺枫刚进别墅的时候,唐坎就在打量贺枫,当他发现贺枫自始自终都神色淡定,内心对后者的身份不由产生一丝好奇,但神情却显得平静,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那就把脉吧。”

贺枫知道大家将他误会成了中医,也懒得解释,随意的说道。

“行,那你就开始吧。”唐坎很是配合的将手腕伸了出来,放在一旁的桌上。

贺枫点点头,坐到一边,将手指搭在唐坎手腕脉搏上,看起来像是在把脉。

可暗地里,贺枫却是暗暗运转体内的真气,度入到唐坎体内,将后者的身体检查了个遍。

唐坎已年过七旬,身体各项机能开始老化,但整体还算健康。

至于大脑,应该是不久前受到过一次重创,里面还有着些许瘀伤。

只不过……

“就算受过创伤,也不至于会这么虚弱啊。而且这种创伤,现如今的医疗技术水平,也完全足够治愈吧?”

贺枫心中疑惑,而后细心的探查起来。

足足过了一分钟,他的瞳孔陡然一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玉都自强王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