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都不不喜欢打点滴,这是勿庸不容置疑的。小护士上上下下扫过了她几眼,“就肩膀吧。”章阎泽买了热牛奶,拿着走到室内的屏风后去的时候,看见的是这样一幅景象:宁玥曦酥胸半小护士上上下下扫视了她一眼,“就肩膀吧。”。...

是人都不喜欢打针,这是毋庸置疑的。

小护士上上下下扫视了她一眼,“就肩膀吧。”

章阎泽买了热牛奶,拿着走到室内的屏风后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宁玥曦香肩半露,冰肌玉骨,雪白的皮肤吹弹可破。

向来对女人不怎么感兴趣的章阎泽,竟然不由自主心虚地移开了目光去。

宁玥曦也明显注意到了他,不过房间里渐渐腾盛的暧昧气氛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她坐在小凳子上瞪视面前的男人,“你来干什么?”

“唔。”章阎泽抬起手里的那盒热牛奶示意,难得没有和她抬杠。

看到牛奶,宁玥曦才意识到已经中午了,自己还没吃饭,肚子适时地“咕”了一声。

那声音很响,连旁边准备打针的小护士都笑了起来。这一下,什么特殊的情愫都跑了个精光,宁玥曦红着脸伸出手去,“给我吧。”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肚子填一填,不让它发出什么令人尴尬的声音。

她右手绑着纱布,只有左手尚能行动。结果她刚一摊开手,章阎泽就看到她掌心的几个月牙形红印。

那明显就是她之前忍疼的时候掐出来的。

章阎泽拧起眉头,这个女人,非要这么逞强么?

他没有管她伸在半空的手臂,自顾自帮她把吸管拆开,插进牛奶盒,递到她嘴边,“喏。”

宁玥曦有点奇怪加窘迫地睨他一眼,一种特殊的感觉从心底腾升起来,搞得她不得不努力压下去,“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就要去拿,却被章阎泽逮着空隙捏住了左手。

章阎泽看着那印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忽然就忍不住在上面搓了两下。

那种炙烫的感觉顺着血管一直蔓延到心脏里,宁玥曦轻颤了一下,立马就想挣扎,却被小护士按住,“小姐你不要乱动,马上要入针了,你这样很容易跑针。”

听到“跑针”这样可怕的字眼,宁玥曦立马安静了下来,只剩一双眼睛气鼓鼓地瞪着他。

章阎泽“哈”地笑了一声,她这个模样真是和小动物越来越像。看她现在受制,他抱着恶作剧的心态,在她柔软的头发上使劲揉了两下。

真顺滑……

章阎泽意犹未尽,还想再来一下,坐着的宁玥曦却突然侧过头来,就着他手里的牛奶猛吸了一口,含混不清地威胁,“再这样我要喷你衣服上了。”

好吧,这女人还是只带着利爪的小猫。

章阎泽虽然不惧这个威胁,但觉得惹毛了她就不好玩了,只得耸了耸肩,放下手来。

一旁的小护士看着这两人的互动,不由笑起来,“你们感情真好。”

护士居然误会他们俩是情侣?宁玥曦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碘酒的凉意,心里还是有点怕打针,但反驳的事情也不搁下,“你想多了,我们不是情侣,充其量算是瓷友吧。”

瓷友?

章阎泽简直不知道她的脑瓜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怎么能造出这么新奇的名字。

他想起上次见面时,两人互讽对方碰瓷的场景,顿觉啼笑皆非。

小护士也被逗笑,对章阎泽挤眉弄眼,示意他还要再加把劲,章阎泽无可奈何地摊手。

打完针,宁玥曦把衣服穿好,跟着章阎泽的脚步向外走去。

奇怪的是,这次和他插科打诨着,平日里觉得难以忍受的打针居然不是想象中那么疼了。

她举着章阎泽终于递给她的热牛奶,有一搭没一搭地吸一口,然后听到他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啊?”宁玥曦吃惊地一张嘴,牛奶便溢出一点在唇角,她慌慌忙忙将嘴里的液体咽下,“我自己回去就好。”

怎么今天这个男人跟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说话还和以前一样恶劣,但行为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宁玥曦还是不想再坐他的车了。

章阎泽看着面前小女人的情状,看她粉色的舌尖舔过唇角的奶渍,心里竟觉得一漾。他微怔一下,只好转向外面的大路不让她发现,“现在是中午,正是下班高峰期,不好打车。”

接着不由分说地就拉起她没受伤的那只手,将她塞进了车里。

宁玥曦自然不从,手扒拉住车门不让他关上,“我不打车,走路回去就好。”

“我们现在离今天你面试的地方有三十公里,走回去,你可能要走到天黑。”章阎泽一挑眉,毫不留情地说出这个事实,顺带嫌弃地瞥了一眼她的右掌,“放心吧,我对残废没兴趣。”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把时光画成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